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起舞年代 > 第七章:良哥出手
    乡镇临时工虽然工资不高,但很多人到政府上班也不图这点工资,图的是脸面,是名声。

    所以,不少人在外面都有副业,跟社会上伙计合伙做个小生意,这也无可厚非,单纯靠工资,别说养家,自个儿都得饿死。

    猴子就是这类人,家里搞建材生意,老爸是个不大不小的老板。猴子有空也帮公司联系客户,慢慢学着做生意,来镇政府上班,纯粹是为了找媳妇。现在结婚,要么有钱要么有名声,政府上班,明显比做生意好听多了,国家人,稳定,好找对象。

    这天,猴子跟王子良悄悄打了个招呼,公司出了点事,需要去解决。王子良摆摆手,去吧,单位有事我们看着。

    经过上次拆迁,大家已经把王子良默认为城管队长。能打架但不惹事,敢出头不怕事,为兄弟们谋福利,为人低调豪爽,让他当头儿,大家服。

    下班时,猴子还没回来。王子良不禁有些担心,翻开单位通讯录,找到猴子电话拨了出去。

    “嘟嘟嘟”了很长时间,对面才接通。

    “猴子,公司没事吧,怎么一天不见人?”王子良问。

    “良哥?没……没事,正在谈生意。”

    “你现在在哪儿呐?怎么这么乱?”

    “我在上诚花园……”

    “妈的,还打电话叫人。”

    王子良把电话缓缓放下,最后一句是一个陌生男子骂骂咧咧说的,紧接着是手机摔落的声音,结合听到的乱糟糟的声音,毫无疑问,猴子出事了。

    王子良拍了拍唐志东:“知道上诚花园不?带我去,猴子出事了。”

    唐志东二话不说,发动汽车,载着王子良向西北方向驶去。

    河池县在整个江东市面积不算最大,但人口达100多万,妥妥的人口大县。县委县政府办公楼原来在南部,随着城市框架扩大,在人口相对偏少、环境较好的北部新建了办公楼。

    政治中心迁移,经济中心也跟着走。北部、西北部成了好地方,开放商们纷纷瞄准好地段,各个小区拔地而起。

    上诚花园小区就位于西北部,是县委县政府招商引资——上诚集团,用来开发建设贫困人口安置房。

    王子良和唐志东赶到上诚花园的时候,隔老远就看见小区门口围了一堆人,到了近处,发现这些人手拿棍子、钢筋条、板砖,甚至砍刀。

    旁边停着两辆装满各种建材的卡车,其中一辆车斜斜的靠墙停着,车轮被扎破,前挡风玻璃碎了一地,一车货物将近一半撒落在地上,破坏的不能用。

    四五个青年躺在地上,满脸是血,“诶哟诶哟”的惨叫不止。

    王子良叫一声“猴子”,“良哥……”,弱弱的声音从人堆里传出来。

    一个带着大金链子,穿着黑色紧身无袖T恤,露着粗壮胳膊的光头扒开人群,走了出来:“你就是李斌请来的救兵?”

    王子良从人缝里看到,猴子嘴角流着血,跪在地上,手机已被摔成一堆零件,瞬间明白,这是为了抢生意火拼,对方来头很大,猴子明显不是对手。

    “喂,问你话呐?聋了?”

    唐志东刚想说话,王子良伸手拦住,边走上前边掏烟,距离光头1米停下,吐出一个烟圈:“是你把我兄弟打成这样的?”

    光头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一头的人,吐出一口吐沫:“呸!装尼玛13,再不滚连你一块打!”

    王子良点点头:“很好。”

    光头被王子良这种漠视彻底激怒,一挥手:“砍死他!”

    身后俩小弟早已跃跃欲试,一个砍刀一个铁棍夹着风声抡过来。

    王子良飞起两脚,简单粗暴,直接将俩人踹飞,砸倒四五个人。

    接着王子良腾空一跃,左腿弯曲,膝盖如同炮弹般磕向光头下巴。光头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头部一阵巨痛,接着身子不由自主离地,眼前一黑,啥也不知道了。

    唐志东在后面看着,只见王子良如同狼入羊群,左冲右突,动作迅猛快捷。当打手看到人冲向自己时,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不到20秒,30多个大汉全部倒地。只剩王子良一人鹤立鸡群般站着。

