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综合小说 > 我胎穿之后,整个山沟沟都暴富了 > 第264章 夜遇霍老头
    五日晃眼就过,此时商昭带着大军歇在常州城外的三里之外,常州城城门紧闭,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封城了,难怪潜在城内的密探传不出信来,城内如今什么个情况,外面的人根本无从得知,除非能进城内去。

    “我和关玲带几个暗卫进去,想办法把城内的地方官控制住,然后看情况找机会把城门打开,放大军入城。”顾青道。

    商昭负手站在一旁,眺望着常州城方向,沉声道:“先探清楚城内有多少人马,实力如何,孤这一万大军与之对战有多少胜算。”

    想了想顾青道:“殿下,不如把郑州城的兵力也调过来,郑州巡抚应是可信的。”

    “郑州与常州相邻,郑州巡抚却对常州的情况一点不知情,未上过一封折子禀报常州的情况,就算郑州巡抚没有与常州官员勾结,也不是什么能顶事的,不可指望他们帮忙,他们不拖后腿便是省去了孤的麻烦。”商昭轻哼。

    “此处与之前在江南时情况差不多,这次也让我们三兄弟和顾叔他们一起进城,先把地方官员捉住,其他事情便好办了。”二郎提议。

    宋长乐在一旁蠢蠢欲动,她也想跟着先进城,以她的瞳术,定能把城内的情况探个一清二楚,还能避开不必要的危险,事半功倍。

    商昭现在就是很后悔,早知道就不该带七七出来,哪里有危险她就喜欢往哪里凑,他还有些管不住她,对她凶不起来,很是头疼。

    “阿昭你别把我当小孩子呀,这几年我功夫长进好多,一般人也打不过我,进城后身边有三个哥哥和顾叔关姨他们护着,出不了事。”

    宋长乐颇为苦恼,阿昭总是把她当瓷娃娃般护着,生怕她磕着碰着,她哪里有那么脆弱,她可是有金手指的人,不把实力发挥出来,尽躲在大家后面装鹌鹑算怎么回事?

    “七七若执意要进城,那孤就陪着你。”商昭语气坚决。

    宋长乐瞥了眼顾青和关玲几人,显然他们都不希望太子进城冒险,若她带着阿昭进城,出了意外,那她就成千古罪人喽。

    “那我去城门口探一探,不进城内,把城内的情况大略摸清楚,二哥你们进去了也能顺利一点。”

    常州城的舆图商昭是有的,再有宋长乐的瞳术探清城内情况,确实能避免许多麻烦。

    商昭没有再反驳,城楼上有官兵守城,白天行事不便,只能等到晚上再行动。

    是夜。

    “进城后先去据点找到密探,如果那些探子没出事,你们在城内行事会更顺利。”商昭交代完,便带着一行人悄悄来到城楼下。

    宋长乐隔着城门往里扫视,她一边看一边叙述,叶长州把重点都记录下来。

    两刻钟后,宋长乐收回视线,低声询问:“二哥都记好没,城内有不少巡逻兵,你们进城后小心避开,千万别被发现。”

    哪里有巡逻兵,隔多久巡逻一次这些细节暂时未来得及探清,就按皇城的巡逻次数来掐算,到时只要小心应付,应该不会轻易曝露行踪。

    顾青关玲,二郎三兄弟还有二十个暗卫,拢共二十五个人,个个是高手,进城后完成任务有七成的胜算。

    “常州城有些大,我扫视这么久,居然都未发现太上皇和秦先生的行踪,连霍老头也没看见,也不知他们现下什么个情况。”宋长乐靠在商昭身旁用气音嘀咕。

    商昭低头看了眼七七的发顶刚好抵在他的下巴处,说话时温热的气息时不时喷在他的脖劲处,微痒微麻,让他感觉有些不自在,倾长的身子也有些僵硬。

    宋长乐没发现某人的异样,抬头用瞳术看着顾青一行人把守城楼的官兵一一放倒,无声无息的解决了所有守城兵。

    随后顾青等人把城楼上的死人扔下来,下面的人早已准备好,飞快把死人抬走,没一会儿几十个将士便换上了守城兵的制服,随后这些人全部爬上城楼,顶替原来的守城兵。

    也就是说现在城楼上的都是商昭的人,只要他想进城,随时可以让人开城门进去,当然暂时不急,还是要先把城内的情况查探清楚后再行动。

    “顾叔他们速度很快,已经朝府衙去了,府衙离城门超过十里,我看不清了,咱先回去歇息吧,站在这等着也不是办法。”宋长乐打了个呵欠,总不能站在城门口盯一夜,还是回去补觉吧。

    常州城内。

    霍老头正躺在离府衙不远的一个小院的房间内,突然双眼一睁,夜色中眸光一闪,耳朵竖起听了片刻,便一掀棉被,悄然跃上屋顶。

    上了屋顶果然看到一群二十多个黑色劲衣打扮的高手正快速的往府衙方向移动,霍老头抬手摸了摸下巴,正眯眼瞅着某个身影仔细辨认。

    突然冲在最前头的那个身材高大挺拔的青年身形一顿,猛的回头望过来,虽然隔的有点远,但二郎还是模糊认出了霍老头,心中一喜,立刻转身掠过来。

    霍老头双眼一凛,正要出手,二郎低声喊道:“霍师父真的是你,我是二郎。”

    “臭小子果真是你,你们来了就好,老头子被困在城中都快秃头了,商老头失踪了,急死我了。”霍老头压低声碎碎念。

    “嘘,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霍师父咱们找个安全的地方详说。”二郎做了个打住的手势。

    “你们跟我来。”霍老头说完转身跃下。

    顾青等人这会儿也认出了霍老头,便暂且打消了去府衙的计划,跟着霍老头去了他藏身的院子。

    一行人进了屋,也未点灯,就着夜色围在一起低声说话。

    “这院子离府衙如此近,太上皇莫不是就关在府衙,常州官员果然想造反。”四郎最先打破沉默。

    霍老头摇头,“太上皇不在府衙,我也不知道他被人带到何处去了,无处可找,只能守在府衙附近看能不能找到线索。”

    这院子是太上皇的密探的据点,密探全部去找太上皇的下落了,只留了霍老头一人在此,常州城早已被官府完全探制住。

    想在城内找人困难重重,一不小心就会有生命危险。

    “常州知府到底想干嘛,拥兵自立,想当皇帝?”二郎的一张俊脸在黑暗中被窗外的月光照的忽明忽暗。

    “八成是这样无疑,只是不知这位知府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异心。”霍老头半阖着眼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