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综合小说 > 惊!全家盼来的小福宝是玄学大佬 > 第一百三十五章 阿宸哥哥救命

第一百三十五章 阿宸哥哥救命

    “都别慌,给我稳住,阿宸将来的亲事要皇上和威远王都点头才作数,可不是他自己能说了算的。”大家族的公子和小姐成亲,九成九都是为了两家联姻,真正有感情的少之又少。

    正所谓娶妻娶贤,讲究的是门当户对;纳妾纳色,那些都是玩物,大部分连半个主子都算不上,没必要放在心上。

    佘家老太爷没想到外孙走到哪居然都带着那个小丫头,跟她说话语气轻柔,就连走路的步伐都配合对方,他和几个儿子对视一眼,自家的女孩们这是遇到劲敌啦!

    在佘府吃完饭就剩最后一家了,这次的黎予宸把时间安排在中午,吃完饭他们就出京城,边游山玩水边往杏花坳走。

    这次和黎予宸同行的还有一位擅长机关术的彭大师、擅长暗器的穆大师,还有一位据说当年差一点开了天眼的古大师,黎予宸希望自己尽快成长起来,回到京城亲自报仇,然后代替父亲镇守边关,让他回京享几年清福。

    路上古大师逗宝珠,问她愿不愿意拜自己为师,宝珠心里觉得好笑嘴上却说:“什么是瞳术啊,我不懂啊,等我问问爹娘,他们点头了我才可以拜师的。”

    “你这双眼睛大而有神,清澈明亮,很适合学习瞳术。”

    这一点宝珠比他清楚,自己有祖师爷和小十,把他们的本事学到手,再发挥自己的特长,足够用一辈子了。

    回去的路上黎予宸让车队慢些,有好吃的、好玩的就会带宝珠过去,走了半个月才到明云县。

    宝珠去餐馆看了三哥,给他和四哥留了一些吃的和用的,吃了顿饭,宝珠让十长老骑马带她快点回杏花坳。

    还没到家门口,宝珠就喊了起来:“爹娘,大嫂二嫂,明明旺旺我回来啦!”

    宋家大门从里面打开,宋老赶见十长老抱着宝珠下马快步迎上去,十长老把宝珠递给他,进院栓马去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在家的人都出来了,宝珠在几个大人怀里传来传去,在她已经晕乎乎,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时候双脚才落地,小哥俩终于有机会靠近小姑姑了,一人拉着她一只手跑进院子。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黎予宸他们带着十几辆马车才回来,大部分的马车都进了宋家院子,黎予宸带人和宋家老小打了招呼直接去了新院子那边。

    回家看哪里都觉得亲切,家里人围着宝珠问这问那,比过节还热闹呢!

    “行啦,让宝珠和福明他们玩吧,我带两个儿媳妇去包饺子,今晚多包一些,给世子和小郡公带一些。”村里的屠户今天正好杀猪,上午的时候石春花买了三斤肉,家里的小菜绿油油的摘一些包饺子正好。

    “娘您管好咱们这一家子就行了,世子这次回来带了好几个御厨,吃穿方面根本不用咱们惦记的。”蹭他们一些吃的还行,宝珠想到威远王府和太子府那些点心,口舌生津。

    要吃晚饭的时候,黎予宸让小成子带两个侍卫给宋家送了六道菜,两盒点心,石春花直夸黎予宸心细面善没架子,她还叮嘱闺女以后能帮上人家忙的地方,一定要尽力帮忙,当然了也要量力而行,最好别暴露太多的秘密。

    “您放心吧,再说还有小十在我身边呢!”

    宋大河问妹妹进京都去了哪些地方,宝珠伸出一只小手,扳倒一根手指说出一个地方,当宋家人听说她去过太子府、威远王府还得到皇上和太子赏赐的时候都有些不敢相信。

    宝珠跑回屋一趟,再回来的时候捧着一个匣子,打开里面是她在京城银楼给娘和嫂子买的金簪子、金镯子还有带珍珠的耳环,太子妃和佘家以及黎绍棠家送的宝石和玉还有首饰都存放在空间里。

    那些东西不适合在乡下戴,就算给娘和嫂子她们也不舍得戴出门,见娘和嫂子一人拿了一副耳环,宝珠做主给她们分了镯子和金簪,三个人都有。

    “我们呢,你不会儿没给我们带礼物吧?”宋大河追问。

    “怎么可能没有你们的礼物呢,送三哥四哥的礼物已经放在县城了,大哥是一套盖房的工具,二哥是一把弓箭,送爹爹的是一双鹿皮靴子,一个鹿皮帽子和坎肩,还有大家的新衣服,我都买啦!

    明明旺旺先吃点心,你们的礼物还在做,过些天阿宸哥哥会让人给送来的。”宝珠拿出一大堆面人和面具送给侄子,告诉他们这不是正式的礼物,再等几天就能到了。

    石春花告诫闺女不许管世子叫哥哥,人家什么身份宋家高攀不起。

    一个称呼而已,有必要这么较真吗?再说那可是黎予宸让自己叫的。

    回到家宝珠睡到太阳晒屁股了才起来,石春花边帮她穿衣服边说:“世子请咱们一家过去吃饭呢,说是他搬了新家请咱们过去热闹热闹,我们正在商量该送些什么礼物好呢?”

    最好的办法是就近取材,去山上打一头野猪送到隔壁的隔壁去,宝珠想喊十长老去打猎,石春花告诉闺女,她二哥想试试新弓箭,一大早就把十长老拉上山了。

    “二哥太过分了,小十是我的!”

    石春花又给闺女梳了一个朝天揪,宝珠一把扯掉了:“娘,我都长大了,这样梳头不好看。”

    “这不是在家里吗,有什么好看不好看的,总比披散头发强多了吧!”石春花强行给闺女又扎了一个朝天揪,还按住她的手不许动弹,她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梳不好花苞头的,只说现在这样凉快。

    “阿宸哥哥救命!”从京城回来的一路上宝珠的头发几乎都是黎予宸给梳的,即便十长老给宝珠梳好头,他也会找各种理由把头发拆开再梳一遍。

    幸好十长老想得开,又是大人不会跟小孩计较,不然的话俩人怕是早成了仇人了。

    “宝珠怎么啦?宋大娘我能进屋看看她吗?”过来看宝珠起来没有的黎予宸听到喊声几步窜到屋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