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锦鲤小寡妇带娃种田养夫君 > 第32章 医死人了?
    日头逐渐高升,木桌下方的木炭也燃烧的正旺。

    刘大夫赶到药安堂的时候已经陆陆续续的有不少病患在排着队了,但是更多的还只是一副张望的状态。

    女大夫自然也是有的,可是一般医馆也不招女大夫的,更别说是这有名的药安堂了。

    “邱大夫!”

    刘大夫身形有些偏瘦,许是赶过来的时候有些焦急了,气息还有些微喘,他简单的穿着一身旧袍,端着把椅子放在了邱秋的身边。

    刘大夫抬眼匆匆的在邱秋面前平铺着的药方上扫了一眼,有些讶然的看着正低着头研磨的邱秋,她白皙纤细的手指此时正端正的握着毛笔,淡雅的气息就像不属于这个尘世一般。

    在邱秋的面前是一位身形佝偻的老婆婆,一直在捂着嘴咳嗽,邱秋耐心很好的落了笔将药房递给了那老人,温和的朝着右边指了指:

    “婆婆,那边就是抓药的地方了,你将这药方递给药童就好了!”。

    “邱大夫啊,咳,咳……我这病严不严重啊?”

    邱秋笑着摇了摇头,道:“不严重的,婆婆!你这就是感染了风寒,好好的养着身体就好了!”。

    老婆婆浑浊的眼睛看了邱秋一眼,干瘦的手上都是松垮的皮,脸上也是布满了雀斑,笑着从邱秋手里面拿过了药方去拿药了。

    “下一个!”

    邱秋微微抬了抬手,才注意刘大夫的目光,问:“刘大夫,刚刚可是我的药方不对?”。

    刘大夫叹然,伸手摸了摸他长长的有些泛白的胡须,眸中有些许深思,良久才想通的道:

    “邱大夫医术了得,之前是自谦了啊!你刚刚开那几个方子,那用药虽然不似常规,可中和起来确实是个治疗伤寒的好药方啊!相比之下更加温和了!”。

    邱秋轻笑了一声,道:“刘大夫,你过誉了!”。

    成桦垂着眸,眉头深锁的看着手中的一本本厚的账本。

    每每前面的记账先生一休息他就得回来收拾这一堆烂摊子,这次更是整理了整整几个时辰,才勉勉强强的将帐给记准了。

    阿远扭了扭脖子,一阵咔咔的响声后,阿远瞧了一眼自家先生,忍不住的就是一通抱怨:

    “先生,也是你是个好脾气的,每每休息了都要过来收拾这一堆烂摊子,月银也没有长半分的!”。

    “行了,阿远,你累了的话先休息吧!剩下的我再整理整理就是了!”

    成桦从账本中抬起了头,又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唇角带笑,并没有什么不满的,

    “先生,真不知道什么事情才能让你情绪不稳了!什么都扰乱不了你的心绪!”

    成桦笑了笑,下意识的朝着邱秋那里望了过去。她的身形本就是偏瘦,此刻面前更是有不少的病患排着队等着她问诊更显得她要瘦小了一些。

    尽管她的眼神已经略微有些疲惫了,可是嘴角依旧是带着一抹恬静的笑容,望过去就是再多的疲惫也能一扫而空了。

    ……

    “庸医!庸医!医死人了!”

    午后时分,邱秋忙的连一口水都没有时间去喝了,她正嘱咐好面前的病患一些用药要注意到的地方。

    突然,一阵尖锐的声音顿时就从屋外响了起来,接着人群熙熙攘攘中,几个粗壮的大汉抬着一个全身盖着白布的人气势汹汹的冲进了药安堂。

    药安堂雇的一些壮汉还来不及去阻挡,那些壮汉就已经将人抬了进来,更是将人在地上重重的一放。

    后面还跟着的一个身披麻布的女人,女人的腹部微微隆起,手里还拉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同样也是披着麻布,活像奔丧的。

    “来啊!都来瞧瞧啊!药安堂的女大夫医死人了!”

    人群当中,一个脸上带痣、长的贼眉鼠眼的中年男人穿过了重重人群高声的喊着:

    “瞧瞧,这把当家的男人给医死了,他家女人又快临盆了,这孤儿寡母的可是怎么活啊!”。

    “杨晃,你今日来这里做什么?与你有什么关系?”

