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云龙百变 > 三百九十六章七星追月
    庭前双飞燕,

    花间诉依恋,

    比翼飞千里,

    声声醉缠绵!

    ——————————————————

    破包袱打开,里面是一颗血肉模糊已有些腐烂的人头,不过脖子的创口处却整整齐齐,没有半点拖泥带水的痕迹,显然是被一把锋利的刀,以极快的速度割下,仿佛依稀还能看见刀光一闪,人头飞落鲜血喷溅而出!

    些许,”七星追月剑”方清明冷冷的道:“南宫傲雪,你还有何话说?”

    南宫傲雪淡淡的道:“看出刀的角度和劲力,我的确无话可说!”

    草庐居士左冷锋道:“南宫兄,你看来并不否认是你出手杀的人,我们的确没有看错人,南宫兄果然不是一个畏首畏尾的小人!只是他们三人若是冒犯了你,你若是杀了他们三人,自然没人找你的麻烦!只是南宫兄为何会对闫芳先奸后杀,这就着实令人难以心安,是以今日才会放手与南宫兄一搏,还望南宫兄海涵!”

    狄兰的脸色瞬间巨变,眼中露出的神情仿佛就像一只即将发怒的老虎,恶狠狠的看着草庐居士左冷锋,正欲反唇相讥!

    南宫傲雪却挥了挥手,示意狄兰不要插言,望着草庐居士左冷锋淡淡的道:“我只是说看用刀的角度和力道,我无话可说,但并非承认我就是杀人凶手!何况,我并未杀过他们三人,至于这刀的力道如此像我出的手,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七星追月剑’方清明面色一寒道:“南宫傲雪,我们虽自知武功不及你,但仍敢来找你的麻烦,你可知是为了什么?”

    南宫傲雪道:“公理人心!”

    ’七星追月剑’方清明道:“南宫傲雪,看来你心知肚明,清楚做下此等丧心病狂之事,天下英雄必会群起而攻之,你又何必推诿抵赖,岂非大丈夫所为!何况,江湖上用刀的高手虽多,但能将刀用的如此快的人,江湖中只怕只你一人吧,你又何必欲盖弥彰不敢承认!”

    南宫傲雪目光一淡,眼中露出些许怀念之色,不紧不慢的道:“本来我以为夏侯饮血一死,江湖中用刀的高手再无一人能与我一教短长,今日看来我的确错了,不该视天下英雄为无物,此刻方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七星追月剑’方清明冷笑了几声道:“南宫傲雪,你何必如此花言巧语,你只要能说出用刀的这个人的名字,今日我们就信了你,不然只能刀兵相见,彼此各安天命!”

    南宫傲雪若非念及’七星追月剑’方清明他们三人都是急公好义之辈,以他的孤傲的性格只怕早已出手,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七星追月剑’方清明的几声冷笑和咄咄逼人的言语,还是激起了南宫傲雪心中的一股傲气,目光渐冷一字一句的道:“此人用刀像极了我的力道,但我却从未与他碰过面,又怎会清楚这个人是谁?你如此咄咄逼人,是否真的认为我就是杀人凶徒?”

    ’七星追月剑’方清明丝毫不惧南宫傲雪眼中的杀气,目光炯炯的望着南宫傲雪点了点头,而后轻轻的拍了拍手,立时自四面八方奔出来十数个壮汉,手中的兵器映着阳光,仍冷的让人心悸!

    南宫傲雪慢慢走到狄兰身旁,望着草庐居士左冷锋问道:“左兄,你怎么看这件事?”

    草庐居士左冷锋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南宫兄,江湖中用刀的豪杰,刀可以这么快的人,我们十数人想来想去,就你一个人才能做到!是以,今日之事南宫兄就莫要怪我们狠辣无情了!”

    脸颊满是手印的东郭充数这时却突然站了出来,口齿不清的道:“我觉得此事有些蹊跷,南宫兄若真是凶手,刚刚就可以杀了我,而后趁我们未曾合围之时脱身离去,为何还要手下留情?我看此事仍需从长计议,以免再现当年燕南飞的惨剧,岂不令真正的凶徒暗中窃笑我们的愚蠢!”

    一个拿着梅花枪的壮汉开口讥笑道:“看来东郭大英雄是彻底被几十个耳光扇糊涂了,居然还向着这个狡诈淫邪之徒,着实令人齿冷!”

    南宫傲雪目光一寒望着拿着梅花枪的壮汉冷冷的道:“你们可以不信我,也可以杀了我,但若再用半点污言秽语侮辱我,可别怨南宫傲雪心狠手辣,立时便要了他的性命!”

    那个拿着梅花枪的壮汉望着南宫傲雪的眼睛,刹那间生出一种错觉,那已不是两道冰冷的目光,而是两把锋利的刀,有着一种穿透人心的力量,顿时就闻到了死亡的气息,从内心渐渐扩散直至将整个人吞噬,风轻轻吹过,背脊一阵冰凉,拿着梅花枪的壮汉心知不自觉的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如果刚刚的南宫傲雪孤傲的就像一块万载不化的寒冰,虽然冰冷的让人无法靠近,但至少不会令人生出危险的感觉,此刻的南宫傲雪整个人就像一个包裹着巨大危险的冰山,随时都可能炸裂,等着将他们这些人碾碎!

