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高山之巅,我的放牧生涯 > 第209章 山崩地裂
    “好的,你自己也要多当心。”

    古丽丹无条件信任秦西风,对方不可能开这种玩笑,于是她赶紧起来,去把阿爸阿妈叫醒。

    秦西风结束了和古丽丹的通话,随即又呼叫了拉迪尔。他现在手上有多部闲置的对讲机,所以就给拉迪尔配了一部。

    主要是为了方便联系,这不是就派上了大用场嘛。

    拉迪尔倒是很快就接通了通讯,秦西风还是一样的说辞,让对方通知村里人,最好从屋里出来躲避一下。外面的气温比较低,可以去畜棚呀,新型畜棚可比村民的房子结实多了。

    结束了通话,秦西风准备过一会去古丽丹家。

    过了不到半小时,远处忽然传来了一种很沉闷的声响,由远及近,声音越来越大。这种声音,秦西风从未听到过,让人不由自主的会感到恐惧。

    随即,地面开始抖动,地下的能量终于宣泄到了地表。

    地震了。

    大地在晃动,秦西风没站稳,差点摔在了地上。不过他很快稳住重心,蹲在了毡房的角落里。

    毡房还是有好处的,起码在这个时候能多一些安全感。即便是毡房倒了,对于人体的伤害也会很小,或者基本没有伤害。

    地震持续的时间不长,在他的感觉中大概只有几分钟。

    感觉晃动停了下来,秦西风赶紧起身跑出了门外。他的毡房都没什么大问题,稍微有点倾斜,但还不至于倒塌。

    不过牧羊犬和哈熊的窝已经不存在了,好在它们早都跑了出来,没受到什么影响。

    猎鹰不知道飞去哪儿了,鹰架倒在了地上。牧羊犬和小哈熊看到秦西风,它们立刻就跑了过来,围着他吼叫个不停。

    “没事了,你们呆在空地上别动。”

    秦西风挨个拍了拍了这些家伙,然后就赶紧去解开马缰绳。两匹坐骑都有一点受惊的迹象,在秦西风的安抚下,也逐渐安静了下来。

    可就在此时,第二波震动又来了。

    这一次地震的强度要稍逊第一次,但持续的时间要长一点。牧羊犬和小哈熊挤在一起,两匹马在秦西风的牵引下卧在了地上。

    远处传来轰隆隆的巨大声响,不是打雷,却比打雷更震撼人心。

    秦西风等晃动停止之后,赶紧去拿上强光手电,骑着自己的野马坐骑就直奔古丽丹的家。阿爸阿妈以及大哥大嫂目前都还在县城,他这会最担心的就是古丽丹。

    “古丽丹,你怎么样?”

    秦西风心急如火,在半道上就掏出对讲机呼叫了古丽丹。

    “我没事,西风,你不用过来,自己在家呆着就好。”

    古丽丹很快回话,她担心秦西风在路上遇到危险,所以让他不要乱跑,还是呆在原地不动安全一些。

    “嗯,知道了。”

    秦西风随即挂断了通讯,很快就到了古丽丹家。

    此时古丽丹正和她父母在一起,家里的毡房有点歪斜,屋里的物品显得有些凌乱。不过人都没事,这就是最大的好消息。

    “古丽丹,你陪着二老,哪都别去。我一个人去畜栏看看,有什么事再呼叫你。”

    秦西风顾不上多说什么,随即去了古丽丹家的畜栏。

    古丽丹家里之前也更换了新型畜棚,这种畜棚轻便结实、坚固耐用,果然抵抗住了这一次的地震侵袭。牲畜受到了些惊扰,但总体没什么大问题。

    他转了一圈,便转身离开,去了自家的畜栏。

    家里的畜棚,质量更加好,牲畜也都安然无恙。这让秦西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这才想起村里的情况不知道咋样,刚把对讲机掏出来,对讲机就响了。

    “西风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拉迪尔,村里的情况如何?”

    “村里倒了几座房子,我们正在进行救援......”

