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玄幻魔法 > 奇士序列 > 第一章 起死回生
    “啊!”江云猛然惊醒,他睁大双眼,大如黄豆的冷汗密密麻麻渗满额头……不止额头,整件衣服都被浸透。

    他大口呼吸,自嘲地笑了笑,如释重负地喃喃道:“原来是梦……”

    四周皆陷在一片黑暗之中……还没天亮吗?江云有些疑惑,习惯性地伸出右手去拉窗户的帘子,手上却传来坚硬干冷的触感。

    不对!他身下是冰冷的木板,他不在家里!

    江云心中一凛,双手撑着木板打算坐起,额头却撞上另外一块木板,结结实实地来了一下。他顾不上头顶的疼痛,双手双脚连忙伸展开来,无一例外都碰上了木板。

    这让原本放松下来的江云顿时又心如擂鼓,冷汗直流。

    自己好像被困住了,而困住自己的这个东西,让他想起《蝙蝠侠》中的经典场景。

    “奶奶的……”江云吞了口唾沫,双手撑了撑四壁,是由木头打造无疑。他似乎仍是不愿去相信这猜想,嘴唇发抖地自言自语:“不不不不不会真是棺材吧!”

    漆黑的空间里无人回应,对比之下他那愈发粗重的呼吸便显得更加清晰……与孤寂。

    短暂的沉默后,江云冷静了几分。

    他开始用手脚使劲地去推,去砸,去踢,去蹬……一下一下,整个小空间中充斥着一声声闷响以及他无助的怒吼。这时的他更像一只绝望的野兽,一遍遍去做那无意义的困兽之斗。

    仍是无济于事。

    江云瘫软下来,大口喘气——显然他的肉体敌不过那厚重的木板……不过好在他似乎没被埋进地里,因为仍有充足的氧气可供他呼吸……

    他好像也只能去呼吸了。

    黑暗往往会带来寒意,这种寒意包含身心两个方面。江云如落冰窟,整个身体蜷成一团,等待着死亡。闭上眼睛,点滴回忆慢慢涌上心头。

    他想起来了。

    上个月,他刚满十八岁,正式步入成年。

    二十天前高考结束,压抑了许久的他肆意长啸,和全班同学们一同撕去所有卷子从楼上扔下,如同漫天飞雪。

    接下来就是二十天的放纵,还有最后一次聚餐。

    江云抽了抽鼻子,没来由地有些伤感。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在脑海中浮现……或许此生再也无法相见。

    陈宇,那个每次上完厕所回来都带着一身烟味的铁子同桌,聚餐后死死抱着自己,说哥们保重,兄弟我其实对不起你。

    杜贤阳,平日里最为自律滴酒不沾的他在席上喝得最是豪迈,一连浮好几大白,直呼痛快。

    孔轩,身为体育委员的糙汉子,曾经球赛左脚骨折都咬牙坚持罚完球的他在分别时也眼眶微红,揉了揉脸颊嘀咕了一句今天风沙真大。

    梁蓉,那个文娱委员一遍遍核对着存下的一个个电话号码,她怕再也联系不上这些尽管每天都笑称自己小不点,却处处都照顾她的同学们……她舍不得大家。

    周锦琳,从不起眼的她最后却为班里每人都画了一张速写,所有人在惊讶之余,也深深记下了这位经常被忽略的艺术生。

    ……

    江云想着昔日的同窗们,嘴角轻轻扬了扬。自己这辈子虽然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死了,但青春是和这群有血有肉的家伙们一起过的,好像也不赖。

    但他的笑容马上僵住了,因为他想起一个人——

    秦琳。

    高中三年,她总是时不时地跑来和他聊天。

    自己打球时,她总在场下默默注视着自己。

    远足时,她还和自己说过,以后要做一名老师。

    她在什么时候跑进自己心里的呢……是她在雨天,递给自己一把伞的时候?是她上课偷偷丢了几颗糖过来被老师调侃,满脸通红之时?还是晚自习,她细心为自己讲题,手指轻轻将短发撩到脑后的时候?

