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替祖母上花轿 > 第三十章 相公,人家真的很想你!

第三十章 相公,人家真的很想你!

    “呵呵,我真是低估了你这个狗皇帝!”那黑衣人冷笑道:“竟然懂得前后夹击!你可真是毒辣!”

    沈惊雁一愣,什么前后夹击啊!

    她就是个偶然!要知道悬崖顶上那么多人,她铁定不会上来!

    穆喆轩再那么一嗓子,所有人都知道她沈惊雁来了秋猎!

    真是坏事!

    “狗皇帝!枉我家祖上都为朝廷卖命!如今你却因为一个传闻便诛杀我全家三十二口!连襁褓中的婴孩都不放过!”

    沈惊雁见那黑衣人还在自说自话,便先行爬了上来,毕竟这么吊着实在是太危险了!

    “你竟然还敢上来!”那黑衣人瞪着沈惊雁,“罢了,如今这狗皇帝身穿金缕衣,我无法伤他!可是伤你这沈将军的独女却是绰绰有余!”

    沈惊雁一愣,怎么又扯上她了!

    她真是无辜!

    只不过那黑衣人已经向沈惊雁冲了过去。

    沈惊雁侧身躲过杀招,一掌拍去将那黑衣人拍飞,又弯腰捡起黑衣人遗落的匕首欺声向前,直直抵住那人的喉咙。

    “果然不愧是沈将军的独女!果真是武艺超群!如今败在你的手上也算是死得其所,好过于死在那狗皇帝的折磨之下!”

    黑衣人猖狂一笑,直直扑向沈惊雁,就这么借着沈惊雁的手自我了断了!

    怎么会如此!激将法用到她身上了?

    沈惊雁愣住了,那黑衣人的血滚烫的不像话,而她还维持这动作。

    刚刚的一切不过是她的条件反射罢了,她没想过杀了这人,她甚至动了想要放掉这人的念头,毕竟这人与她都是一般讨厌那狗皇帝。

    “惊雁!”

    皇上冲到沈惊雁身边,丝毫不顾及身后大臣的阻拦声。

    沈惊雁握着匕首呆呆地转头,她一身鲜血,又加上这几日路宿野外,显得憔悴又荒唐。

    “惊雁,你为了保护朕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皇上见着沈惊雁这模样,满脸的心疼。

    “皇上!不是的!臣妇是来找兰花的!”沈惊雁慌忙地将怀中的兰花拿出来,她此时此刻只想要解释清楚她真不是为了保护狗皇帝而来,她不想要让这狗皇帝想的太多!

    “惊雁,你竟然知道朕最爱兰花,这兰花生长于悬崖边缘,你为了朕竟然攀爬悬崖!朕……朕该如何赏你!”

    眼见着狗皇帝眼里的狂热越来越多。

    沈惊雁沉默了,她拼了命地冲穆喆轩使眼色,换来的只有无视。

    “皇上,实不相瞒,其实臣妇此行只为了我家夫君。刚刚发生的种种不过是机缘巧合罢了!请皇上不要怪罪臣妇!”沈惊雁说完这话,头也不回地跑到穆喆轩身边,仰着头一脸娇羞地看着穆喆轩,“相公,人家真的很想你!”

    穆喆轩体贴地将沈惊雁拥入怀中,腹部微动低语道:“滚犊子!”

    竟然敢骂她?!

    沈惊雁强忍怒火,微微一笑,刻意将身上的血渍蹭上穆喆轩的衣襟,“相公,人家好怕,你保护人家好不好?”

    “沈惊雁,你别得寸进尺!”

    穆喆轩微微笑了笑,嘴微动,这是又用了腹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