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书网 > 科幻灵异 > 踏星 > 第三千七百九十五章 如何破

第三千七百九十五章 如何破

    周围四临剑门的长辈会心一笑,族内有这么个拜师青莲上御的人,真好,否则他们哪来的面子请动冥酌。

    冥酌可不单单是青莲上御弟子的身份,更是宇九霄,第四宵柱至强者之一,宵首的资格人。

    一旦战争来临,冥酌可争夺宵首之位,而他的实力与身份,可能性极大,这可不是一般的尊贵。

    虽然不是下御之神,但在战争时期,宵首,可与下御之神平级,除了上御之神,无人可遏制,剑锋所指,所向披靡,带去的便是尸山血海,极致尊贵。

    那个时期,即便宙天地各大势力也不敢明着违逆。

    “师兄怎么会来这?”戮思雨好奇,她不知道四临剑门邀请了冥酌。

    冥酌神秘一笑:“待会你就知道了,好了,下去吧,四临剑首之争延后了一些时间,是时候开始了。”

    戮思雨嗯了一声,行礼,随后退下去。

    冥酌目光看向剑磐上那四个人:“开始。”

    话音落下,剑意突变,戮壁第一时间抬剑,剑意化作一座座石壁,壁上决。

    戮思湛一剑斩出,攻向戮壁。

    与此同时,戮景剑锋遥指戮飞沉,他的对手只有戮飞沉。

    四临剑门彼此相识那么多年,都知道对手实力,无需配合,直接就变成了这种格局。

    戮景唯有一式杀招,留给戮飞沉。

    戮飞沉也想看看戮景一剑杀伐的威能。

    戮壁要等,等另外三方力尽,西临剑门有一代门主就是这么成为四临剑首的,当然,他这一代可能性极小,戮思湛太弱了,很少有争夺四临剑首的门主还是始境,他都替戮思湛着急,但凡戮思湛达到渡苦厄层次,跟戮飞沉拼一拼,他都有点希望,现在,只能看戮景的了。

    至于戮思湛的剑术,他看都不看,根本破不了他的防御。

    不止戮壁,所有人目光都看向戮景。

    戮景杀伐冠绝四临剑门,这一剑,是他能否成为四临剑首的唯一一招。

    以名图证心,观天地沧海。

    “千古名图。”戮景目光凛然,一剑刺出,刹那间,天地扭曲,仿佛出现一张张画作,画作之上,山水花鸟皆活了过来,更有无数人影幻象朝着剑意冲去,令一剑之杀伐不断蜕变。

    每一瞬都变化。

    冥酌惊讶:“不错的剑意,从来没人这般令剑意充满无穷变化,千古名图下,不止是名图,还有鉴赏名图的人。”

    “此一剑,纵观九霄,少有人可以挡住。”

    听到冥酌的话,旁边四个老者都笑了,虽然四临剑门彼此竞争,但对外是一体,四临剑首也统御整个四临剑门,而非单单某一个剑门。

    能让冥酌这般赞叹,说明戮景这一剑确实不错。

    人群中,陆隐平静,剑意的不断变化,千古名图的厚重底蕴,确实让戮景悟到了一剑杀伐,若给他足够时间,足够的千古名图,他的剑意会不断攀升,直至让人难以望其项背。

    但,这是他的剑意吗?

    这一剑,是他的,还是别人的?

    他的剑意,受影响太大了。

    戮

    飞沉剑锋出鞘,寒芒一闪,飞星迎首,斩剑,斩人,亦斩画。

    天地间,一副副模糊画作被撕开,戮景与戮飞沉掠过,血丝,顺着手腕低落,戮景无力,松开剑柄,剑,掉落在地发出轻响。

    戮飞沉收剑,转身,看着戮景背影:“你的心,太杂。”

    围观众人哗然,以为听错了。

    戮景,观天地沧海,一向心静,南临剑门更是任由文人墨客随意进出,打扰不了他分毫,他的心应该是最平静的才对。

    外人对戮景的认知都是他的平静无为,宛如一潭死水,唯有画作可以让这潭死水沸腾。

    但在戮飞沉口中,竟然是杂。

    高台之上,冥酌嘴角弯起:“虽有万般剑意,却无法完全融汇为自己的道,终究落下一个杂字。”

    “让您见笑了。”南临剑门的老者苦涩。

    冥酌摆手:“不至于,剑意修炼到他这个份上已经相当不错,不跟绝顶高手交战,他的剑意可以说难逢对手,这种修炼之法虽然杂,但提升空间很大,很不错的剑意,可惜时间不足。”

    老者叹息,摇摇头。

    剑磐之上,戮景回身,看向戮飞沉:“希望你可以摆脱一个杂字,这门剑意,归你了。”

    戮飞沉道:“还未决出剑首。”

    戮景洒脱一笑:“还有谁能是你对手,他们?”说着,看向另一边,目光忽然一变,怎么会?

