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科幻灵异 > 大反派也有春天2 > 1.452 兽血法环
    与此同时,收到消息的树荫女族长荆棘花冠·爱欧拉携部落女巫会长老安尼斯、海尔吉,经由金树传送抵达了灰岩城堡。

    “日安,我的大人。”『荆棘法环』和“索恩金树”的双重加持,让爱欧拉族长和她的树荫部落以及娜米拉女巫会,都成为领主大人可以信赖的力量。甚是驱散了在旷野中侵染的湮灭气息,各个光彩照人,尤其是拥有高精灵血统的树荫女族长荆棘花冠·爱欧拉,更显风姿妖艳。果然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孤儿岩上的乌鸦鬼婆,你们听说过吗?”越发雍容大度的领主大人,在恢弘的大厅接见了她们。

    “当然,我的大人。”荆棘花冠·爱欧拉笑道:“有三个?还是四个女巫组成的孤儿岩部落。她们是格林莫利命运女巫会成员。”

    “啊……”领主大人与之相关的记忆拷贝随之凭空涌现。显然他曾经历过与之相关的冒险。

    格林莫利命运女巫(Glenmoril Wyrd),是一个崇敬自然的松散女巫团体。成员主要由不同种族的人类构成,偶尔会有乌鸦鬼婆和拉弥亚。

    拉弥亚(Lamia),一种分布于泰姆瑞尔南方三省的瓦伦森林和黑沼泽地区,以及北方落锤湿地绿洲地区的奇特生物。拉弥亚的形象很像是女性和蛇的结合体,皮肤呈绿色或红色,已知的拉弥亚只有雌性外貌,但却能通过产卵繁殖后代,并且对自己的蛋都有母亲般极强的保护欲,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拉弥亚平日主要栖息在湖泊,沼泽,河流或者湿地中,很少冒险上岸,也轻易不会打扰外人。虽然被斥为怪物,但拉弥亚其实拥有较高智商,它们会说人语,有的还会搜集珠宝来装饰自己,甚至在有些拉弥亚族群中出现了信仰,信仰着某种被称为“卵母”(Egg Mother)和“原初之卵”(The Great Egg)的存在。拉弥亚通常呈几十只一起的大群生活,由一只最强大的拉弥亚女皇统领。在战斗时,除了利用与生俱来的爪牙,拉弥亚还会发出一种足以破坏神经的尖锐音波,部分拉弥亚还会释放强大闪电魔法。此外,她们和蛇还有极其亲密的关系,不少拉弥亚都会豢养巨蛇作为宠物。类似于魔兽中的“娜迦”这个种族。

    格林莫利命运女巫团,顾名思义不接受男人。有学者猜测村民把不需要的女孩送给她们从而让女巫的人数维持稳定。命运女巫喜欢生活在荒野中,远离文明。她们主要崇拜迪德拉猎神海尔辛。格林莫利命运女巫的数量很少,但分布相当广泛,从天际到高岩都有她们的踪迹。

    同样是格林莫利命运女巫,内部却分为不同的派系。而且不同派系所使用的魔法的侧重点也各不相同。但命运女巫最为人所知的能力是治愈狼化症和吸血症。

    据说在3E 433年,一名居住在尼本奈盆地的德拉克洛(Drakelowe)地区的退休女巫,制造出一种药剂治愈了斯金嘉德的罗娜·哈西多尔伯爵夫人(Countess Rona Hassildor)的吸血症。

    据信在3E 427年血月预言(Bloodmoon Prophecy)期间,从西罗帝尔逃离的格林莫利命运女巫辗转抵达了索瑟海姆岛。三名布莱顿成员艾蒂恩(Ettiene)、法莱斯(Fallaise)和伊索贝尔(Isobel)在岛上的幽暗洞穴(Gloomy Cave)里搭建营地,她们向来到瑟隆德祭坛(Altar of Thrond)前的人提供治愈狼化症的方法,但需要用无辜者的生命换取。然而据信她们还有一卷能直接治愈狼化症的魔法卷轴,但却不轻易使用。

