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综合小说 > 穿成恶毒后娘,每晚被诱哄生三胎 > 第一百八十章:出事
    此时的她虽然因为被下了药失去行动能力,但意识还在。

    所以也将他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

    与此同时内心多少也有些无语,这个沈怡芳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她要钓谢斐然这个男人关自己什么事?

    居然给她下药,也不怕事发被人知道,偷鸡不成蚀把米。

    显然 沈怡芳本人并不这么想,她对那老太太叮嘱道:“奶奶,我还有事就先出去,你先帮我看住她。”

    “好嘞,小孙女你放心吧,尽管去就是!”那老太立刻应声,笑呵呵的对眼前的小姑娘十分宠爱。

    说话间她伸手要摸沈怡芳的脑袋。

    沈怡芳有些嫌弃的躲开,而后就转身离开了。

    老太有些落寞的站在原地,半晌后才又坐回椅子上安静的看着眼前趴在桌子上的小姑娘,嘴里模糊不清的嘟囔着什么。

    江静芸因为意识越来越模糊,也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最后干脆彻底昏了过去。

    而另一边,沈怡芳哼着小曲儿出了破落小院,一路回到热闹繁华的宴席上,默默坐在位置上后,看着对面一身锦衣的少年将军犯花痴。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下人们都准备好了。”一旁的丫鬟在看到沈怡芳后,悄悄凑过来提醒了一句。

    沈怡芳闻言慢悠悠点头:“知道了,你扶我去换衣服吧。”

    “是。”那丫鬟应了一声,而后恭敬地扶她起身。

    主仆二人默默离开,与此同时原本的台上的舞者们都退下了。

    丝竹乐声又起。

    没过多久后,匆匆忙忙换上一身华丽衣裙的沈怡芳,伴随着乐声出现在台子上。

    身姿曼妙翩翩起舞,这美好的一幕确实惊艳了不少人。

    台下议论声阵阵,不少人说话间朝另一边沈家三小姐坐着的位置看去。

    一旁方雅漫无视那些眼神,整个人靠在椅子上摆烂。

    什么争得谢斐然的注意和喜欢这种无聊的事,她根本就不感兴趣。

    只是……

    也不知道想到什么,方雅漫还是看向谢斐然身旁那个空荡荡的位置,微微蹙眉。

    最后方雅漫还是忍不住起身,朝着谢斐然那边走去。

    “谢将军难道就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吗?”方雅漫走到谢斐然身边低声问。

    谢斐然微微挑眉:“怎么了?”

    方雅漫无奈微微叹气,而后凑到他耳边低声说着什么。

    二人这一举动立刻引起台上沈怡芳的注意,从头到尾不禁眼神跟着方雅漫看着她走到谢斐然身边,暧昧的凑近谢斐然和他低声说了些什么后,两人就一起起身离开了。

    “可恶!”

    沈怡芳看到这一幕不禁失态的差点地骂出声。

    也不知道沈怡姳那死丫头,到底用什么法子勾的谢斐然和她走了。

    简直可恶!

    可眼下她沈怡芳在台上任何举止都会惹人注目,只好硬着头皮把舞跳完了,这才匆忙追了上去。

    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她那个蠢三妹得逞。

    等她追着那二人离开后,没走多久就跟丢了。

    等她好不容易再次看到那两人时,他们已经进了那熟悉的破落小院。

    “喂!你们别进去!”沈怡芳喊了一声,而后加快速度跑过去。

    只是她刚刚靠近院子还没来得及进去。

    那二人就已经从里面出来,而且谢斐然怀里还多了一个人,那人自然之前被她下药弄晕的江静芸。

    “你们……”沈怡芳见到这一幕有些不知所措。

    而谢斐然已经抱着江静芸朝她走过来,走到她身边时,眼神有些冷的扫了她一眼。

    “不……这不是我干的!”沈怡芳结巴着连忙否认。

    谢斐然冷笑一声,理都不理她直接越过她离开了。

    而方雅漫跟在他身后,经过沈怡芳身边时语气嘲弄道:“大姐,平时做事还是长些脑子吧。”

    “死丫头你说什么?”沈怡芳被气得抬手就想打人。

    下一秒被方雅漫攥住手腕,而后她眼神微冷的看着沈怡芳警告道:“如果因为你干的这蠢事得罪了姓谢的,导致整个沈家没连累,到时候你就等死吧。”

    “怎、怎么可能?”沈怡芳被方雅漫的话吓得面色发白。

    而方雅漫则冷笑一声松开她的手,然后越过她跟着谢斐然离开。

    二人肩并肩走在安静的巷子里时,都默契的没说什么话。

    谢斐然怀里抱着江静芸,一路走得十分稳健。

    最后方雅漫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谢斐然微微挑眉问了句。

    方雅漫则继续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人毕竟是在我沈家出的事,我想我们沈家还是要负责,最起码做些什么的。”

    “哦。”谢斐然应了一声,又沉默着看了她一眼,显然是不以为然。

    “谢将军难不成以为我会害她不成?”方雅漫喊了一声。

    谢斐然脚步微顿,而后语气嘲弄着说了一句:“谁知道呢?”

    方雅漫一阵无语,而后干脆上前拽了他一下有些失去耐心道:“你先停下听我说。”

    谢斐然这才停住脚步,有些无奈的看向她问:“你想怎么样?”

    方雅漫轻咳一声,而后回:“我想江姑娘现在应该只是昏迷问题不大,所以自然是想先给她安排个房间休息,然后由我出面去请郎中给她看一看,怎么样?”

    谢斐然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人,而后终于点头答应:“好吧。”

    方雅漫见状也松了口气,而后对他道:“那就跟我来吧。”

    说着她开始走在前面引路,而谢斐然则抱着怀里的人默默跟上。

    二人一前一后安静的走着,而与此同时一路躺在谢斐然怀里的江静芸其实在刚才就已经醒了。

    而后起来也不是继续躺着也不是,整个人夹在那两人中间尴尬的要死。

    最后索性躺尸装死,继续假装昏迷下去。

    与此同时她心里也很疑惑,方雅漫对谢斐然的态度也不像她想的那样。

    即便是现在给了他们独处的机会,方雅漫好像也没有要和谢斐然亲近的意思。

    这让江静芸心里是迷茫,难道方雅漫的目的不是谢斐然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