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师傅说我天生吃阴饭 > 179:和我有关
    我还想问什么意思,狐仙却快我一步道:“小老头,告诉我们胡杨在哪里!”

    问题一出,这东西就真的要不回来了。

    息老摸着仙鼻囱眉开眼笑起来:“就在观海市!而且就在你们身边!”

    狐仙倒呼吸了一口气,就连我也傻了。

    胡杨还在观海市?而且就在我们的身边?

    息老抱着仙鼻囱,一张小脸带笑却又带着惆怅:“在下算是折在了你们的手里了,想问什么你们就问吧,在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一看已成定局便也只能叹了一口气继续问道。

    “你说胡杨在我们的身边,有没有更确切的地点。”

    听到我的话,息老想了一下,手指尖敲打在了仙鼻囱的烟杆上:“就在火瓦巷内。”

    “火瓦巷内?”

    我和狐仙娘娘异口同声的震惊道。

    息老点头:“千百年来,在下的信息从来未出错过,唯一出错的便是在这小丫头身上。”

    我赶紧又问道:“火瓦巷哪里?有没有更具体的位置。”

    这次息老却摇头了:“火瓦巷里面很具体了,至于在火瓦巷的哪里这个在下真的找不到消息了。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切的告诉你们,那邪狐狸离你们很近。”

    我身上的汗毛不自觉的竖立起来了。

    胡杨居然一直都在我们的身边!

    狐仙娘娘也是脸上上了一层凝霜。

    “那胡杨的伤可好了?”我问道。

    “未好,若是你们乘胜追击找出那邪狐狸的位置,几个人联手可制伏。”

    我缓了一口气。

    “再问你一个问题,现如今观海市的市长是否叫徐志强?”

    “是的。”

    “你听错了吧,是徐志强。”

    “没错,是徐志强。”息老见我连续问了两遍再一次强调了是徐志强。

    我一下子凌乱了,脑袋就跟炸掉了一样不好使了。

    “不对啊,不对,怎么能是徐志强呢?死的那个才是徐志强呀,这个应该是装成了徐志强的徐志文才对!”我低头不断的念着。

    狐仙也是懵了:“小老头,你快说说怎么回事儿?那观海市现如今的市长不是应该是徐志文才对吗!”

    息老见我和狐仙这模样,哎呀了一声便转身去了那一堆报纸处,然后左翻翻右翻翻从一堆废纸里翻出了一张黑白的纸张。

    “你们自己看地府鬼报。鬼报上清楚的记载人间三十几年前,一个叫徐志文的厉鬼在人间作乱后被一个叫做‘关世’的道士制伏并且召唤鬼差上去将其拘了下来。只是后来那厉鬼不知道为何从地府忽然消失了,鬼差找了许久未找到,再加上那段时间地府特别忙,所以就把找徐志文的事情给搁浅了,如今已经过去了人间三十几年,那徐志文仍未找到。”

    他指着那一块鬼报。

    我头大了,已经有些没办法思考了。

    太烧脑了。

    本来以为是徐志文装成的徐志强,没想到到最后那还是徐志强,而死的居然是徐志文!

    可为什么在朱雨梦里的时候他要把自己创造成是徐志强呢?

    原因呢?

    “徐家大院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我收回了思绪。

    息老摇头:“这件事情是人的事情,我专管鬼,妖,精和你们这种行当的事情,至于人的事情知道的不多,所以这件事情只知道个大概。但是有件比较奇怪的事情或许对于你们有帮助。”

    “什么事情?”

    狐仙先凑了过来。

    息老抱紧了手里的仙鼻囱生怕会被抢走一样:“那徐志文死的时候似乎有被偷偷改过命格,他的命格是别人的。”

    嘣——的一声我的脑子里有根弦断掉了。

    我猛地站了起来:“死的人就是徐志强不是徐志文!”

    狐仙和息老都有点被我吓到了。

    “此话怎样?”息老有意思的看着我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立刻解释:“命格代表了一个人一生的命理。而息老您刚才说,徐志强死的时候命格被偷偷改过,那说不定就是有人用了邪法将徐志文和徐志强两兄弟的命格互换了!命格一互换就相当于两个人的人生跟着换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反复将徐志强徐志文认错的原因!因为他俩的命格调换了!”

    狐仙娘娘好看的双目也是动了一下:“难怪那朱小姐在梦里说出徐志强名字的时候梦境会变动,原来是因为命格被转换,所以其他人才会以为死的是徐志文!”

    息老听着我俩这话,也是抬起了头:“听你们这么说,看来那徐志文,呸,徐志强你们见过了?”

    我点头:“魇鬼。”

    息老一拍桌子:“怪不得抓不到,躲到人梦里去了,这上哪儿抓去,这小子定是不知从哪处得了催梦珠,否则怎么可能变成魇鬼?”