    江云本来打算在聚餐后向文静的她表达心意,却在走廊意外撞见陈宇轻轻亲吻她额头,她那娇羞的笑容。

    江云终于明白陈宇那句“兄弟我其实对不起你”,也明白了秦琳那句“你像我哥一样”。

    “什么嘛……”江云笑容苦涩,右手五指弯曲在木板上缓缓划出令人难受的声响。

    原来你,一开始就是来找他的。

    江云抿了抿嘴唇,并没有什么怨气。他知道自己只是一厢情愿,看到兄弟和她都幸福,他也就了然了。

    就像书里写的那样,他看到在意的人过得好,自己的心里也会有些许暖意……

    哪怕仍是形单影只。

    “哗啦”一声巨响从外面传来,江云浑身一震,他听出是铁骑卷帘门发出的声响。他屏住呼吸,果然听到有人在外面讲话。

    “喂!”江云心中燃起一丝希望,双手不断用力拍打着木板大喊:“我被困在这里面了!放我出去!救救我!”

    人声戛然而止,片刻之后爆发出比之前更响的分贝——虽是隐约传入耳中,但江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那是振奋的欢呼声。

    “放我出去!”江云仍是大喊着,但他分明感觉自己正在被用力拖行!上了一个斜坡,他滚到箱子的一侧又滚了回来,然后就听到货车引擎发动声,清晰地感觉到身子底下的震动。

    江云几乎声嘶力竭,仍是无人回应。巨大的恐惧爬上他的心头,他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他正在被送往一个他不知道的地方,而他没有丝毫的能力去反抗……

    如待宰的羔羊。

    江云放弃了抵抗,只是闭上双眼,等待着最后的结果……他长长叹了口气,在心里默念一句从来不曾说出口的话——

    对不起,爸,妈,儿子没办法给你们报仇了。

    漫长的等待是煎熬的……但很快就出现了转机。

    突然,身下的货车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一下,车身大幅度倾斜,江云直接滑向木箱左壁。

    还没等货车正过车身,更大的一次冲击袭来,竟是让整辆车直接侧着翻滚出去!

    江云在木箱中不断颠簸撞击着墙壁,天旋地转的环境几乎让他要一口呕出来……

    随着翻滚的停止,木箱也停了下来。

    江云硬生生咽回了喉中的呕吐物,忍着强烈的眩晕,从开裂的木箱中爬了出来……自己果真在一辆货车中,不过此时这辆货车已经变得支离破碎。

    适应了重新照入眼中的光线,江云扶着皱裂的车厢,从一个豁口中踉跄走出。

    夜空晴朗,闪着点点星光,咸湿的海风扑面而来……江云明白了,自己在环海大道上。

    正当他庆幸自己劫后余生重见天日之时,不远处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江云两腿一软,望向远处的车头,心中大呼不妙。

    他顾不上浑身酸痛,一瘸一拐地朝反方向跑去……

    轰隆!

    身后的车厢传来巨响,江云浑身一僵,停下了脚步。

    “这么急着走吗?”

    清冷的女声响起,透着丝丝凉意。

    江云机械般缓缓回头,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幅让他永生难忘的场景——

    少女坐在破烂的车厢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她如剑道少女一般梳着高马尾,穿着纯白T恤和黑色宽松短裤,轻轻晃着她那修长的双腿。

    “我……”江云张了张嘴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

    路灯的光洁白明亮,将少女好看的五官照得一清二楚——细长的柳眉微微弯着,灵动的双眸中闪着清澈的目光。

    高挺的鼻梁下面朱唇轻启,叹出一口气……但她随即给了江云一个温暖的微笑,如四月明媚的阳光。

    江云看得有些痴了,直至少女的一句话打破了他的幻想。

    “准备好再死一次了吗?”少女掏出一把手枪对准他,眼中仍然带着清澈的笑意,但她的话却让寒意在一瞬之内爬遍江云全身——

    江云转身便跑,没了命地往前冲,他只求少女是在开玩笑,又或者少女枪法不太好……

    枪声响起。

    子弹透颅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