    之前的某个时期,格林莫利命运女巫位于天际的支系与雪漫战友团达成协议。此后数百年,战友团都遇到狼人问题。许多高阶成员选择成为狼人,并在内部圈子里形成了一种传统。虽然狼化受到一些成员的欢迎,但这也让他们死后进入海尔辛的狩猎场,而不是传统意义上「握剑而亡」诺德人向往的天堂——松嘉德。

    4E 201年,位于佛克瑞斯领的女巫团成了天际最后的格林莫利命运女巫。所有成员都是乌鸦鬼婆的形态。千年龙破发生前的某个时段,时任战友团先驱的科德拉克·白鬃想要找到治愈狼化症的方法。他让还只是一个冒险新人的最后的龙裔吴尘和他的追随者沉睡女巨人·艾丽西娅夷平了女巫团,用她们的头来治愈。

    但是,领主大人并没有按照科德拉克·白鬃告诉他的方法,在伊斯格拉默之墓的仪式火盆里燃烧女巫的头颅,治愈狼化症。而是放过了天际最后的命运女巫,远赴索瑟海姆岛上的幽暗洞穴,抄录了治愈狼化症的魔法卷轴,完成了对科德拉克·白鬃的救赎。

    “我的天!”听完领主大人对过往冒险经历的追忆,荆棘花冠·爱欧拉满脸的震惊:“我的大人,您抄录了格林莫利命运女巫的《狼化症治愈卷轴》?”

    “是啊。”吴尘对自己这段凭空涌现的记忆拷贝也是满满的钦佩啊。

    “您真的知道《治愈卷轴》的价值吗?”荆棘花冠·爱欧拉又试着追问。

    “我只抄录了一份。”领主大人显然明白爱欧拉的想法:“已知所有兽化人都与猎神海尔辛有关:狼人、蝠人、熊人,野猪人(Wereboar)、鳄鱼人(Werecrocodile)、狮人(Werelion)、鲨鱼人(Wereshark)、秃鹫人(Werevulture)。如果都能找到治愈方法,而且抄掠成《治愈卷轴》,大肆贩卖,你觉得是好还是坏?”

    “参考格林莫利命运女巫们的下场,显然触怒了魔神海尔辛的《治愈卷轴》,并不是什么好事情。”荆棘花冠·爱欧拉理解了。

    “说的对啊。除非将对猎神海尔辛的信仰转化成另一种形式,而不是直接切断猎人或兽化人对猎神海尔辛的信仰。”吴尘语透深意。这也是法环的强大之处。

    “就像大人正全力铸造的『龙破法环(生命与时间之环)』能将对圣灵和魔神的信仰,转化成另一种形式。”荆棘花冠·爱欧拉一语中的。她终于理解了《金树律法》无边无际、无法预知的强大。

    “所以,我才要在乌鸦鬼婆们的身上镌刻一个崭新的法环。让她们在猎神赋予的‘魔神之力’下,治愈狼化症和吸血症。并恢复或者说转化成人类形态。”吴尘说出自己的目的。

    简单来说,格林莫利命运女巫先前是没有获得猎神海尔辛的授权,为一己之私,擅自盗用神力。被领主大人赋予法环后,就会得到猎神海尔辛的授权,获得“猎神之力”的正版使用权限。

    法环镌刻前后,前面乌鸦鬼婆的私自盗用有违律法,后面获得猎神的授权受律法保护。一前一后,显然是判若云泥的天壤之别(大人,您果然是东方的共和思维)。

    “这个新法环叫什么?”听完领主大人的述说,荆棘花冠·爱欧拉兴趣十足。

    “兽血法环(李察·震撼·刘:会沸腾吗?)。”领主大人已经在脑海中将崭新的法环构思完成,并环环相扣,自行运转。

    『兽血法环』:「秘火之心环」+「兽化形环」+「换肤者命环」+「金树上环」+「血月赐环」+「魔能手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