    完美的教科书般的一挑群架。

    王子良扔掉不知道从谁手中抢来的钢筋条,从嘴里夹着烟,弹掉烟灰,吐出一个标准的烟圈。

    一旁的唐志东张了张嘴,半天吐出两个字“卧槽”。

    之前被打手们殴打的工人,早已全部坐了起来,看的入神,忘了身上的伤痛。

    王子良冲唐志东摆了摆手:“别愣着了,帮忙把猴子抬起来。”

    猴子眼皮沓拉着,勉强看了眼四周,苦笑着说:“良哥,谢谢你。”

    王子良心中明白,猴子是怕对方报复。但凡跟房地产开发商打交道的,有几个是善茬?近几年建材生意火的不得了,人人都想分一杯羹,为抢生意已经发生过好几起群架,只是没想到这次是猴子自己。

    这种集体群殴双方往往不会报警,因为即使警察抓了人,大不了再找人继续干,一点不耽误。把对方彻底打垮,打怕,打的对方不敢跟你抢才是一劳永逸的方法。

    这次王子良打伤30多个人,对方肯定不会善了。

    “别想那么多,先去医院。”王子良和唐志东招呼着,将猴子和受伤的工人送往医院。

    经医生检查,所幸都是外伤,消毒包扎休息几天会好转。猴子伤的最重,眼皮差点被割下来。据猴子回忆,当时为了保护货物,与对方推搡冲突,混乱中石膏板紧擦着眼皮划过。

    把猴子等一干伤员安顿好后,王子良留在医院照应。唐志东因为孩子还小,这几天生病,需要回去照顾,先回家了。王子良也给家里打电话,说晚上不回去,在医院照顾生病的同事。

    猴子半躺在病床上感叹,经过这件事,体会到做生意的不容易,体谅父亲的难处,自己花钱大手大脚,心里一阵愧疚。

    俩人正坐着闲聊,一个穿商务衬衫、打领带的男人慌慌张张的闯进来。

    “小斌,伤的重不重?让爸看看。”中年男子焦急的问猴子。

    猴子道:“爸,我不碍事,医生说半个月差不多就会好。”

    中年男子点点头,一脸的愤怒:“老蔡他们欺人太甚,真成河池一霸了。”

    猴子道:“爸,这是我同事王子良,这次要不是他出手相救,真不知道结果啥样……良哥,这是我爸。”

    王子良礼貌的叫了声“叔”。

    中年男子大概也听说了事情的起末,一把握住王子良的手道:“谢谢你小伙子,这要在古代就是救命之恩呐。”说着从包里拿出一沓钱塞给王子良:“小小心意,请一定收下。”

    王子良拒绝道:“叔,您这就见外了。我和小斌是同事,同事之间帮忙是应该的,您给我钱这不打我脸呐?”

    中年男子又推辞了几下,见王子良态度坚决,最终泱泱的把钱收回。忽然道:“既然你不收,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入股我们公司,是干股,不用现金,平常领工资,年终有分红。”

    见王子良没吭声,中年男子接着说:“平时你也不用来公司上班,只不过公司出事的时候,你出面解决下就好。”

    王子良明白了,暗道生意人就是生意人,算盘打的响啊,竟然想出这么一招来笼络人。这不就是让自己充当打手么?平时拿钱养着,与别人起冲突时自己就得冲上去。

    王子良毫不犹豫的就要拒绝,一是自己本性就不是做下人的料,从来只有自己领导别人的份;二是不想掺和这趟浑水,对方多多少少与黑社会有些关联,一旦掺和进去,想脱身不容易,虽然自己不怕,但为这事不值得。

    可是看着猴子满是伤痕的脸和期待的表情,王子良犹豫了,只好点点头暂时答应。

    中年男子高兴的拍了拍王子良的肩膀:“我们公司添了一员虎将啊。”王子良强忍住没发作,就当看在猴子的面子上吧。

    王子良了解到,光头叫大军,是河池县起富建材公司员工,老板蔡起富以拉泥头车发家,为人阴险狠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手底下养着几十号打手。经过十几年积淀,已然成为大佬,黑白两道通吃,建材生意几乎占了整个市场的半壁江山,在河池县算个人物。

    今天在上诚花园小区的事情就延续了蔡老板的一贯作风,从别的小公司手里抢活,谈不拢就打,这一招几乎屡试不爽。

    猴子家人在,王子良也没留在医院的必要了,起身告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