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娘娘穿越后,摄政王他也想要个系统 > 第九十一章不能欺负我媳妇

第九十一章不能欺负我媳妇

    蓦然,宇文护睁开那双幽深的黑眸。

    映入眼帘的便是拿着银针想要扎进他人中的瘦削中年太医。

    宇文护一个鲤鱼打挺,身姿矫健的便在地上一跃而起。

    他看了一眼周围的场景。

    大脑中逐渐清明。

    很好,他的‘好’父亲竟然联合皇帝与太后设计他!

    “呜呜,宇文护,太好了,你总算醒了!”

    元若薇看到及时醒来的宇文护,感动的不由的吸了吸鼻子。

    宇文护看着梨花带雨的元若薇,那身上的散发的戾气感觉都能将人杀死。

    这个废物宇文觉竟然趁他昏迷,欺负他媳妇!

    还将他媳妇给欺负哭了!

    就算他不喜欢这个蠢女人,但是她可是他名义上的媳妇!

    可由得这个废物欺负?

    简直该死!

    宇文护一步一步缓缓向宇文觉走近。

    一边走,他一边拔掉指尖插着的银针。

    抬手间,手腕一甩。

    银针“嗖——”的一声直接插进了那瘦削太医的身体里。

    只听“啊!”的一声惨叫!

    那太医直接摔在地上,他的身体被扎进了十根银针!

    其他的太医吓的摊到在了地上!

    幸亏!

    幸亏他们谨慎,没对宇文护出手!

    不然那躺在地上的那人就是他!

    宇文护勾着邪魅的唇角。

    他狂放不羁的走到宇文觉的面前。

    只听“刺拉拉————”磨人的声响。

    他慢悠悠的抽出了边上御林军腰间的佩剑。

    皇帝宇文护吓的肝颤!

    他哆哆嗦嗦的问:“宇文护...你要...干什么!”

    宇文护邪魅狂狷一笑。

    转身“刷刷——”两下。

    “啊啊!”

    押着元若薇的两个御林军那手臂便被直接削断。

    浓郁的血腥味在大殿之中飘散。

    宇文护抬起染血的剑尖,直接抵在皇帝宇文觉的喉尖。

    “宇文觉,我对你的警告,你竟然一点都不当回事,难道,你真以为本将军怕了你?不敢动你?”

    “我想搭理你,你蹬鼻子上脸得寸进尺!若是觉得你的皇位做了腻歪了,那不如换个人来做皇帝!你觉得如何?”

    皇帝宇文觉瞳孔放大,看着眼前用剑抵着他喉咙的宇文护。

    他哆哆嗦嗦,浑身僵硬。

    “来..人,来...人。”

    他的声音发抖,脚边竟然又流下一滩黄色的液体。

    【没眼看!宿主大大,宇文觉又尿裤子了!】

    元若薇连忙捂住鼻子。

    大殿中弥漫着一股子尿骚味儿。

    骚气的令人窒息。

    【敲里吗!宇文觉太骚了!好恶心!】

    【宿主大大,宇文觉都当皇帝了,怎么他那膀胱还这么不争气!】

    “护驾护驾——”

    “呼啦啦——”大批的御林军冲进长乐宫的大殿。

    “大将军,你真的要弑君么!快快放下剑!”

    “大将军,您今日若是动手定也离不了皇宫,您三思!”

    元若薇看着眼前的情形。

    貌似打起来,自己这边就两个人并不占优势。

    她还不想这么快狗带。

    她走到宇文护的面前,一把夺过那剑,直接扔在地上。

    “呵呵~误会~纯属误会!”

    元若薇上前挽住宇文护的手臂。

    “夫君,刚才皇上是好心,派太医给你诊治,你莫要误会了,夫君听话哈,玩闹也有尺度,你没看皇上都被你吓尿裤子了,你还不请罪!”

    一旁吓软腿的太医可不是这般想。

    刚才柱国大将军身上杀意涌动,那可真是想杀了皇帝。

    宇文护冷冷的扫视了一眼御林军。

    御林军们不由的咽了一口吐沫。

    柱国大将军的气场好强,只看了他们一眼,他们便觉得后背发寒。

    宇文护转过头看着宇文觉,语气轻佻。

    “皇上,臣失手,刚才与皇上玩闹有些过火~请皇上恕罪~”

    皇帝宇文觉被宇文护这般看着,他仿佛感觉到有一只大手正在狠狠的遏制住自己的喉管。

    今日若他发作。

    他敢相信,宇文护会直接跟他来一个鱼死网破!

    皇帝宇文觉此刻肠子有些悔青了!

    千算万算!

    他没想到关键时候元清河竟然因为怀了宇文护的孽种而倒戈!

    都怪那老废物宇文颢,竟然没有将那杯百日醉给这两人喂下去!

    若是这两人都昏了,哪里还出这么多的乱子。

    皇帝宇文觉脸红脖子粗。

    他还是忍气吞声的道:“那大将军以后切不可再如此僭越!”

    元若薇福了福身。

    “谢皇上开恩!皇上,果然是明君啊!”

    宇文觉的脸色一会青一会紫,像个七彩调色盘。

    那憋屈又极力忍耐的样子...

    元若薇看着心里痛快了不少。

    宇文护冷哼一声,转身拽着元若薇便走。

    皇帝宇文觉看着离去的宇文护与元若薇,那脸上的羞恼再也掩盖不住。

    “哐当!哐当!”

    “噼里啪啦!”

    “乒乓叮当!”

    长乐宫中价值连城的花瓶瓷器,案桌软塌全部被胡乱发泄的宇文觉摔成碎片。

    此时,那中年太医踉跄着在地上爬起来。

    他走到皇帝宇文觉面前。

    “皇上您息怒,您交代微臣的事情已然办成,您只需再忍耐半月...”

    说完那中年太医在皇上面前做了一个伸手抹脖的动作。

    皇帝宇文觉听到那太医的话,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他拍着那中年太医的肩头。

    “嘶~”那太医疼的忍不住嘶了一声。

    “好!好!好!刘爱卿真的是为朕排忧解难了!”

    “来人,宣纸,刘爱卿医术高超,深得朕心,擢升为太医院首。”

    新上任的刘院首身中银针却是激动无比,他“扑通”一声跪倒地上。

    “谢皇上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可是,没人知道他身体内的银针应该怎样取出呢?

    用这种方式当上太医院首又如何?

    身体内带着这十根银针又能活几日?

    这到底,是赚了还是亏了?

    宇文护与元若薇两人刚踏出长乐宫的殿门,远远的看到阿达与石头两人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跑来。

    看到宇文护与元若薇,他们直接单膝跪地。

    两人语气羞愧又焦急“将军,属下愚蠢,属下失职,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将军你没事吧!”

    宇文护隐忍着“无碍,莫要惊慌。”

    元若薇便看到说着没事的宇文护。

    那挺拔的身子微微岣嵝,还在自己面前打颤。

    她一把扶住宇文护。

    “别逞强了,走,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