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综合小说 > 一心搞事业的我渣了九个反派大佬 > 第189章 大佬们早就看穿她了?

第189章 大佬们早就看穿她了?

    里间的居临渊和落梨忍住想揍白玉的冲动,无语的给了他一眼。

    他的玉佩什么时候掉不好,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掉落。

    幸好落梨机智的赶紧学猫叫了两声,“喵---喵---”

    白玉一脸鄙视的横眼看他,至于吗?怎么搞得越安才是正宫,他们三反而像被捉奸的奸夫,那么见不得人呢?

    但居临渊和落梨只是不想轩辕雪是真初九凝的身份暴露。

    如今既出了个假货,正好可以让其他大佬把假货当成宝,他们只需要默默守在真初九凝身后,就能轻而易举的让情敌们被自然淘汰。

    外间,初九凝为了阻止越安进去里间,在听见落梨学的两声猫叫后,适时说:

    “哥哥,哪里有人?可能是野猫进来把什么东西碰到摔了。”

    越安则回她,“那我正好把野猫赶出去。”

    初九凝很想再阻拦,但知道这样做越发显得自己此地无银三百两,就在她准备故技重施,假装自己肚子疼,脑袋疼时,门口再次传来叩门声。

    她微啊着嘴,心想,卧槽!这又是谁来了?

    就差临门一脚就进到里间的越安听见叩门声,当即停在原地不动,偏头望向门口的方向。

    初九凝紧张的问了句,“谁啊?”

    “小师妹,当然是我,师尊让我过来找你,带你去见他。”门外的剪瞳大咧咧道。

    初九凝听见是剪瞳,松了口长气的同时,跑过去抱住越安一只手臂。

    “走吧,哥哥陪我一起去。”

    越安轻皱了皱眉,他下意识本想拒绝,但转念想到她是不是因为害怕,所以希望他能陪着自己?

    毕竟君栩对她而言,是她的灭族仇人,犹豫一秒后他还是选择答应了。

    见他答应,初九凝心里悬着的石头也终于落了地,赶紧拽着他往门口走。

    越安这时候隐隐感觉她好像只是不希望他留下而已?错觉吗?

    等初九凝打开门后,本来眉眼含笑的剪瞳却瞬间变了脸。

    “他为什么在?”

    这个他自然是指越安。

    初九凝转移话题问,“二师兄,你知道掌门师尊找我是什么事吗?”

    剪瞳耸耸肩,“我也不知道啊。”

    走在去的路上,初九凝则拧眉在想落梨的事。

    落梨又是怎么知道她其实才是初九凝的?就凭之前在花族时的一个眼神吗?

    这也太扯了!

    小雪人:宿主,哪里扯了?深爱一个人,别说只是一个眼神,哪怕一个背影也能马上认出来。要不是天道把他们记忆中的你消了音,早在一开始你就能因为声音掉马了。

    初九凝撇嘴:那照你这么说,其他大佬不会也早就认出我了,只是没拆穿我而已?

    不是吧?不可能吧?不带把人这么当傻子玩的!

    想象被她渣了的九个大佬,早在一开始就已经认出她是那个渣了他们的始作俑者。

    但是不动声色,就默默像看猴一样看着她上蹿下跳,呵,所以,她才是最大的大冤种!!!

    小雪人:宿主,你有没有发现,其实大佬们个个嘴上说着要杀了你,暗戳戳的都想独占你才对!置之死地而后生。

    小雪人:还有所谓的发心誓,怕不是他们个个都想着,就算我得不到,你们谁也别想和她在一起。

    啧,这样越想越愁,她整张小脸的五官都皱到了一起。

    没意思!很没意思!原来小丑竟是她自己!

    她忽然停住脚步,脸上带着几分愤懑。

    “我不去了!”

    越安和剪瞳都懵了,她这突然的怒气是从何而来啊?

    “小师妹,为什么啊?”

    “什么为什么?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她愤愤丢下这句,转身就要走。

    越安拦住她,“小雪,到底怎么了?”

    他不在乎她去不去,他在乎的是,她为什么突然闹起了脾气?

    初九凝郁闷的吐口长气,“我想静静。”

    “静静是谁?”剪瞳问。

    她无语的回头看他一眼,“静静是缓缓的妹妹,明白吗?”

    “那缓缓又是谁?”剪瞳追问。

    她翻个白眼深吸口气,“都是隔壁家老王的女儿!也别再问我谁是隔壁老王,我就是想一个人静静,缓缓,明白了吗?”

    明白是明白了,但是为什么这么突然呢?

    剪瞳一脸懵逼的偏头看向越安,“是我们刚才说了什么惹到她了吗?”

    越安摇头,“可是我们刚才都没说话。”

    剪瞳揣着下巴,眼睛眯成一条线横着看他,“那肯定是看你不顺眼。”

    “不想挨揍就闭嘴!”越安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剪瞳啧啧嘴,这下咋搞,他怎么回去跟师尊交代呢?

    飞羽见他一个人回来,问,“师弟,小师妹呢?”

    剪瞳恭敬地行了行礼,“回师尊,大师兄,小师妹她病了,不舒服,所以……”

    “病了?怎么突然就病了?”飞羽想着,这不是才刚分别没多久吗?她就病了?

    君栩叫剪瞳去带初九凝过来,本是想跟她说,等她最后帮易连心找回东西后,就让她重新做回他的亲传弟子的。

    既然她病得这么巧,他还是重新再考虑下吧。

    初九凝要是知道了,又得捶胸顿足了。

    不过她现在心情的确不佳,特别是想到大佬们可能早就看穿了她,只是没拆穿而已,她就觉得没意思,活得没意思了。

    小雪人:宿主,这些都只是你的猜测而已,你不要自暴自弃嘛。

    唉。没意思。

    小雪人:宿主!振作起来啊!

    唉。没意思。

    小雪人:宿主,你这样放弃治疗的样子才是真的没意思!

    唉。没意思就没意思吧。

    小雪人:看来你应该是emo了。

    唉……反正剩下最后一个了,随便做完任务算了吧。

    小雪人暗吐口长气:可不就是嘛。

    这样想初九凝的总算燃起了那么一丢丢的斗志。

    然大晚上的她走着走着,忽然看见不远处的水亭里站了两个人,唔,正是宋祈夜和冒牌货。

    她想往另一条小路避开时,小雪人说:宿主,你难道不想听听他们说了什么吗?

    啧,可恶的小雪人,这是在故意引诱她。

    作者说:

    我卡文了,写得很不顺,先一更吧,晚上努力再更一章,明天的三更今天晚上努力码出来明天早点更新。

    感谢理解,笔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