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综合小说 > 玄学在手,旺夫我有 > 第191章 惊险的新婚夜
    跟双亲交待完黎家的事,赵云璟这才回房,周慕娇也才刚几个孩子做完思想工作,两人在新房相遇,都无奈一笑。

    “几个孩子承受能力不错,不过十八可能是吓着了,一直搂着我脖子……”周慕娇轻叹。

    不仅是搂着她脖子,还哭了,嚷着不要死,嚷着要回桃花村,不住大房子了,不做大小姐了,说自已宁愿天天上山打猎,说着说着,又讲在村里会饿肚子,她不想饿肚子……

    童言无忌,听着就又好笑又心酸。

    周慕娇到赵家之后,赵家人便再没有饿过肚子,可是那种肚子饿到想死的感觉已经深入了他们的灵魂,已经变成了一种本能的恐惧。

    “爹和娘都是讲理之人,知道你是黎家后人之后,没有怪责你瞒着身份,反倒一直说亏待你了。”赵云璟拉住她手,“阿娇,这些年你辛苦了,以后,由我守护你吧。”

    今晚是他们的新婚夜,但外头还在吵吵闹闹的,两人也心力俱疲,实在没心思去做别的了,就喝了杯交杯酒,就洗洗睡了。

    今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明天只怕还得忙。

    夜半,赵云璟突然醒了。

    月光从窗口洒进来,落了一缕在周慕娇脸上,衬得她的脸更加柔和,看着她,神话传说中描述的仙女就开始具象化,每一个都是她。

    赵云璟轻轻吻过她的眼睛,每一下,都十分轻柔,生怕惊忧了她的美梦。

    赵家收拾了大半夜,快天亮时才终于归于寂静。

    一大早,赵大婶就醒了,她坐在亭子里,闭上眼,便感觉到四面院墙上伏着无数的弓箭手,她后背发凉,连忙抱紧了柱子。

    赵大叔走过来,挨着她坐下,两人忧心忡忡地坐了一会,赵大婶说:“我做了一晚上恶梦,一闭上眼,眼前都是鲜血。”

    “要不我们搬回旧家吧,这里刚住进来没几天就发生这么大的事,一看就不吉利,而且搬回去住,老太太就不用动了,那房子我们也熟,哪有机关哪可以躲,我们都知道。”赵大婶抱紧了赵大叔的胳膊,“初六初九还有十八还那么小,如果出点什么事,那该怎么办啊?”

    “可是旁边就是黎宅,要是黎大人沉冤得雪,以后老太太就能住回黎府了,到时候两家还是靠在一起。”

    “那谁知道皇上是真重审还是假重审呢?”

    夫妻两人整个早上都坐立不安,好不容易看到赵云璟和周慕娇从他们的院子出来,赶紧扬声:“云璟,阿娇,你们过来!”

    将担忧与建议跟两人说明,赵大叔讲:“阿娇,爹娘也不是怪你的意思,就是吧,这宅子终究不是我们住习惯的,我们没有安全感。”

    周慕娇点头:“这不是自已一手改造的地方,确实是没有安全感,昨晚我就睡得不太好。”

    这话一出,赵氏夫妻都尴尬地别开脸,周慕娇顿了顿:“怎么了?”

    赵云璟咳了一声,接过话头:“不过这状元府是皇上亲赐的,我们搬回去,就是对皇上的安排不满,只怕会落人口实,而且昨晚,皇上其实很生气,我们搬回去,相当于是打他的脸了,另外,黎家的案子还没传出重审的消息,我们最好还是别轻举妄动。爹,娘,我们现阶段不好搬动,不过倒是可以将这宅子按照自已的喜好来改造一下。”

    赵大叔张了张嘴,赵大婶马上道:“我早就不喜欢那些门和窗的样子了,赵大海,门窗的样式你琢磨琢磨,看看哪种样式好看,另外,那些亭子之类的,也得装上卷匣帘或者推拉门,太阳大了挡太阳,风大雨大雪大可以挡风挡雨挡雪,这四面空空的,除了夏天早上来坐一回,这亭子都没得用处……”

    “我打算建一座小楼。”

    周慕娇说,“三层的,图纸我今晚就画,要是爹娘也喜欢我那风格,那就多建一座,要是不喜欢,那就重新装修一下你们的院子。另外初六初九他们十五岁之前,我觉得他们还是住一起比较好,等到成亲了再分院子,院子外头不变,也改成小楼的模样,你们觉得怎么样?”

    赵云璟补充:“另外,要是皇上把黎宅还给了阿娇,这两府中间也可以开个拱门,嗯,两府中间,还是得办个小学堂,供家里六岁以下的孩子读书用,平时里孩子们也可以呆在小学堂那开开会做做游戏,虽不能常常出府玩,感情还是不能淡的……”

    四人商议了一通,几个孩子也寻摸着过来了,大家全在,也就在亭子里用早饭了,一家人像在桃花村一样吃饭说笑,热闹得不行。

    “要是小五和小九在就好了……”十八放下碗,“我好想小五哥和小九弟弟啊,不知道他们昨天晚上有没有被吓坏,回去之后有没有哭……”

    话音刚落,外头便传来小五的声音:“我才没有哭!姐姐姐夫,我和小九来蹭吃蹭住了!”

    “还有我这个老婆子。”

    黎老太太和江雾渔一起出现,江雾渔声音洪亮:“亲家,我带着老娘和侄子们过来住,你们欢不欢迎啊?不欢迎也没办法,我们把行李都收拾好了,晌午就搬过来!”

    小五和小九已经跟十八他们抱一起吱吱喳喳了,管家赶紧让人添碗筷,周慕娇和赵云璟则是同时去搀黎老太太。

    赵大婶说:“我们刚还说着想搬回去旧宅子住呢,这新宅子这么多天了,我也还没住习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现在反应过来了,是少了老太太您啊!江大哥,你们能搬过来,实在是太好了。等皇上查明真相,还了黎家的清白,隔壁这宅子肯定会还给你们的,到时候老太太要是想回去住,那就跟从前一样,两家蹭打一道门,怎么样?”

    黎老太太哈哈大笑:“好!那老身就厚着脸皮住下了!”

    晌午时分,黎老太太和江雾渔的东西便运过来了,加上佣人护院,也有浩浩荡荡的一二十人,动静这么大,街坊邻居自然知晓了。

    赵云璟和周慕娇刚刚新婚,三朝还没回门呢,黎老太太就先搬过来了,这事他们两家不觉得有什么,倒是外头有很多不赞同的声音,说是这黎老太太活了一辈子,一点礼数也不懂。

    对此,黎老太太只当没听到,其他人听到了也只是笑笑。

    旁人如何说,关他们什么事?人家两方当事人乐意,其他人得学会闭嘴。

    快到傍晚时,江雾渔突然从外头冲回来,一脸焦急,周慕娇赶紧迎上去:“江叔,出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