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都市小说 > 起舞年代 > 第十七章:夜市摊喝酒遇熟人

第十七章:夜市摊喝酒遇熟人

    晚上,张玮在马路边边组织饭局,专程邀请王子良,王子良把唐志东猴子等同事一块喊上,一伙人吃着烧烤喝着啤酒,好不热闹。

    酒桌上,张玮端着酒杯敬了王子良三杯,真诚的说:“良哥,要不是你也没有我张玮的今天,以后我就跟你混了,让我干啥我干啥,你就是我大哥!”说完,领着众小弟“呼啦”站起来,冲王子良齐声喊道“大哥”,引得旁边顾客个个侧目。

    王子良也站起来,半开玩笑的说:“干什么?搞得跟黑社会似的。相识就是缘分,今后咱们有钱一起赚,让咱爹妈老婆孩子早日过上好日子!”说完,“咕咚咕咚”吹掉一瓶啤酒。

    众人激动不已,纷纷抓起跟前的啤酒一饮而尽。王子良虽然话不多,但很实在,比什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具体多了,就是赚钱,过好日子!

    正当大家好不快活的时候,出租车司机赵国昌下班途径马路边边,停下车,要了一大碗面条,就着大蒜吃的精精有味。

    不一会儿又进来四五个人,领头的看着就蛮横,硬是坐在赵国昌一桌,点了一桌子烧烤串,吆五喝六的划拳喝酒。

    赵国昌欲换个座位,领头的一把抓住他的手:“老赵,咋滴?兄弟不配跟你一张桌子吃饭?走啥走?坐这儿!”

    领头的正是李四。自从上次在汽车站因为拉王子良而结下梁子,李四有事没事找赵国昌麻烦,赵国昌是个老实人,知道李四是个混混,处处躲着。

    赵国昌不吭声,快速的扒拉着碗里的面条。李四哈哈大笑:“慢点吃,别噎死。”同伴也取笑跟猪吃食似的。

    赵国昌匆匆吃完饭,结了帐准备离开。桌子的阴影正好遮住李四伸出的脚,赵国昌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样子狼狈不堪,李四众人哈哈大笑。

    赵国昌红着脸,站起来怒道:“李四,你欺人太甚!”

    李四等人站起来,将赵国昌团团围住:“就欺你了,有本事动我一下试试!”

    这边动静早引得王子良一桌注意。王子良扭头看了一眼“这不是救母亲的老赵么?”再一看李四,顿时明白了。

    张玮看王子良频频往别桌看,也扭头看过去,问道:“良哥,你认识?”

    王子良点点头,站起来走过去。一桌子人“呼啦”一声全跟在身后。

    “二舅?”唐志东惊呼,加快脚步上前扶着赵国昌。

    李四推了唐志东一把:“你谁呀?这有你什么事!”

    唐志东纹丝未动道:“这是我二舅,你们干嘛打人?”

    李四说:“打的就是你二舅,再叽叽歪歪连你一起打!”样子嚣张至极。

    张玮冲上去瞪着李四道:“你他妈算老几啊?有种再说一遍!”

    俩人一个是车站一霸,一个是城乡结合部一霸,如同两只斗鸡一般,下一秒就要开战。

    李四鄙夷的说:“仗着人多是吧?就没有一个敢站着撒尿的?”

    张玮不甘示弱,脱掉T恤又往前走了几步:“操,今儿不把你打出屎,老子跟你姓!其他人都别动!”

    唐志东一把将张玮拉到后面说:“我来。”

    夜市摊喝醉了打架是常有的事,其他顾客也乐的看热闹,有的甚至“哟哟哟”的加油助威。

    唐志东走到马路上说:“到这儿来,别耽误老板做生意。”

    李四拿起一个空啤酒瓶“砰”的往桌子上一磕,冲过去就是一个直刺。

    唐志东闪身躲过,握紧拳头朝着李四肋骨就是狠狠一拳。

    李四痛的“哇”的一声,刚才吃的羊肉串啤酒全吐了出来,摸了一把嘴角,血丝流出。李四怒吼一声,再次扑向唐志东。

    唐志东往后退,不小心退到马路沿上,身子一个踉跄,脸色大变。张玮猛冲过去想要阻拦但已来不及,众人也都惊呼,眼看玻璃渣就要刺进唐志东眼睛。

    只听“嗖”的破空声,李四一声尖叫,手中半截玻璃瓶掉落,左手扶着右手,痛叫不已。

    借着路灯,大家才看清楚,李四右手插着一根筷子。

    唐志东紧张的额头都出现冷汗,只差一丝,双眼就废了。围观的人全都呆若木鸡,其他看热闹的见双方不打了,突然很安静,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站起来走上前看,也变得目瞪口呆。

    只有张玮知道,关键时刻是王子良出的手。

    李四从人群中终于发现了王子良,眼中露出惊恐,拔腿就跑。

    王子良上前扶着赵国昌说:“赵叔,还记得我么?”

    赵国昌说“记得记得”,唐志东也上前扶着赵国昌,众人回到自己桌前,再次畅饮。

    “刚才良哥那招简直帅呆了!”

