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第一家丁 > 第55章 院长
    “这么说,老师您便是那天一学院的诸葛院长?”李枫整个人都不好了。

    数日前才义正词严的拒绝了天一书院那几位大儒的邀请,进入天一书院成为先生。

    没想到回头却是成为了诸葛院长的入室弟子?

    李枫有了一种被狠狠抽了一耳光子的感觉。

    “我爱厨房里的油烟爱得深沉。”

    诸葛神元很是满意的看着李枫说道:“这话不错,深得老子的心!”

    “……老师谬赞了谬赞了。”李枫羞愧难当。

    诸葛神元眸子变得灼热了起来,看着李枫说道:“能说出此等屁话,足以证明你不是正儿八经的读书人。”

    “……”

    “一个不是正儿八经的读书人却是能够说出那四句话,能作出那首《登幽州台歌》……”

    “不得不说你小子真是个天才。”

    “也只有你这样的天才,才有资格当老子的入室弟子。”

    “……”

    一时间李枫还真分不清这老头这是在夸自己还是夸他自己。

    “当然,杨鱼跃也是个天才,诗词文章琴棋书画无一不通,无一不精,甚至在武道一道的天赋也极高,堪称文武双全,更别说长得还如此好看,就是他那性子却是不合老子胃口,跟他说话很累。”

    诸葛神元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但是看在他那天赋的份上,老子也就收他做入室弟子了。”

    李枫好奇问:“师兄他是几品武者?”

    “七品。”诸葛神元说。

    李枫一脸羡慕。

    说话间,不知不觉的已经走进一幽静的小巷里了。

    细雨密集,天气湿寒,因此小巷冷冷清清,空无一人。

    诸葛神元显得气定神闲继续朝前走去,跟在其屁股后面的李枫的心却是微提了起来。

    直觉告诉他说,他离目的地似乎已经不远了。

    继续深入小巷,最终在一院落跟前停了下来。

    诸葛神元上前敲了敲门。

    片刻之后,门被打开一道缝隙,露出半张男子的脸。

    “敲什么敲?要饭到别的地方要去。”

    男子不耐烦的囔了句,只当诸葛神元是个落魄老道士,这是要饭来了。

    诸葛神元一脸悲天悯人的笑容,手随意一抬挥了出去,就如同在挥赶一只烦人的苍蝇一般。

    下一刻,让李枫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只听见“轰!”一声闷响,那两扇不过开了一道缝隙的门竟然朝屋里飞了进去。

    与此同时,那个开门的男子也倒飞了出去。

    诸葛神元仿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泰然自若走了进去。

    李枫眼睛发直,脑子空白。

    他尚未从那种极度的震惊之中清醒过来,所以依旧原地杵着。

    等李枫反应过来,赶紧拖着两条因为过度激动震惊而有些发软的大腿跑进院子里的时候,又一次被震惊到了。

    却见那并不大的院子早就躺了四个人。

    其中两个李枫还眼熟。

    其一便是马车里那国字脸男子,按照诸葛神元的说法,他便是被此人用迷药迷晕了脑子。

    另外一个自然是那吹那哨子控制他肚子里蛊虫的男子。

    只见这四个人手脚无一例外都呈现极其诡异的扭曲,嘴角不断的渗透出鲜血。

    却又各个相当硬气,愣是死死咬着自己的牙关,一声不吭。

    至于诸葛神元,他背着手显得极高的站在那里,微微仰头看着那细雨正密的阴沉天空,高人风范一览无遗。

    看清李枫那张脸,地上躺着的那四个人脸色顿时变了,仿若见了鬼似的。

    打死他们都没想到说,这个恐怖的老道士竟是这个在他们眼里不过就是一只可以利用的蝼蚁引来的。

    只是他们想不明白的是,这只蝼蚁明明是昏迷时被带进带离这里的,为何还有能耐找到这个就连天罗卫都发现不了的隐秘据点?

    而且他出现在这里,是不是意味着筹划多时那刺杀玲珑公主的任务已经失败了?

    他们那张脸顿时扭曲了起来,眸子狰狞恶毒。

    更是发出野兽一般的低吼声,恨不得将李枫生吞活剥了才好。

    此时李枫早就屁颠屁颠来到诸葛神元跟前,一个马屁甩过去。

    “老师真乃神人啊。”

    诸葛神元微微颔首:“徒儿所言甚是。”

    然后他有些头疼的摇了摇头:“不过老子若是没猜错,这四人怕是来自西莽帝国黑袍神殿的杀手。”

    “你看老子出手都如此重了,他们愣是一声不吭,看来仅凭酷刑怕是很难让其就范,乖乖的将你肚子里的蛊虫取出。”

    “黑袍神殿?”李枫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跟天罗卫性质一样。”诸葛神元解释。

    “原来如此。”

    “不过老子还真没想到你小子竟然还是天罗卫。”诸葛神元有些纳闷。

    天罗卫是个什么样的组织诸葛神元再清楚不过。

    以这小子这弱不禁风的身子骨,怎么有资格成为那天罗铜卫?

    “天罗金卫孙鹰孙大人觉得学生是个可塑之才,因此再三邀请学生加入天罗卫。”李枫说。

    诸葛神元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真不愧是老子的入室弟子。”

    李枫赔笑:“是老师教导有方。”

    诸葛神元相当享受的李枫这马屁,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徒儿所言甚是。”

    话锋一转:“据老子所知,天罗卫跟黑袍神殿怕是已经交手过无数次了,应该对对黑袍神殿极其熟悉才对,天罗卫应该有办法将你肚子里那蛊虫取出。”

    “若是天罗卫也没办法,你便真只能等死了。”

    停顿了下,诸葛神元又安慰了句:“临死前能成为我诸葛神元的入室弟子,你也可以瞑目了。”

    “……”

    李枫身体木了木。

    敢情老师收自己当学生并非是看上自己的才华人品极其那无穷无尽的潜力,而是为了让自己死得瞑目?

    老师真是悲天悯人啊。

    此时,地上躺着的那四个人面色僵硬,皆被气得鲜血狂喷。

    他们原本以为李枫就是个名气不弱,擅长做菜的才子,因此这才将其掳走打算利用他刺杀玲珑公主。

    没想到他竟然是天罗铜卫?

    李枫看瞥了那黑衣男子一眼,见他正用恶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自己看,说道:“老师,我知道一套用来严刑逼供的针法,或许可以一试。”

    这套针法,李枫自然也是无意中在某本古籍上看到的,尚未得到临床验证,今日正好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