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四季冬夏:精英律师的软肋 > 第三十二章 再次相见
    韩冬拉着梁夏向中间的位置走去,毫不客气的拨开其他人,把梁夏塞到钟小川身边。

    “人我今天给你带来了。”

    梁夏低着头,小声抱怨:“明明是把我骗过来的!”

    韩冬回头瞪她,梁夏连忙闭了嘴,小心的将目光瞥向别处。韩冬拉住她的手腕,拽着她坐下,低声付在她耳边。

    “来都来了,吃完饭再走。”

    梁夏却趁她弯腰拉了一把,自己也往边上挪了一个位置,韩冬毫无防备的在她和钟小川的中间落了座。

    “梁夏。”

    钟小川呼唤这个名字的时候,梁夏整个人都紧绷着,她调整好表情,扭头看向钟小川。

    “好久不见。”

    “你还好吗?”

    “很好。”

    韩冬都意识到梁夏话语里的疏远,侧身转到钟小川看不见的角度,对梁夏翻了个白眼。钟小川却并不在意,仍然温温柔柔的看着她。

    “刚毕业那几年还能从老家那边打听到你的消息,后来我跟同学们的联系也少了……”

    “我没什么变化,老样子,还在中心百货的化妆品柜台当柜姐。”

    韩冬补充:“已经做到副店长了。”

    这回轮到梁夏瞪她了,韩冬毫不示弱,两人的眼神在半空中交锋。

    “那挺棒的。”钟小川笑着点头。

    “跟上海肯定没法比,不过我一个高中毕业生,估计也就这样了。”

    “现在韩冬在这边,我也回来了,你可以常来。”

    “好啊,下次带着我男朋友一起来。”

    梁夏语气轻松,韩冬却捕捉到她贴着自己的手臂难以察觉的抖了一下,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梁夏。钟小川拿杯子的手也定住了,面色灰败了片刻,强撑着一张笑脸。

    梁夏极力忽视韩冬的眼色,一脸喜气洋洋:“哦,我要和我男朋友结婚了……”

    除了韩冬钟小川,其他校友们无论男女开始起哄。

    “天哪梁夏,恭喜你啊!”

    梁夏面带羞涩的笑着:“谢谢。”

    “谁啊?这么有能耐拿下我们梁夏了呀?”

    “请帖必须今天见者有份啊!我不介意出份子钱,主要是想把娶走校花的人喝桌子底下去!”

    “是我们认识的人吗?”

    几个校友都是真心为梁夏高兴,一时敬酒的要看照片的围成一团,梁夏手里被塞了个酒杯,有些为难,端着杯子连连抱歉。

    “我不能喝酒啊……”

    一个男校友闹着不答应,身旁的女生一脸无奈的推了他一下。

    “你傻啊!都打算结婚了,怕不是...在备孕吧?”

    气氛又被推上了一个高潮,梁夏躲闪着热情的校友,手中的酒突然被身后一人夺走。

    “我替她喝。”

    钟小川利落仰头,整杯酒顷刻见了底,全场起哄着、闹着。梁夏仰头看向他的侧脸,只觉得心里绞着疼,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毕竟现在说什么都是错的。

    韩冬看看钟小川再看看梁夏,气得做了个深呼吸。

    两人都没什么心情留在聚会,韩冬借口明天的工作提前离开,梁夏也找着借口一起溜了,出了大门两人也没叫车,梁夏一言不发,转身走在前头,韩冬见她这样是真的气急了,小跑着追上跟在旁边。

    “梁夏你什么意思?”

    “韩冬你什么意思?”梁夏头也不回。

    “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要那样折磨钟小川?”

    梁夏气笑了,停下脚步转过来直视着她,气势竟然比韩冬还高出不少。

    “折磨他的人是你,我说不去你非要我去,竟然还把我骗去,如果我没去就什么也不会发生。”

    “是这个问题嘛?你哪怕不想跟钟小川说话就闷头吃饭啊!你大可不必编出个什么有男朋友了、要结婚了的谎话气死人家!”

    “我没有撒谎!”

    韩冬愣了:“什么?”

    梁夏红了眼眶,赌气似的从手机里调出她和李然的合影,怼到韩冬面前,显得略有些歇斯底里。

    “我没有撒谎没有撒谎没有撒谎!”

    韩冬接过梁夏的手机看了看屏幕上一对看起来好像很般配的金童玉女,一时哑口无言,尴尬的不知该说什么好,等她整理好一番说辞,抬眼却只见哭成泪人的梁夏。

    “我是想要跟他结婚的,但是人家不想娶我!”梁夏哭得停不下来,连日来的委屈压在她胸口,几乎哭得喘不上气:“他和他们家受不了我有个酒鬼爸爸!我这次来上海就是为了找他、劝他,结果现在……”

    韩冬说不出话,只觉得嗓子沙哑难耐。

    “你来上海是为了找他?”

    梁夏收拾一下情绪,把差点吐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自顾自的擦着泪水。

    “算了,不说了,说了你也会觉得我自讨苦吃,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

    韩冬的脸彻底冷了下来:“呵,真棒,你总这样,一副欲言又止又悲悲切切的样子,很令人讨厌你知道吗?能把人憋死你知道吗?能不能干脆点,有话就说!这也不是演电视剧!一个破事儿几句话能解释清楚的,非要磨磨唧唧二三十集!”

    “跟你说?算了吧!”梁夏自嘲着:“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认定我来上海是来找你借钱的,我在你心中就这嘴脸?还有,自从我来,你有时间坐下好好听我讲过一句话吗?咱俩有机会坐在一起好好吃一顿饭吗?”

    梁夏的话让韩冬不知该怎么回答,只能握着手机停在原地。

    “你忙,你不欢迎我,你怕我多嘴,让你上海这边的朋友和同事知道你的你的身世、知道我们的关系……放心,我不会那样伤害你,我心里有数。”

    “结不成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