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历史军事 > 权宠娇娘 > 第二百九十章、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第二百九十章、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虞兮娇进了大长公主府上,跟着婆子先去拜见安和大长公主。

    安和大长公主笑着摆摆手,让她起身:“今天怎么过来了?”

    “想祖母了。”虞兮娇嘴甜的道。

    安和大长公主笑容满面,伸手拍了拍她:“嘴真甜,都这么久了也没来看祖母,居然还敢说这样的话。”

    “祖母,娇儿一直想着您,可是一时走不开吗。”虞兮娇伸手拉了拉安和大长公主的衣袖,不依的道。

    安和大长公主哈哈大笑起来,拉着她在边上的锦凳上坐下,这才问道:“你大姐的事情如何了?”

    “祖母放心,靖远将军夫人纵有几分不满,许公子却是极好的,也答应成亲之后带大姐离京,不会让靖远将军夫人和大姐不和的。”虞兮娇笑道,眼波微澜,清澈若水。

    “你大姐是个命苦的。”安和大长公主长叹了一声,“只是和我缘份浅了一些。”

    安和大长公主以前并不关注宣平侯府的事情,连自己亲生儿子都没在意,更何况还只是儿子的养女。

    小孙女进京,钱氏的事情闹出来,安和大长公主才知道钱氏对这个养女的苛刻,心里也觉得愧疚。

    只是她为大长公主多年,向来高傲,现在也不会特意的主动上门道歉,两个名为祖孙,其实更如同陌生人,就算知道虞竹青委屈,安和大长公主也觉得亲近不了。

    只是打算多送一些嫁妆,自己还在的时候给虞竹青撑撑腰,其他的事情,她也做不了。

    “祖母,大姐现在很好,府里现在做主的是周夫人。”虞兮娇笑了,知道安和大长公主的心结,没特意的请您多关心虞竹青。

    说起府里的好事。

    “她倒是一个好的,可惜了身份低了点。”安和大长公主点头。

    能坐得稳平妻之位,却未必能坐稳侯夫人之位,终究是根子浅薄了一些。

    “祖母,父亲还有二姐姐。”虞兮娇笑了,不用安和大长公主说太多,已经明白她话里的含意。

    “你啊!还真是个小机灵鬼,也不知道是随了谁,居然敢说这种大胆放肆的话。”安和大长公主的心思又一次被小孙女猜到,忍不住伸手轻轻的点了点她的眉心,笑骂!

    “娇儿知道祖母疼爱,才会仗着祖母的喜欢,这么放肆。”虞兮娇顺竿爬,拉着安和大长公主的手摇了摇。

    “你这孩子。”安和大长公主又是欣慰又是无奈,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提点道,“你大哥和钱氏是极好的,很是尊敬,倒把她当成亲生母亲一样对待,如今你和钱氏生份了,他未必会站在你这边。”

    安和大长公主也是先敲打虞兮娇,生怕她对于这个大哥期望太高,到最后伤心伤身。

    有些事未必就到时候了……

    “祖母放心,大哥会明辩事非的。”虞兮娇微微一笑,柔声道。

    “就算再明辩事非,钱氏必竟也养了他多年,看着也像是一心一意的,有什么好的都会送到你大哥处,我起初也是注意到这一点,才觉得宣平侯府不会有事,可偏偏却疏忽了你和你大姐。”

    安和大长公主到现在也想不通钱氏的行为。

    世家中往往最先苛待的就是原配的儿子,先对付原配的儿子,再对付原配的女儿,或者对付了原配的儿子,对几个女儿却颇好,反正都是要嫁出去的,分薄不了多少家产,而偏偏钱氏是反其道而行之。

    “祖母,这怪不得您。”虞兮娇微笑。

    “你大哥不日就要进京,亲事应当也可以订下来了,他虽然是男子,不比女子要早早的成亲,现在却也不小了。”安和大长公主长叹一声,目光落在窗外,看着窗外的一棵梧桐树,“你大哥离京也有数年了。”

    “祖母,像大哥这样的世子公子,很少有早早的去往边境的,怎么大哥会早早的离家?”虞兮娇好奇的问道。

    既便是靖远将军之子,也会先成年,或者还得先成亲,才去往边境,顶着那般无用的父亲的名头,父亲应当不会催促大哥去边境历练。边境之地,现在虽然和南唐慢慢交好,前几年却是实打实的打仗。

    这种感觉很奇怪,如果说是自己上一世,爹爹还是征远侯,有一个哥哥的话,很可能就早早的跟着爹爹去往边境,但那也是跟着爹爹,而现在父亲是宣平侯,京城人都知道“一无所用宣平侯”,凭着这样的名头,就可以知道他不是一个上进之人。