    狄兰这些日子已十分清楚南宫傲雪的个性,看似冰冷无情的南宫傲雪其实内心燃烧着灼热的火焰,只需一点点触碰,只怕都会令南宫傲雪爆发,那样只会令这些无辜的人惨死在南宫傲雪的刀下!

    空气仿佛瞬间凝固,所有围着南宫傲雪的人仿佛都感觉到了死亡的脚步,一步步的逼近,冷汗瞬间湿透了这些人的脊背,此刻所有人都清楚,谁若是轻举妄动,只怕立时就会丧命在南宫傲雪刀下,是以没有人敢轻举妄动,毕竟谁都不想死!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不敢动,有一个人却温柔的握住了南宫傲雪的手,这个人当然就是狄兰!

    南宫傲雪瞬间整个人虽仍如刀般锋利,却不再流露出任何锋芒,仿佛南宫傲雪这把绝世神刀立时被收回鞘中,固然依旧锋利,却不再令人生出压迫之感,那种毁天灭地的死亡气息也被一缕柔情替代,锋利无比的绝世神刀突然多了一点点缠绵的爱意,令南宫傲雪变得不再是高高在上冷酷无情的神,而是成了有血有肉的凡人!

    那种感觉无法用言语描述,就如高高在上的天神永远是那么高不可攀,只能令人敬仰,莫名生出陌生的距离感,凡人之间虽个性不同,但却有一种血脉相连之感,那种不必仰视的感觉,着实令人舒服!

    南宫傲雪当然也是人,而不是神,自然也会有人的烦恼忧愁喜怒哀乐,只不过南宫傲雪这样的人,喜欢把一切隐藏在心底,外人轻易难以窥探,只有狄兰那样真正走入南宫傲雪心中的人,才能真正了解南宫傲雪的心!

    南宫傲雪本来还未将这些人放在心中,也更不想与他们交手,只是南宫傲雪个性本就孤傲,被人左一句右一句的骂着奸邪小人,就是泥人不免也会添了三分火气,何况南宫傲雪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即使涵养再好,也差点没有立时发作!

    日后,南宫傲雪每每念及此事,都不免想起狄兰的好,狄兰那纤纤玉手盈盈一握,不亚于当头棒喝,令南宫傲雪瞬间冷静了下来,更不知救了谁的命,令南宫傲雪没有铸成大错,思之常常暗生羞惭之心!

    其实,那时的南宫傲雪出手,究竟会不会伤人,没有人清楚,就连南宫傲雪自己也不清楚,不过一个被怒火攻心的人,他的刀自然比平时会更可怕,也会更无情……

    些许,草庐居士左冷锋道:“南宫兄,既然不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东郭兄又觉得此事有些蹊跷,依我之浅见,南宫兄不如暂时与我们同回方老爷子的府中,一切慢慢计议如何?”

    ’七星追月剑’方清明脸上露出不悦之色道:“此事已毫无疑义,江湖中更找不到半个用刀如此快的人,真凶必是南宫傲雪无疑,又何必多此一举!”

    东郭充数道:“方老爷子,世事难料,若我们真的错怪了南宫兄,岂不追悔莫及!我觉得南宫兄与我们同回你府上,实是良策,日后若果真无其他凶手,我们在与南宫兄一决雌雄也不晚!”

    ’七星追月剑’方清明知拗不过他们二人,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义正言辞的道:“日后若是无其他凶手,你们二人仍如此畏首畏尾偷生怕死,休怪老夫翻脸不认人!”

    怎料,’七星追月剑’方清明话音刚落,南宫傲雪已淡淡的道:“诸位无需为此争执,南宫傲雪绝不会跟你们走,此人既然敢让我背上如此恶名,这个人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必将此人诛杀!”

    ’七星追月剑’方清明眼中露出一抹厉色,冷笑了几声道:“南宫傲雪,老夫是看在左兄和东郭兄的面子上,才让你多活几日!既然你一心求死,那就莫怪老夫无情!”说完,手中长剑一动,遥遥指着南宫傲雪,厉喝道:“弟兄们,你们谁若是怕了南宫傲雪,立时就可以离开,老夫绝不拦阻!老夫今日就是血渐五步,也不会任南宫傲雪离开,不然有何面目利于天地间!

    那些围着南宫傲雪的大汉也都是些忠义之辈,听闻此言立时一个个胸中热血澎湃,几乎异口同声的吼道:“我们宁死不退,绝不放这奸徒离开!”

    草庐居士左冷锋无奈的看着南宫傲雪道:“南宫兄,何不依我之言,非要弄得刀兵相见!”

    东郭充数叹了口气道:“南宫兄……”

    南宫傲雪摇了摇头道:“两位放心,南宫傲雪只求脱身,绝不会伤及一人性命!”

    ’七星追月剑’方清明长喝道:“南宫傲雪,你好狂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