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二千一百八十二章 京八双巨来相会

第二千一百八十二章 京八双巨来相会

    郗道林气急败坏,上前一脚就把郗福踹翻在地,大骂道:“你这吃里扒外的狗东西,我弄死你!”

    刘毅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沉声道:“黎民,两斤力!”

    诸葛黎民哈哈一笑,一个箭步上前,左手探出,就象老鹰提小鸡一样,生生地把郗道林给拎了起来,这个白脸公子这时候才感觉到了被支配的恐惧,正要开口求饶,却只看到一张蒲扇般的巴掌,带着强劲的掌风,向着自己的左脸掴来,一声脆响如同在他的耳边打了个巨雷,甚至,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颊骨在变形,很快,左边的耳边就什么也听不见了,当他知觉正在半梦半醒间的时候,右脸上又是一记重掴,这一下,眼前飞舞起无数地萤火虫,鼻子和嘴角边似乎有什么液体在流下,而他的两眼一黑,直接就这样晕死过去了。

    诸葛黎民不屑地一松手,郗道林如同一团烂泥也似地瘫到了地上,庾悦瞪大了眼睛,讶道:“这,这不会一下打死了吧。”

    郗僧施哭了出来,他跪到了郗道林的身边,一边一手探向了他的鼻子,在确定还有游丝般的气息后,才说道:“希乐,希乐,弟弟一时不懂规矩,请你一定要饶了他这回,我代他向你谢罪了!”

    刘毅摆了摆手,冷冷地说道:“他的罪是他的,与你无关,我前面说过,不得在这里任意喧哗,你弟弟太不懂事,直接挑战我的规矩。这就是在打我的脸,既然他打我脸,那我只有打回去,郗公,有问题吗?”

    郗僧施咬了咬牙:“没有问题。现在事情弄清楚了,确实是郗道林贪心不足,想要趁乱夺取那财源坊的契约,希乐,任由你处罚!”

    刘毅突然笑了起来:“处罚什么?有什么好处罚的?郗公子有句话说得不错啊,这契约本就是你们各大家族的产业,要拿回去也是天经地义,正大光明的事啊,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地去趁乱抢呢,跟我说不就完了吗?”

    那些个世家贵族,刚才见识到了刘毅的狠厉手段,个个头皮发麻,恨不得马上逃离这个鬼地方,但一听到这话,全都来了精神,王愉瞪大了眼睛:“刘副帅,真的,真的能把这些契约还给我们,让我们,让我们重新经营这些产业吗?”

    刘毅微微一笑:“自然是没有问题,不过,也请你们考虑到我们京口义士起兵不易,也多有牺牲和伤残,我们要给建义的兄弟们一些交代,所以,这些契约不可能全还给你们,我们得…………”

    刘裕的声音突然从入口大门那里响起:“我们得让京口建义的兄弟也有口饭吃,让这京城的百姓,有口饭吃。”

    刘毅的脸色微微一变,而在场的所有世家贵族全都惊得张大了嘴巴,只见入口处的大门缓缓打开,刘裕一身黑色夜行劲装,黑巾包头,从容而入,刘穆之则是一身便装,拖着圆滚滚的身躯,紧随其后,二人就这样走了进来,一直到刘毅的面前,郗福,刘掌柜等人被架到了一边,而郗道林也被抬走,变成了刘毅和刘裕就这样隔着十步左右,面对面。

    刘毅看着刘裕,冷冷地说道:“寄奴,你怎么来了?这个地方,我可不记得你来过。”

    刘裕平静地说道:“以前我从不过问京城的事,但现在,既然我们起兵进了京,这个事,我就不能不管了。希乐,这些年来,在这个刑堂,你都是这样行事的吗?”

    刘毅点了点头:“有什么问题吗?建康城里,为了这些产业的明争暗斗,已历百年,又不是自我开始如此。只不过我的兄弟最能打,我也最慷慨罢了。”

    刘裕微微一笑:“有这么多北府兄弟给你冲锋在前,你当然是有巨大优势了。只是我还不知道,连诸葛兄弟也会受你的驱使。”

    诸葛黎民咧嘴一笑:“寄奴哥,我大哥和希乐哥合伙已经有十年了,这城里,我们诸葛家也有几处份子。其实不少兄弟都有,本来也想拉你入伙的,但你根本视钱财如粪土,个性又刚直,所以最后还是没有带上你,对了,无忌哥也跟我们一起干过的。”

    刘裕叹了口气:“难怪这次起兵建义如此顺利,原来希乐你早已经把北府兄弟捆到了一起,桓玄不仅夺了我们的官,也夺了大家的产业,所以大家才愿意跟他往死里干。是吗?”

    刘毅点了点头:“是啊,什么北伐胡虏,什么给大帅报仇,这些都不过是虚名,真正能让大家拼了命的,还得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寄奴,今天你来找我,如果是想要回这些契约,我劝你还是免了,不仅是世家高门会与你为敌,就是咱们京八兄弟,也会跟你翻脸的。”

    刘裕微微一笑:“按大晋的律法,是保护和承认这些产业的契约的,我又不是桓玄,要夺来给自己赚钱,这契约上写着是谁的名字,就归谁啊,有何问题?”

    刘毅有些意外,一时间没有说话,而一边的庾悦却是笑了起来:“刘公,原来你是这样的想法啊,那我们还担心什么,这些契约上…………”

    刘穆之微微一笑:“这些契约上写着的是桓玄,或者是桓家人,或者是殷仲文,卞范之,曹靖之,吴甫之,皇甫敷他们的名字,对吧。”

    庾悦正要拍出的马屁,突然就停在了舌尖上,噎得脸上一阵黄一阵白,却是说不出话来。

    刘毅勾了勾嘴角:“那是桓玄这一年来巧取豪夺的,就象诸葛家的两家米行,一家绸缎庄,京口的两处宅院,一千三百亩地,都是这样抢的,寄奴,你不会觉得桓玄这样抢了,就真的是他桓家的吧。”

    刘裕笑道:“既然是桓玄的逆产,那应该收归国家,收归朝廷,再奖励给有功的将士,是不是这个道理呢?”

    刘毅突然哈哈一笑:“确实是这么个道理,那好,请寄奴你跟各位世家勋贵们解释一下,要是他们没有意见,我也没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