    那么大哥的去边境,就觉得很意外。

    明明不上进的一家人,明明也不需要上进的一府上下,为什么大哥会去边境。

    “你大哥的事情是我决定的。”听虞兮娇这么问,安和大长公主道。

    “祖母……”虞兮娇越发的惊讶。

    “好孩子,这事你先不必问。”安和大长公主笑容苦涩,“你只要好好的过日子就行,如果有为难的事情,找祖母,一切有祖母在。”

    “祖母,您别难过,我不问就是。”虞兮娇拉了拉安和大长公主的衣袖,撒娇道,说完向晴月一招手:“祖母看看我明天戴这钗子是否合适。”

    晴月拿了首饰盒过来,虞兮娇打开盒子,从里面取出一对簪子,递到安和大长公主面前。

    簪子并不特别的华美,小米粒般的珍珠挂落下来,有几分少女的俏皮、簪尾上用金线缠出的兰花,更添几分雅致。

    “不错,选的很好。”安和大长公主接过看了看之后,连连点头。

    明天的赏荷宴孙又并不是重点,不需要太出风头。

    “你才到京城,明天是第一次参加宫宴,要小心应对,皇后娘娘或者也会特意的召见你,你无须在意,小心应对就行,赏荷宴上各世家千金争奇斗艳,也有可能会争风头,你还小,无须和她们争这些。”

    安和大长公主语重心长的道,伸手把簪子插入虞兮娇的秀发间,看着映的越发清丽绝俗的孙女,安和大长公主忽然觉得还得多叮嘱几句。

    “宴会上先别和人交心,看看别人如何做,你再跟着就行,但也不需要让人小瞧了去,祖母再不是,也是大长公主,明面上谁也欺不了你。”

    “祖母,我知道。”虞兮娇笑着摇了摇簪子,“祖母,明天我要跟着二姐吗?”

    “你二姐……”安和大长公主脸上的笑容稍淡,想了想才道,“你无需跟着你二姐,只挑和自己和得来的世家千金说话就行,你二姐自己有交好的圈子,那个圈子里的人未必就会认同你,如果你二姐愿意带你去认识人,就一起去看看。”

    “在宫里,也要小心,这世上最……说不清楚的就是皇宫,看着至尊至贵的一群人,有时候未必就是看到的冠冕堂皇。”

    安和大长公主脸上露出一丝嘲讽。

    这话她没说的太深,生怕吓到孙女,二孙女受钱侍郎夫人的影响太深,她无力把她的性子拧过来,只希望她是一个聪明的,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

    生怕小孙女不知道进宫需要注意的事项,安和大长公主特意把几位主要的妃嫔一一说出来,提点虞兮娇。

    虞兮娇柔顺的点头,听安和大长公主细细的说来,遇到有不懂的地方,特意的多问几句,三年了,宫里的许多人也换了,她三年前知道的未必就是现在知道的,幸好祖母帮她补上了这生疏的一环。

    都说安和大长公主远朝堂,关门一心过自己的日子,连不争气的儿子都不想理会,虞兮娇却听出许多和传言不同的地方。

    只是祖母暂时不想对她说,她也就没追问。

    祖孙两个说的很晚,虞兮娇晚膳的时候还是在安和大长公主处用的,等用完晚膳两个人就说了一会,虞兮娇这才带着人去休息。

    依旧是当日她过来住的地方,这地方是祖母特意给她留下的,躺在安和大长公主的院子里,比在宣平侯府更放松。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虞兮娇便起身了,晴月和明月服侍她梳洗后,又用了早膳,两个丫环跟在虞兮娇的身后去向安和大长公主辞行。

    安和大长公正在用早膳,看到孙女盛装过来,放下手中的碗,看了看虞兮娇的打扮,对秦姑姑道:“去取那对南珠的耳坠过来。”

    秦姑姑应声进去,不一会儿从里面拿出一个饰盒,饰盒打开,一对晶莹的南珠耳坠出现在虞兮娇的面前。

    这对南珠比虞兮娇簪子上的珍珠稍大一些,但下面缀下来的细小珍珠和簪子上的相仿,点点莹润,挂落下来。

    在插入耳朵的地方,是一朵玉兰花,不是很大,看着正好托在耳朵上。

    安和大长公主站起身,接过耳坠,把虞兮娇之前的耳坠取下,亲自替她戴了上去,待得戴好,往后退了退看着点了点头,眼中俱是满意和爱怜,她的孙女果然是最出色的。

    “好了!”

    “多谢祖母。”虞兮娇笑盈盈蹲身行礼。

    “去吧,小心一些,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安和大长公主不放心的又叮嘱道。

    “祖母放心,娇儿先走了。”虞兮娇笑着应下,带着两个丫环离开。

    看着虞兮娇的背影,安和大长公主眼眶红了。

    “大长公主,您放心,不会再有当年的事了。”秦姑姑一看安和大长公主的样子,就知道她就想起了往事,安慰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