    刘大夫从椅子上蹭的一声站了起来,他还没弄清楚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按理说上午邱秋问诊开药的时候他可是一直就在旁边看着的,也不该会医死人啊!

    瞧见杨晃的时候,刘大夫心中顿时心里清楚了个七七八八,这杨晃估计是被辞了之后不服气来公报私仇了!

    杨晃冷笑了一声,指着邱秋道:“我来做什么?我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

    不过就是一个娘们,竟然能来当大夫了!我说怎么来着,娘们就是娘们,问诊是男人们的事情,眼下医死人了吧!”。

    杨晃的声音才刚刚落下不久,人群当中顿时是议论纷纷,不少人瞧着跪在尸体旁边哭的肝肠寸断的女人和孩子纷纷朝着邱秋投来了质疑的目光。

    邱秋虽然不认识杨晃,但是从刘大夫的语气中多多少少也是知道了,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便是由她顶替了的杨大夫了!

    ……

    一众丫鬟婆子簇拥着李月梅静静的在镇上闲逛着,但是神色间都带着微微的嫌弃。

    可这李月梅想要逛,她们这些做丫鬟的也是不得不顺从了主子的意愿,李月梅也是许久不曾来庆丰镇上逛了。

    好不容易摆脱了烦人的大嫂和叨叨絮絮的刘春喜,看着周围都是接地气的烟火气,李月梅这心里头也不由地开朗了许多。

    “少爷,你过来瞧瞧,可是有你什么喜欢的玩意吗?”

    李月梅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慵懒随意的少年,忍不住喊了他一声,少年深邃的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李月梅手里拿着的一个木雕,顿时礼貌的摇了摇头,道:

    “不必了,姨娘!我不喜欢这些!”。

    “ 听说了吗?今日刚在药安堂当职的女大夫医死人了!”

    “药安堂?真的假的啊?这女大夫不是刚刚当职吗?怎么会医死人?”

    “怎么不会!现在尸体都搬进药安堂去了!”

    “走,去看看去!”

    李月梅的身侧突然涌过了不少人,大多都是匆匆忙忙的,甚至于脸上还带上了几分激动的意味,纷纷跑去药安堂看热闹去了。

    李月梅身子本来就弱,被那么一撞差点没摔倒,头上的金钗摇摇晃晃间都掉了,幸好旁边的丫鬟婆子眼疾手快的给扶住了。

    “女大夫?”

    李月梅站稳了身影,手里还捏着一当手绢。突然回转身去想问问那身后站着的少年,却诧异的发现少年的目光已经早早的投向了不远处,眉宇间还隐约的有些担忧。

    “少爷?要不……去看看?”

    李月梅干咳了一声,试探的问着眼前的少年,少年本是不喜凑这些热闹的,李月梅我拿不准他会不会去。

    可是令李月梅费解的是,少年似乎比她还要着急了些,率先迈开了步伐走上了前:

    “走吧!姨娘!”。

    ……

    “杨大夫!这无凭无据的,事情也还没有调查清楚,若是这人当真是邱大夫治死的,那也得仵作验证了才能知道,

    现下你这无凭无据的就把人抬进来张口就是邱大夫医治死了人,未免有些太武断了一些吧!”

    成桦眉头紧皱,忍不住的便走上了前替邱秋说话,阿远就是想要阻拦也是没有一点办法,只得低声骂了一句:

    “扫把星!”

    杨晃见来人气宇轩昂的,正是平日里清高到根本不愿意多搭理他的成桦,不成想今日他竟然主动站出来为邱秋说起话来了!

    杨晃讥讽的看了眼成桦,上前冷不丁的就将地上的白布给掀开了,一时间一个面色惨白,嘴唇发紫的男人顿时就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看着这副惨状,围观的人群也被吓的倒退了好几步,匆匆带着丫鬟婆子赶过来的李月梅也惊吓的脚步踉跄了几下,差点没摔了过去。

    反倒是那少年,目光一直落在了至今仍旧一副冷静模样的淡雅女子身上,他嘴角微微勾了勾,这女人现下还这么冷静,想必是有能力解决好这件事情的。

    想着,少年的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个弧度,双臂环抱着,饶有兴趣的透过人群看着屋内此刻正上演着的一出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