    “没想到电影里演的现实中能亲眼看到。”

    “良哥,你是不是武林高手?教我两招。”

    ……

    众人已从张玮口中知道,那一记天外飞筷就出自王子良之手。怪不得张玮甘心情愿认王子良当大哥,事出有因啊。

    这一手的确惊艳了所有人,让所有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唐志东也知道了赵国昌舍身救王子良母亲的事,赵国昌也知道俩人是同事。一桌子人马上熟起来,各种碰杯。

    王子良悄悄把张玮和唐志东拉到一边,一人发了一根烟说:“老赵的事咱得帮忙解决,李四日后怕要变本加厉的找老赵麻烦。”

    张玮一脸匪气地说:“废了他,这事包我身上!”

    唐志东也是猛抽一口:“从我记事起,二舅就一直照顾我家。我结婚那会儿,家穷,里里外外都是舅舅一手操办。这份恩情一辈子忘不了。”

    张玮道:“妥了!有志东哥在,他就是头上长着牛角也给他掰断喽!”

    王子良点点头,三人又低语简单商量一番,回去继续喝酒。

    老赵因为需要照顾女儿,早早离席。散场后,其他兄弟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王子良并没有回家,而是步行前往最近的医院。走到医院门口,迎面走来唐志东,唐志东微微点头道:“刚包扎好,在603躺着打电话。”

    俩人乘电梯直接到6楼,一个女护士哭着从603跑出来,隔着老远就能听见603病房有人咆哮。

    王子良和唐志东走进房间,李四头也不回道:“滚!都给我滚!”

    王子良悠悠地道:“这是怎么了李老板,发这么大火。”

    李四猛的回头,看清是王子良和唐志东,脸刷的变白,真是有仇不过夜啊,伸手就要拿板凳。唐志东眼疾手快,一个飞踹,将李四踹到在地,顺手抄起床头柜上削苹果的水果刀,架在李四脖子上:“动一下,刺一个透明窟窿。”

    王子良蹲下来,一把扯掉刚包扎好的医用纱布,血一下冒出来,纱布已经跟血肉混在一起,李四疼的龇牙咧嘴。

    “就因为一个客人你就耿耿于怀,纠缠不清,你TM是不是个男人?这么大一年轻小伙子,欺负一老年人算什么本事?”王子良说道,“还车站一霸,丢不丢人。”

    说罢,唐志东拿水果刀拍拍李四的脸,示意站起来。然后王子良在前,李四中间,唐志东用水果刀抵着李四腰眼,三人不紧不慢的走出医院。

    已是深夜,医院走廊里基本没什么人,只有几张简易折叠床,上面睡着病人家属。

    医院门口早已停着一辆泥头车,高大粗狂的外表,让人不寒而栗。好在车头空间够大,王子良唐志东押着李四上了车,张玮一脚油门,开往郊区。

    开了大约一个半小时,来到一处江滩。岸边芦苇足有一人多高,茂密的随风摇摆。一阵风吹过,刮起江面阵阵涟漪。远处传来船只“呜呜”的鸣号声。

    王子良和唐志东提着李四,一把扔在一边。张玮将改装后的车头疝气灯打开,从驾驶室跳出来,三人迎着江风抽着烟,有说有笑,看也不看李四一眼。

    潮湿的泥土紧贴着李四的皮肤,李四一阵寒意涌上来,隐隐约约听到“活埋”“丢到江里”“喂鱼”几个词,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时。

    一根烟抽完,张玮将烟头扔到地上,用脚踩灭,斜眼看着李四一阵冷笑,扭头又钻进驾驶室。唐志东则从车上扯下一个大麻袋,抖落掉里面的水泥灰。

    王子良走到李四跟前,将烟头塞进他嘴里说:“抽一口,以后再也抽不着了。”

    李四哆哆嗦嗦的噙着烟头,看着泥头车调转车头,缓缓倒车,车厢里是堆着高高的沙土石料,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拖进水里,冰凉的江水刺骨般寒冷。

    终于,李四“哇”的一声哭出来:“各位大哥,饶过小弟吧,小弟再也不敢了。”

    张玮从驾驶室跳出来,拿着扳手二话不说朝李四右手就是一下:“现在求饶晚了,你丫不挺牛逼么,继续牛逼啊。”

    李四顾不上喊疼,连滚带爬到王子良面前,声泪俱下道:“大哥,饶了我吧。你就是我亲爹,老赵就是我亲爷爷。”

    唐志东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张玮噗嗤一笑:“卧槽,那我是啥?”

    “你是我二爹,那位好汉是我三爹,求各位爹饶了我吧。”

    王子良悠悠的借着灯光拿小树枝扣指甲:“听说这几年你在车站没少黑乘客的钱啊,日子过的很滋润。”

    李四着急的说:“大哥要多少钱,我这就去拿。”

    张玮一个耳光甩过来:“当我们傻子啊,让你拿钱你好开溜。”

    张玮哭丧着脸说:“我哪儿敢啊,借我几个胆子也不敢。”

    王子良摆摆手:“算了,别吓着他,走了。”

    三人转身钻进车里,李四仍旧趴在江边,忽然耳朵疼了一下,一摸一手血,耳朵旁边一根树枝直直的插入土中。李四冷吸一口气,刚才幸亏没敢造次,这是赤裸裸的警告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