    拉迪尔的语气很焦急,他去通知村民的时候,有些人根本就不相信会有地震。如果是亚提克或者秦西风亲自上门劝说,人家或许会听从建议,但拉迪尔显然没有这个威望。

    结果,村里垮塌的十几座房子当中,就有两家的人员尚未撤离。

    这下子都困在废墟里了,生死不知。拉迪尔让秦西风赶紧带上医药箱过去,村里还有其他的伤员,需要尽快得到救治。

    没办法,村里没有医生,只能让秦西风这个兽医上阵了。

    秦西风回到住处,带上了必备的药物和器械,然后开着一台拖拉机就去了村里。拖拉机在救援的时候或许有用,机械的力量总归是强于人力和畜力的。

    这一忙活就是一夜。

    村里有十几个人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但好在都属于轻伤的范畴。被压在废墟里的村民也都救了出来,他们的命还真大,除了有一人受伤较重之外,其他几个居然都是轻伤。

    “伤员必须马上送到乡里去,也可能要送到县城。事不宜迟,赶紧走。”

    轻伤,秦西风可以处置,但重伤就不行了。

    他安排拉迪尔带着村里的几个年轻人,马上把重伤员送到乡里去。村里的人都表示赞同,重伤员的亲属也一样,于是大家就去做准备。

    山路难行,运送伤员只能用软兜,运输工具当然就是牦牛了。

    “拉迪尔,伤员肯定要送去县里的,乡里没有必需的医疗条件。你忙完这件事后,去县医院看看我阿爸他们的情况,然后抓紧时间回来告诉我。”

    秦西风很担心家人的安危,但村里现在比较忙乱,亚提克不在,他就需要站出来稳定人心。所以,他让拉迪尔去打探家人的情况,只有知道家人都安全了,他才会松一口气。

    拉迪尔点点头,表示自己必定不负所托。

    等送运送伤员的队伍出发之后,秦西风和村里的几个老人把大家集中到一起。

    “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

    秦西风现在没时间和大家商量,因此他就直接开始作安排。

    “房屋结构没有受损的人家,你们马上回去再检查几遍,一定要确保安全。在安全的前提下,就可以回去休息了。

    房屋结构受损的人家,你们带上必备的物品,跟我去村外营地。那里只有10座毡房,不够的部分,大家想办法再搭建几座。”

    昨晚还有几次余震,但一次比一次的强度低,正常情况下应该没事了。

    这大冷天的,有条件的村民就可以回家去了。房屋受损的村民,可以临时住在村外营地。秦西风在那里有10座毡房,本来是用于接待游客的,现在刚好可以救急。

    “西风哥,我家有闲置的毡房,等会我会送过去。”

    张猛和老张头一商量,决定贡献出来一座毡房。实际上村民们大都过着半游牧的生活,谁家里还没有一两座毡房呢?

    有了张猛带头,还有不少人都表示可以把家里的毡房贡献出来,安置受灾的人家。

    秦西风带着一群人去了村外营地,张猛和一些年轻人随即送来了7座毡房,很快就搭建完毕。现在这里一共有17座毡房,足够用了。

    把受灾的村民安置好,秦西风带着猛子等人去了河谷地带。

    各家的畜栏里都有村民在忙碌,好在村里的人都陆续更换了新型畜棚,这一次的地震,牲畜基本上没有受到什么损失。

    反而是村里的老旧房屋倒塌了一些。

    “菲茹孜大婶,目前安置在村外营地的那些人家,缺少生活必需品。你带人到村里转一转,让大家支援他们一些。等县里的救灾物资到了,咱们再重新分配,好吧?”

    房屋倒塌的村民,有很多生活必需品都压在了废墟中,如果不是为了救人,现在暂时还顾不上清理废墟。但这些人总要生活的嘛,缺少的生活必需品只能在村里化缘。

    这件事由菲茹孜出面是最合适的。

    “你放心,这事儿就交给我。”

    菲茹孜也不推辞,当即带着一群大婶就去挨家挨户的做工作。

    村里的人还是很不错的,大家都愿意伸手帮助自己的乡亲,这个难题也很快得到了解决。

    现在大家看秦西风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正因为有他镇定自若的指挥,村里在灾后才能快速的安定下来。失去了住处的灾民也不至于挨饿受冻,村里的人心也能快速的稳定。

    中午。

    县里和乡里的领导就来到了村上。

    王干事见到秦西风,把他拉到了一边,说道:

    “西风,干的漂亮!这次地震的震中距离你们村最近,来之前领导还在担心,指不定你们村会变成啥样子呢。你是不知道啊,这一次地震的强度可不小,我们来的时候,就遇到了两处大裂缝。”

    乡里通往村里的道路在地震后出现了地裂的情况,虽然勉强可以绕路通过,但对正在修建的公路却造成了很大的破坏。

    县乡的领导在抵达村里之前,全都是忧心忡忡的,生怕地震会造成重大的人员、牲畜伤亡。

    结果到了村里一看,损失虽然不小,但没有人员死亡,受伤人员也得到了及时的救治。最让领导们感到高兴的是牲畜几乎没受到影响,更谈不上有多少损失。

    这一切,都和秦西风以及亚提克息息相关。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