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四季冬夏:精英律师的软肋 > 第四十一 发烧
    窗外大雨下个不停,劈劈啪啪的打在窗外的杨树叶上,平时喧闹的鸟也都安静了下来。梁夏正窝着看网络综艺,流量小生们为了镜头一个个在泥潭中互相撕扯,现场编导是真的很懂观众们想看什么,不停的在帅脸跌进泥中的那一过程反复回放,一倍速0.5倍速的重复了两三遍,还要配上鬼畜的表情包特写。可粱夏看的百无聊赖,不过是打发时间而已。

    “咳咳咳......”

    韩冬房间里传出一阵短短续续的咳嗽声。

    咳嗽声停了几秒又起,梁夏有些在意,踮着脚走到韩冬卧室门口,贴耳听着。

    片刻沉寂后,门被拉开,梁夏差点栽在韩冬胸上。

    “你干嘛?”

    “听你有点咳嗽。”粱夏有些尴尬。

    “那还不离我远点,省得传染你,你行李清好没有?”

    “你总是下雨不打伞,说也说不听。”粱夏好像没听到韩冬的问题,所答非所问,看着韩冬感冒红了的鼻头,忍不住唠叨。

    “那就别说。”韩冬对此却十分反感。

    “你!要不是因为没抢到票,我今天就走了。”说到这粱夏也想起了自己为什么还要在这的原因。

    见梁夏还在赌气,韩冬调整了一下语气。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走一步看一步吧。”

    “留下孩子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你才31岁……”

    提到孩子,粱夏的态度十分坚决。

    “这件事不用再讨论了。”

    “梁立超张莫兰什么态度?”

    韩冬说到这儿,梁夏沉默了,因为她还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的那对父母。

    韩冬看着这个除了会在无用的关心上唠叨自己的姐姐无奈地哼笑一声摇摇头,顾自走到客厅柜子跟前翻箱倒柜,找出电子体温表和药,之后头也不回的又把自己关回房间。

    独自回房的韩冬经过刚才一折腾,感觉自己头晕脑胀,被粱夏的事暂时吸引住了注意力刚刚没有察觉,现在安静下来,觉得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棉花上一样。把自己摔在床上,将体温表插好,闭上眼睛静待了一会直到电子体温表发出哔的声音。

    短暂的一分钟韩冬像是自己睡了很久一样,还仿佛做了个梦,只是梦醒不记得发生了什么而已。韩冬抽出体温表看了看,没发烧,她放心的叹了口气,看了看自己只有饮料的屋子,实在不想再出去面对粱夏,就用气泡水就药凑合吞下肚子。

    就在她纠结是不是要继续刚才的梦,还是读完之前的书时,手机微信铃声突然响起,韩冬皱了皱眉,摁亮了屏幕。

    Derek文字:晚安。

    本就无处发泄的韩冬烦不胜烦,拨通对方语音,对方秒接,林子义有特点的声音从听筒传出。

    “哈喽。”

    “从前有个男孩,每天晚上在女孩窗户跟前放一只玫瑰……”

    “什么?”

    “九十九天,九十九朵玫瑰,可是,第一百天的时候,女孩打开窗户,没有看到玫瑰花,于是女孩第一次主动敲开了男孩家的门,你以为女孩只是想问男孩为什么没有继续在窗前放玫瑰花,其实女孩是相对男孩说她已经习惯了他。”

    “emmmmm……”

    “Derek同学,你跟我玩九十九天定理还是歇了吧,我是做什么工作的?我做综艺的,只有你没想到的没有我没玩过的,拜托,想追我也花花心思研究点新动作,好吗?”

    韩冬说完,挂断语音。

    林宅。

    本是趴在豪宅的大床上的林子义,听到听筒中传来的利落干脆的挂断忙音,瞬间被韩冬气得站在床上,但是大床太软,一个没站稳,又跌了回去,手机还差点摔出去。

    经过了这么一折腾,林子义稍微冷静了下来一点,他看着挂断后的手机界面,回拨过去。

    韩冬望着屏幕中闪烁的高全的大名,紧蹙眉头,还是点了接通。

    “你要干嘛?”

    “上海双年展到了,我请你看展。”

    “不要。”

    “我记得你是喜欢当代艺术的,游闻迪,对吗?”

    “我是喜欢当代艺术,但不喜欢跟你去看当代艺术。”

    “为什么?”

    “你追我,我拒绝,还跟你单独约会、给你希望,那就是我的不对了。”

    “那是不是再加一个人就不算约会?”林子义契而不舍的追问。

    “什么?”

    “我叫上高……我叫上林子义。”

    电话那头突然没有声音了,如果不是还从听筒中传来的呼吸声,林子义都怀疑对方是不是还在听。

    “喂?”

    “不去”

    韩冬又挂断语音,将电话倒扣在床上。

    一阵敲门声响起,韩冬起身推开门,门外没有人,地上却放着一只粉色卡通保温杯,杯底压着一张便签纸。

    喝了,偏方,治咳嗽,别喝凉水。

    韩冬拧开保温杯,热乎乎的水汽扑面而来,水雾中,韩冬的表情有些模糊,眼眶红红的,不知道是感冒的原因还是别的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