    戮飞沉皱眉,看过去。

    只见应该完全防御住戮思湛剑意的戮壁,竟倒下了,什么时候?

    戮飞沉也没想到,他专注戮景,竟忘了另一边。

    或者说,他们并未真正在乎另一边。

    然而另一边却出了意外。

    戮壁,竟然败了。

    剑磐另一侧,戮壁趴在地上,右手艰难撑着地面,缓缓起身,喘着粗气。

    胸口,一个红点逐渐扩散,正是血液。

    他盯着戮思湛,咬牙,眼底带着愤怒与失望:“我希望不是你,但就是你,为什么,这个位置就那么重要?让你不惜违背人格也要夺到手?”

    对面,戮思湛一改往常,面色冷静的可怕,没有回答,而是看向戮飞沉。

    下面,众人议论,但大部分人都盯着戮飞沉与戮景的对决,并未注意戮壁是怎么败的。

    高台之上,冥酌淡淡道:“能一瞬间看透防御重剑,不合常理。”

    旁边,西临剑门老者大怒:“是那个人,那个出手打伤三门门主的人帮了戮思湛,戮壁之前猜测过,或许那人是东临剑门请来的,那时候老夫还喝止过他,我四临剑门不会这么卑鄙,没想到是真的。”

    另一个老者面色难看:“不应该这样。”

    “老家伙,这就是你们东临剑门的人,管不管?你不管我管,岂有此理,从古至今,四临剑首之争堂堂正正,什么时候出现过这种事。”

    “此事,老夫会给你们一个交代。”说完,东临剑门的老者起身,望向剑磐:“戮思湛。”

    戮思湛看了过去。

    “老夫问你,你是如何看穿戮壁剑意缺陷的?”

    所

    有人都看着戮思湛。

    戮思湛面色平静:“胜就是胜,败就是败,若诸位都觉得我不可能胜,我又何必站在这?”

    “那个出手之人是你请来的。”西临剑门老者大喝,引起诸多议论。

    南临剑门与北临剑门的前辈皱眉:“不可胡言。”

    “不要随意下定论,否则被外界耻笑的是我四临剑门。”

    西临剑门老者气急,盯着戮思湛。

    下方,戮思雨目光复杂,她明白了,怪不得陆隐没有找另外三门麻烦,原来是盯上了父亲,他将另外三门门主剑意的缺陷告诉了父亲,让父亲赢。

    怪不得这半个月都没再见到父亲,本以为父亲在专研姐姐们给他的剑意,没想到竟是这样。

    父亲,你为什么要答应?以你的品行不可能做这种事才对。

    戮思湛目光扫过众人:“四临剑首之争是否继续?”

    “你先把事情说清楚。”西临剑门老者怒喝。

    其他人看着戮思湛,没有插言。

    这时,戮飞沉开口,目光带着冷意:“湛兄,你想继续吗?”

    戮思湛看向戮飞沉:“我一定要夺得,四临剑首。”

    “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戮壁咳血,艰难起身,目光充满了失望。

    戮景也诧异,看着戮思湛,在他们印象中,戮思湛为人正直,心胸豁达,对这个世界看的很透彻,也很包容,所以他没能渡苦厄,因为没什么值得他痛苦执着的,始境,并不丢人,哪怕戮思湛是四临剑门中最弱的,也没有被他们看不起。

    但这一刻的戮思湛,很陌生。

    远处,众人都在议论,说戮思湛卑鄙,竟然请外人对自己人下手。

    陆隐背着双手,静静看着,戮思湛,他很佩服这个人,能在复杂凶险的修炼界保持初心,对自己女儿关怀宽容,还能修炼到始境,这样的人,不多,逼迫他争夺四临剑首的位置很残忍。

    但,背负天元宇宙而行,每时每刻都在算计阴谋厮杀之中的自己,面对的就不残忍吗?

    戮思湛就像陆小玄,是当初美好的青莲上御,是那意天阙意识寻找的本心。

    那么,现在你要怎么做?

    “父亲,算了。”戮思雨喊道。

    戮思湛不为所动。

    剑磐另一侧,戮飞沉点头:“好,那就继续。”

    西临剑门那个老者还想说什么,却被冥酌打断:“如果被传授几招就能击溃其它强者,那些强者还能承担得起四临剑首的称号?”

    这话让众人安静了下去。

    不错,戮思湛是被教导了,但他本身修为没变,也没借助外力,他还是那个他,如此,若能赢下戮飞沉,那就是戮飞沉无用,何必再争四临剑首。

    冥酌怀念:“戮藏是个狠人,如果他在这,别说外人教导暴露他的缺陷,他宁愿被人看穿缺陷来弥补自己,希望四临剑门再出一个戮藏。”

    戮藏,是四临剑门上一代四临剑首,死在了外方宇宙战争中。

    对于戮藏这个名字,四临剑门的人不陌生,尤其戮飞沉,因为戮藏,便出自北临剑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