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都市小说 > 禁欲大佬的闪婚小甜妻 > 第176章 这是一场噩梦
    秦媛说着说着就趴回了沙发上,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哪怕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也还在一个劲地嘀咕中。

    沈云初一脸尴尬地望向像一座山一样岿然不动的身影,呵呵两声,笑得极其难看。

    “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顾先生应该也不会相信一个酒疯子的胡言乱语吧。”

    顾津唯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一副我当然不会相信她的鬼话的模样。

    沈云初轻喘一口气,只是自己这口气还没有完全舒出来,她就感受到一盆冷水狠狠地泼在了自己脸上,冻的她差点以为这是六月飞雪了。

    顾津唯道:“顾太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慢慢思考怎么跟我解释,我们不着急,你好好想,想好了再说。”

    “……”这行刑前还带缓冲啊。

    清晨,阳光明媚。

    “哎呀妈呀。”秦媛一个翻身直接从沙发上滚到了地上。

    她捂着醉酒之后有些头痛的脑袋,茫然地环顾着四周。

    这里是什么地方?

    她堂堂秦家二小姐,就屈尊在一个连脚都伸不直的沙发上?

    秦媛捂着腰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来。

    “醒了。”沈云初好像早就醒了,正一脸老母亲慈祥地看着自己的大孝女。

    秦媛指着正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的家伙,哭笑不得道:“你就把我扔在沙发上自己睡床?”

    “嗯。”沈云初并不否认自己的所作所为。

    秦媛啧啧嘴,“我们可是打断骨头也得连着筋的亲姐妹啊,你就这么忍心把我扔在沙发上睡?”

    “我没有把你扔在大马路上,都是看在这些年称兄道弟的份上。”

    “……”果然女人结婚后都会变心了,以前再浓厚的感情也比不过那个贱男人的加入。

    沈云初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不记得你昨晚上都说了什么?”

    秦媛哼哼两声,揉着自己酸痛的老腰,“我们不是在喝酒吗?谁会记得喝醉后干了什么?”

    “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

    秦媛还是对自己的酒品有些了解的,她除了会胡说八道一些话而已,还算老实吧。

    沈云初掀开被子下了床,目光意味深长地与她四目相接。

    秦媛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一种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氛围感。

    “昨天后半场你替我找了个乐子知道吗?”沈云初提醒了她一句。

    秦媛瞪大双眼,“我给你找了乐子?找了什么乐子?”

    “很惊喜的一个乐子。”

    秦媛却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但听她这么一说,自己也跟着兴奋了起来,迫不及待道:“那是什么?难不成是我给你找了……鸭!”

    沈云初还是那慈母般满含温暖的微笑。

    秦媛不只是惊讶自己的胆量,更是诧异沈云初的不顾后果,难怪今日一瞧,红光满面,这是昨晚上被伺候好了啊。

    突然觉得自己睡了沙发也不是什么不可以的事,毕竟也不可能三个人都躺床上,这多冒昧啊。

    沈云初点头:“你确实是给我找了个男人。”

    秦媛自上而下地审视她一番,“看来那人技术不错啊,你竟然身上一点痕迹都没有。”

    “他马上就会来找我了。”沈云初再道。

    秦媛听着这话就不对劲了,这银货都两讫了,怎么还要来?

    莫不是……

    秦媛笑不拢嘴地看着自家姐妹,“你这是想要和对方建立长期关系吗?”

    “我们已经是长期关系了。”沈云初道。

    秦媛拍手,“初儿,我没有想到你这么勇敢,竟然敢在顾津唯的眼皮子地下跟别人玩暗度陈仓。”

    “真是很巧,这个男人也姓顾,也叫顾津唯。”

    “这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巧合的事?两个人同名同姓?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像——”

    秦媛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大傻逼。

    沈云初看着她面上的表情一点一点僵硬,郁闷了一晚上的心情瞬间就豁然开朗了。

    秦媛这下子别说笑了,她连哭都找不到地儿。

    她默默地转过身,然后又安详地躺回了沙发上,恍若自己没有醒过来那般自言自语中:“一定是我醒过来的姿势不对,我重新躺一会儿。”

    沈云初看了看时间,“你大概还有半个小时时间想好借口。”

    秦媛蹭的瞪大双眼,一脸愕然,“我需要想什么借口?”

    “关于H吧那个调酒师的事。”

    “……”秦媛脑子里炸开了一朵蘑菇云,“我把这话说出来了?”

    “一遍不够,你还在车上反复地抓住我的手连续说了三遍,嘈杂的酒吧里听的不是很清楚,但是车上安静的落针可闻,我想忽视都难。”

    “冒昧问一句,司机是——”

    “顾津唯。”

    秦媛再一次躺回了沙发上,“一定是我昨晚上睡觉的姿势不对,等我再睡一觉,可能现在这都是噩梦,我其实还在昏睡中。”

    “12楼跳下去,应该会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