    催梦珠在民间法器中记载:即为人世间百年来的梦魇投胎后身上魇气所化成的珠子。

    一般的小鬼或是厉鬼无意间得到了这个珠子,那么用自己的阴气注入到这催梦珠里,便会有可能变成魇鬼。

    我没说话,但是却已经在脑海里思考着这个事情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我的猜测就没错。

    地府应该是搞错了徐志强和徐志文的命格...而且这其中肯定有邪术士的介入,否则这种错误地府怎么可能查不清楚!

    这简直就是反转中的两级反转。

    我晃了晃神又想到了凡生,对着息老又问道。

    “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凡生是谁?”

    息老还没从我上一个问题中反应过来,听到我问凡生是谁,他手在桌子上敲了好多下,最后一张苍白的小脸居然都有些变得铁青了。

    狐仙站在我身边,见息老这幅模样也是忍不住皱眉然后吐槽道:“小老头,你不会是不知道吧?”

    “放屁!这整个地府里还没有什么消息是在下不知道的!只不过...”

    “只不过?”他一句只不过让我和狐仙都是忍不住齐声重复道。

    他咳嗽了一声:“只不过这凡生的身份有些特殊,非是在下没有能力去查,而是不敢去查。”

    “不敢去查?”我没说话狐仙却先开口了:“你个小老头,娘娘这一把仙鼻囱还不能让你全心全意的办事儿?”

    一看狐仙生气了,息老马上摆摆手:“不是不是,这仙鼻囱自然是够的!只是方才在下也说了,是在下没有能力去查。实不相瞒,那凡生的身份并非是在下这等小鬼可以去盘查的,若是胡六娘娘真想知道,那不如亲自去问阎王爷。”

    狐仙一摆手,气的一张好看的脸顿时就带了怒火:“若是我们真能去问阎王爷,那还费尽心思来这鬼市找你作甚!”

    息老嘿嘿一笑:“胡六娘娘,这万一要是阎王爷今晚要是来寻你们的,那这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你才是放屁!”狐仙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照着息老就是喷道。

    我拉了一把有些暴躁的狐仙朝着息老启唇:“行了,我要问的就这么多,你送我们出去吧。”

    息老见我没有问题了,便有意思的问道:“小丫头,你没有什么问题想要问在下的?”

    “没有。”

    “真没有?”

    我没说话,我并非是没有问题,而是我觉的这些问题需要我自己去解决。

    我再一次摇摇头:“我的问题我自己会想办法解决,不需从旁人口里知晓,送我们出去吧。”

    息老没再问我,但是他却将手里的仙鼻囱拿了起来然后莞尔道:“小丫头,在下虽然探寻不到那凡生到底是什么,但是在下可以告诉你,那凡生和你有点关系,而且他与那胡杨走的特别近,但是他到底是谁,在下不知。”

    我回身刚要开口问息老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只觉得脑袋又是一阵眩晕感传来,等这阵眩晕感结束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息老的小木屋。

    我转身才见息老正一脸笑眯眯的看着我。

    而狐仙娘娘已经不见了。

    息老见我到处看,随着我的目光也看了一圈。

    我扭头便看见息老睁着自己的双眼盯着我。

    我没再到处看,而是朝着息老开口问道:“你看什么?”

    他啊了一声,不好意思的笑笑从身上掏出了一样东西递给了我。

    “这东西,你拿好。”

    我低头看过去,是一把钥匙,但是这钥匙上面盘旋着煞气。

    见我没有接过去,息老将那东西又往我面前推了一下:“这把是在下小木屋的钥匙,日后你若是有问题需要问在下,可通过这把钥匙来寻在下。”

    说完息老手一抬将钥匙上面的煞气拿了去。

    “拿好吧,有生意上门了,在下就不奉陪了。”

    他说完我还没反应过来,那钥匙就已经出现在了我的手里。

    等到我再抬头看向息老的方向时,他已经不见了。

    我将钥匙收了起来,收回了自己的思绪。

    胡杨和凡生很近...那就说明两个人在一起,而胡杨就在火瓦巷里,那就说明凡生也在火瓦巷...

    我想到那天晚上看见的脸,难不成凡生就是许朗哥吗?

    我不敢去想,因为我不敢去推翻许朗哥在我心里八年的位置。

    我抬脚往屋前去,出了屋后我才发现周围没有了容扶文的身影。

    我眉心一皱,方才进小木屋之前让他在这里等我,难不成是走远了?

    我往那街道里面去,朝着最近一个摊子上的厉鬼问道:“您好,有没有看见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男鬼?”

    那红衣厉鬼听见我的问话,猛地抬起了头。

    她太过于突然将我给吓了一跳。

    只见她满脸溃烂,双目带血,此刻正唔唔唔唔的朝我发出一阵类似于热水翻腾的声音。

    我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有些不好意思的朝她点头然后便赶紧往另一个摊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