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历史军事 > 权宠娇娘 > 第二百八十八章、在宫里闹脾气

第二百八十八章、在宫里闹脾气

    “什么美人?”封兰修脸色大变。

    “不……不是美人,是丫环,是伺候美人的丫环。”见封兰修变了脸,内侍慌不迭的改口。

    封兰修用力的呼出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恨恼,他知道这事传出去必然有人会利用此事打击自己。

    “把勇王府的丫环退回去。”话几乎是从他牙缝里挤出来的。

    二弟勇王往日看着高傲,仿佛不在意皇位似的,不过是没遇到合适的机会罢了,如今这是直接坐实自己为了一个女子,跟人争风的事。

    “是,奴才现在就去回。”内侍连滚带爬的出去,这个时候的端王太可怕了,哪还有往日半点温润。

    封兰修平静了一下呼吸,让人准备马车,带着女子去往齐王府,这件事情是封煜惹出来的,他又怎么能让他干净脱身。

    马车在齐王府面前停下,内侍上前去投贴子,不一会儿苦着脸回来:“王爷,齐王世子还在宫里?”

    “他还没有回来?”封兰修看了看天色,日落西山,时候已经不早了。

    “还没有回来,听说在宫里出了点事情,方才已经把齐王府的大夫叫进宫,还送了一些侍候的衣物过去,听说今天晚上不回来。”内侍禀报道,他方才问的清楚,知道自家王爷今天已经怒极。

    “出什么事了?”封兰修眉头皱了皱,直觉不太好。

    “奴才不知,齐王府上的人嘴很严,只说齐王世子出了事,看着情况还不太好。”内侍小心翼翼的道。

    封兰修眉头紧紧的锁起,他不相信封煜这个时候能出什么事,居然还要住在宫里,难不成皇祖母又留了他不成?

    连自己这种成年皇子,基本上不能再留宿宫中,封煜凭什么能留宿在宫里?

    明三个人一起做下的事情,就算是惹祸,也是三个人一起惹的,最后发落最重的是自己,外面传的满大街的也只是自己,倒是封煜和封京泽毫发无伤不说,现在皇祖母还特示恩宠,把封煜留在宫里。

    封兰修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好不容易才缓过来,咬咬牙道:“走,去中山王府。”

    到中山王府门前,门口的人接了贴子不敢怠慢,急忙进去禀报中山王世子。

    中山王世子扶着内侍的手,虚弱的接了出来,两下里在回廊处碰头,还没说几句话,中山王世子就坚持不住,直接晕了过去。

    中山王府立时又是一阵鸡飞狗跳,所有人都乱成一团,封兰修这次气的脸色又青了,但中山王府必竟不是齐王府,他直接让后面的马车入府,把女子留给了中山王世子,之后带着人扬长而去。

    人,是肯定不能留的,若今天在他府上留一晚上,此事就说不清楚了,明天必然有言官弹劾此事。

    二弟和三弟的人,平时都在寻他错处,如今这么大的错处放在他们面前,又岂会没人上折子。

    三弟现在虽然不在京中,但他的人手也不会光看着不做事。

    这么多年,封兰修一直小心谨慎,还从来没犯过这么大的错处,自打封煜进京后,事情几乎都挤到他这里,而今更让他失控。

    在马车里思想了一路后,封兰修掉转马车往宫门而去,他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二弟想在这个时候混水摸鱼是绝对不行的。

    听闻大儿子去而复退,皇上令人宣他进殿。

    封兰修进门后恭敬的向皇上跪下,一脸正色:“父皇,儿臣的事情已经办妥当了。”

    “南唐那边如何说?”皇上换了一件闲适的袍子,这会看的也不是奏子,拿起面前的一张道家符录看的兴致勃勃。

    “南唐使者也说了是误会,他们当时以为那个女子真的就是人力市场上的人。”封兰修道。

    这话大家也都说的表面话,当时那个女子已经表明身份,身边还有人侍候,南唐那边的使者才是真正的见色起意,强抢罢了。

    不过,这话大家也不能这么说,既然都有心交好,这事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大家明面上都说得过去就行。

    “那就好!”皇上慢悠悠的道,看着心情还不错,随手拿起面前的一只朱砂笔,照着这份道家符录画了起来。

    勾了几笔,看着已经成形的模样,自己觉得很满意,伸手又画了一笔。

    待得画完,放下笔左右手各一张,比照着看,似乎没什么偏差,点了点头,忽然斜睨到封兰修,这才放下手中的符录:“你怎么还没走,还有事?”

