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奇士序列 > 第三章 挥手青春
    “这个问题你无需担心,明天一早和我走就行了。”南宫静没有想到江云在乎的竟然是这个问题。

    “好。”江云应了一声,答应下了,同时也在思考着之后的事情。

    以后,到底会发生什么呢?

    “走吧!”南宫静起身,招呼了江云一声,面条吃完了,也不能继续在这里赖着了。

    应了一声,江云跟在南宫静的身后,问起了那些关于超自然事件和奇术师的情况。

    一面新世界的大门,缓缓向他打开。

    黑夜已经完全笼罩天空,街道上的明灯亮了起来,点缀着这座城市。

    两人并肩在这街道上走着,互相交谈!江云也渐渐地从她口中得到了诸多信息,不由的大为震撼!

    那些古老的传说,流传的神明,竟然都存在。

    江云走着,感到鼻尖带来的些许湿感,伸手摸向鼻尖,掉落一颗水珠:“看来下雨了。”

    江云走了两步,发现南宫静并没有跟上来,她就静静地站在那里,望向前方,一脸阴沉。

    “怎么了?”江云退了回去,不解南宫静的行为。

    “他们来了!”南宫静双手插兜,冷道。

    “谁?”江云往四周打量了一番,在这废街上,除了他们两个,并没有发现任何人。

    “小心!”

    就在这时,情况猛的发生了变化。

    南宫静一把抓住江云,往后方猛的一跳,跳出几米远。

    一道震天的惊雷劈了下来,砸中江云原先站的那个位置。

    坚硬的水泥地面被震的龟裂,扬起一地尘土!

    看着眼前发生的场景,江云心中直打鼓,刚才要不是南宫静拉着他,就被劈中了,总不能再死一次吧。

    雷电的光芒渐渐散去,浮现出一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赤裸着上衣,露出大块的肌肉,关键是,他的上身有一半,竟然全部都是机械。

    他用左手的机械手臂握了握拳,发出一阵具有节奏的机械响声。

    对于了解了不少超自然事件的江云来说,虽然现在他能稍微的保持住镇定,但是这种直观的视觉冲击感,还是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暗道:“这丫的,出场方式逼格真高!”

    “天星局的人?。”南宫静盯着眼前的中年男子,质问道。

    “不错,天星局,沈重。你无需废话,这个奇能者我们天星局要定了。”中年男子说着,径直一个俯冲,速度之快,让人咂舌!

    机械左臂喷出一层白色的气浪,带着凌厉的气势,一拳轰击过来。

    南宫静当下不敢大意,凭空抽出一把银色军刀,爆发气势,迎击上去。

    锵的一声响,军刀与机械手臂进行了第一次碰撞,擦出一些火星,贱飞出去。

    南宫静被中年男子震的后退了几步,当即变换招式,又挥舞着刀刃,砍向中年男子。

    两人好似武林高手,所做的动作都异于常人,一时间两人竟打的有来有回,难分高下。

    “天星局!”江云心中一凉,从他向南宫静的口中了解到,这天星局乃是一个恐怖组织,专门挑那些具有特异功能的人下手。

    被天星局抓到的人,要是不臣服于这个组织的话,要么就是被处死,要么就是永远的关押。

    一辈子生活在黑暗与孤独的恐惧中。

    现在二十一世纪了,居然还有人想着统治世界?

    江云可不想被他们抓住,看着眼前的局势,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刚想抽出枪,南宫静却是不敌那天星局的人,一个大意,被一拳打在后背,倒飞出去,砸中一家废弃的报纸社,撞翻了后方的桌椅。

    江云一惊,看着倒飞出去的南宫静,心中担忧起着她的伤势。

    不料沈重这次盯上了自己,一拳轰出,坚硬的机械手臂击打在自身的肉体上,江云隐隐听见肋骨断裂的声音,他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几米远,最后掉落在一颗大树底下。

    江云感受到从肉体深处传来的疼痛,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染红了树下的叶片。

    这时的江云压不住心中的愤怒,心中的千言万语最终汇聚成一句:“艹。”

    可沈重丝毫没有给他喘气的机会,机械手臂发出一声响,又是一拳轰了过来,江云眼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近,瞳孔中倒映的机械手臂越来越大。

    “拔刀式,琉.璃!”

    千钧一发之际,南宫静大喝一声,宛如一颗流星,刀上冒着鲜红的烈焰,一刀砍在中年男子的左臂上,替江云挡了下来。

    江云心头一松,僵直的肌肉慢慢放松下来……

    南宫静的实力整的提升了一大截,看来就是运用那奇术的力量了。

    沈重脸色一沉,被南宫静显现出来的实力震惊。眼前的战斗似乎进入到白热化阶段,所爆发的威势都远胜先前。

    自南宫静使出拔刀式之后,此时她强压了沈重一头,沈重越来越显得力不从心。这让他气喘吁吁,显然是已经精疲力尽。

    眼看这种好时机!

    江云颤颤巍巍的站起,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抽出手枪,用尽了全身力气终于上膛,抬起手来,暗自瞄准着沈重。

    他脑海中一遍一遍的回想起那些电影中射击的经典情节,模仿着那些动作,双手紧握手枪,额头的汗珠大颗地掉落下来。江云眼神一冷,终是狠下心来,扣动扳机。

    “砰!”

    一声巨大的枪响,巨大的反作用力把江云推的老远,子弹从枪口划出,带着一串火星和白烟。精确的击中在了沈重的头颅上,子弹透颅而过,变得全身通红。

    沈重还来不及做任何反应,终是两腿一软,倒了下去,静谧的夜空下传来一声闷响!

    江云瞳孔急剧收缩,大口喘着粗气,背上的汗传来粘稠的触感,他用手大力的擦了擦额头,平复着跳动的心。

    他,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