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综合小说 > 一心搞事业的我渣了九个反派大佬 > 第187章 大佬们接二连三来敲门(上)

第187章 大佬们接二连三来敲门(上)

    打完脑袋,她又龇牙咧嘴的使劲掐住它脖子,“狗男人,掐死你!掐死你!”

    剪瞳明白了,小师妹这是要把心里的气都发泄在“我是白玉”布偶上。

    他不禁跃跃欲试了。

    而随着剪瞳的加入,初九凝也玩得更疯了。

    飞羽看呆的同时还有点同情起布偶了,被两个疯子又撕又扯又咬的,布偶要是有痛感,肯定会疼死吧?

    初九凝突然说,“二师兄,你走开一下。”

    剪瞳立刻让到一旁,初九凝一屁股墩坐到布偶身上,一只手抓着它脖子,照着它的脸就是一顿巴掌输出。

    最后她更是抓着布偶一站而起,然后旋转一圈,布偶便被她丢飞上天。

    落下之际,她看准时机,脚用力一蹬,再踩了下石桌借力,跃起一个飞踹,落到半空的布偶便又被她踹飞。

    她自认姿势帅气的落地,然后一脸得意洋洋的看着飞羽和剪瞳,“两位师兄,刚才我酷吗?”

    飞羽一副不知道说什么好的轻咳一声。

    剪瞳表情亦是比哭还难看,小声回,“小师妹,酷是挺酷的,就是看到的不止我们俩......”

    初九凝:???

    她猛然一个回头,便看见大佬们此刻正整齐的站在房门口看着她,更要命的是,她刚才踹飞的布偶就落在大佬们身前不到三米的距离。

    其实大佬们从她像个疯子一样狂扇布偶巴掌时就在看的了,起初大佬们还以为她是不是发病?

    直到写着“我是白玉”的布偶被踹飞到他们面前,他们才知道她刚才不是在发病,而是在发疯。

    幸好白玉还在里面陪着“初九凝”,没能看见这幕,不然,估计她身上的相思豆真的是永远别想解了。

    天知道,初九凝此刻觉得自己天灵盖都有些发麻。

    她僵硬的把头转回来,看着剪瞳,手“啪”的打在自己刚才用来踹飞布偶的腿上。

    “二师兄,我刚才跪得腿麻了,伸展过后果然好多了呢。”

    说完,她腿软得真的跪了,眼巴巴的望着剪瞳,用唇语说:“二师兄,你还不快去帮我把娃娃捡回来。”

    剪瞳指了指自己?她双手合十,连连点头。

    剪瞳望一眼站在门口气压低得可怕的大佬们,想拒绝,于是偏头看一眼飞羽。

    飞羽适时的偏开头没对上他看过来的目光。

    初九凝此刻是真的腿软,她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能不停地给剪瞳使眼色。

    剪瞳咬咬牙,决定拼了。

    他硬着头皮走过去,先是恭敬地朝君栩行礼,“见过师尊。”

    完后,他伸出发抖的手,顶着巨大的压力,愣是艰难的弯下腰,抓住了布偶一只圆圆的脚,然后机械的转身,把布偶拖回到初九凝身边。

    初九凝赶紧动作利落的把布偶塞回自己的储物袋。

    漫长的过了一分钟后,飞羽朝她走过来,“起来吧,他们走了。”

    初九凝首先回眸确认了一下,见门口真的没有人了,她整个人一下软瘫如泥坐在地上。

    剪瞳和飞羽各拉着她一只手臂,将她拉到石凳上坐着。

    她还在慢慢灵魂归位时,剪瞳忽然学她大声叫了一句,“卧槽!”

    初九凝还以为是大佬们又折回来了,刚回来的一点魂魄又被吓得一下升了天。

    飞羽也突然意识到什么,和剪瞳对视一眼,然后望向初九凝。

    “小师妹,刚才我和师弟扶了你的手臂,你没有叫痛?”

    “对啊!”剪瞳的语气明显比飞羽更惊讶。

    额......刚才被大佬们吓得忘记装了,她只能故作惊喜的又摸了下他们的手。

    “真的诶?!真的不会痛了!真是太好了。”

    飞羽却觉得她脸虽然在笑,但眼里根本没有惊喜之意,不过他向来看穿不拆穿。

    他偏头看向剪瞳,“师弟,我们去找师尊吧。那小师妹你......”

    她摇了摇手,“两位师兄,你们去吧,我留下来照顾初九凝姑娘。”

    但其实飞羽和剪瞳他们一走,她就直接回房休息去了。

    回到房间,她疲惫的爬上床准备睡了,可刚闭上眼睛,哪个不长眼的就来敲门了。

    她觉得十有八九是越安,所以就算她很不想起来,也不得不起来去给他开门。

    可拉开门却发现是居临渊。

    居临渊见她不请自己进屋,说,“确定不请我进去,就让我站在这外面和你说话?我个子本就高大,很显眼的。”

    额,他这话说得......

    她无奈叹口气,让到一边,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居临渊跨步进屋,还不忘顺手帮她把门关上。

    见她整个人蔫蔫的,像打了霜的庄稼,下意识抬手想摸她额头,可就要触碰到时,他想起她身上的相思豆,遂又把手收了回去。

    “凝儿,你是不是不舒服?”

    初九凝当然知道他刚才应该是想摸她额头,看是不是生病了。

    见他自觉的又把手收了回去,她也什么都没说。

    走到桌边给他倒了杯茶,“来者是客,喝茶。”

    居临渊想起刚才她打布偶的疯样,抿唇浅笑坐下接过她递来的茶喝了一口。

    “凝儿可是因为刚才打布偶打得太累了,所以才这么蔫头巴脑的?”

    初九凝嘟了嘟嘴,“居王爷,你就别打趣我了!”

    她好不容易忘记了呢,结果他又提醒她,让她想起先前那尴尬到让她觉得痛苦的一幕。

    居临渊抿抿唇,“好吧,我来其实就是想问......”

    他话未说完,门口又传来敲门声。

    初九凝赶紧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居临渊配合的没有出声。

    “是谁啊?”初九凝对着门口问。

    然门外的人不回答,只是再次叩了三下。

    初九凝觉得这次肯定是越安,一时情急,她来不及多想,拉起居临渊就往里间走。

    边走边往门口回了句,“等一下下,我穿衣服。”

    居临渊惊讶地看着她牵着他的手,她居然没有叫痛?

    但此刻,初九凝根本不在意这个,她目光快速的看了一圈,然后把居临渊推到角落衣柜后面。

    “居王爷,委屈你在这躲一下,谢谢谢谢。”

    哼,她一连着说四个谢字,是怕他不配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