    敢情是把封兰修忘记了。

    “父皇,那个女子现在送到了中山王世子处。”封兰修一脸正色的禀报道。

    “为何送到他处?”皇上惊讶的问道。

    “父皇,齐王世子看这女可怜,上前抢着救人,儿臣也帮着他。想着可能这女子是齐王世子认识的,就带了女子去找齐王世子,到了府上,听说齐王世子在宫里,就又去了中山王世子处,才说到女子的事情,中山王世子就身体不适晕过去,儿臣想着就先把人留在中山王世子处。”

    封兰修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把人送走,表示的是自己的清白。

    “中山王世子晕过去了?”皇上注意力终于转了回来,看向大儿子。

    “中山王世子之前受伤,身体一直没好,见到此女心情激动之下,居然晕了过去,观他似乎认识此女,儿臣就先把人留下,等他醒过来再问。”封兰修叹了一口气,脸色焦急,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他这份焦急的样子看着就很上心。

    不管是或者不是,这女子就砸在封京泽的头上。

    “没什么大事?”听他这么一说,皇上心情稍安,神色又平静下来。

    “应当没什么大事。”封兰修道。

    能有什么事,一看他带着女子过来,封京泽就装晕,封兰修现在想起来也是一肚子气,不管有没有关系,他就这么说,把人留下。

    “既然没事就下去吧。”皇上挥了挥手,又拿起之前和符录研究,总觉得自己画的虽然相仿,还是有些欠缺。

    “父亲,齐王世子现在何处?”封兰修站起身欲走,忽然又抬头问道。

    “在太后的淳安宫,你等一下。”皇上忽然又放下手中的符录,“你去淳安宫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齐王世子……出事了?”封兰修心头一震,忽忙问道。

    进宫之前他就在猜测是什么事情,进宫的目地有一小半就是因为封煜。

    “说是心情不好,不想用药,撕了几份太医的药方,身上的伤口发作,还不肯消停。”皇上脸色有些黑,“小孩子脾气上来,还真是……你王叔没教好儿子啊!”

    “听闻王叔是个宠孩子的,对齐王世子更甚,必竟只有一个嫡子,如果齐王世子在京中出了事情,对于王叔的打击还是很大的,王叔的年纪也不小了,腿脚又不方便。”封兰修将头低下,小心翼翼的道。

    皇上的手顿住,按在桌前神色冷凝,许久才低缓的道:“别想那么多,齐王比朕年纪小了许多,如今正值壮年,况且齐王就算只有一个嫡子,庶子可不少。”

    “父皇,不是说齐王没有再娶吗?连侧妃据说也是没有的。”封兰修一惊。

    “侧妃没有,夫人总会有吧?况且齐地离京城这么远,没有朕正经册封的正妃、侧妃,又有什么关系。”皇上冷笑道,想起当初齐王上折子说起的事情,只说府里有几个女子,都是封煜的庶母,对封煜的性子很不安,希望皇上帮着好好教养封煜,必务要把他的性子扳正过来。

    “没用的东西,自己教不好儿子,处理不了府里的关系,就把个前妻嫡子给扔朕这里来。”想到这里皇上没好气的骂道。

    封兰修不敢接话,静静的站着。

    “你过去的时候,带一份礼过去,就说朕的意思,让他好好养着身体,先把身体养好了,再谈其他,他母妃生下他不宜,就算现在他母妃和父王不在,也得注意自己的身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皇上平了平气,声音又和缓了下来。

    “父皇,儿臣遵命。”封兰修应声,等退到门外,心头郁结,同样是犯了事情,封煜什么事情也没有不说,父皇居然还给他赏。

    “殿下。”一个内侍过来,身后跟着两个小内侍,手里各捧着一个礼盒,恭敬的向封兰修行礼。

    封兰修点点头,平了平气,转身带着往淳安宫去。

    等到了淳安宫先去见了太后娘娘,看太后两眼微红的模样,就知道她方才哭过,看到封兰修过来,急忙的道:“你来的正好,快去劝劝你堂弟,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怎么就委屈上了,再委屈皇祖母也会给他做主的。”

    “皇祖母,孙儿就去,这是父皇让孙儿带过来的礼。”封兰修伸手指了指身后的内侍。

    “好,好好,一并拿过去给他,告诉他你父皇最疼爱的就是他了,哪怕是你这个亲儿子都比不上的。”太后娘娘连声道,然后又帕子抹了抹眼角,“这孩子伤的这么重,性子再这么任性胡闹下去,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