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的无限怪兽分身 > 第九百七十七章 荒唐的投票

第九百七十七章 荒唐的投票

    “所有公共监控,未发现目标!”

    “。。。”

    “所有居住监控,未发现目标。”

    “。。。”

    “所有超限传感,未发现异常。”

    “。。。”

    另一边。

    寻找并未停止,甚至还发动了城内机器人警卫,对一些死角地带,进行重点巡查,但都一无所获。

    对此。

    众人也有心理准备。

    毕竟。

    人家可是液态金属,还可化为细粉,随便哪个旮旯里一钻,就不见了,但也没有放弃,一直在找。

    一小时。

    ......

    两小时。

    ......

    三小时。

    ......

    五小时。

    依然无获。

    此时。

    已经入夜,城内灯火通明,街道上的人却并不比白天少,反而更多,一片热闹景象,仿佛在过节般。

    。。。

    这个时候。

    某旮旯。

    静止数小时的液态金属,忽然一动,再次化作粉尘,飘散于空中,数分钟后,在一个房间重新凝结。

    只不过。

    不是站在地上,而是背部贴在天花板,这里每个房间都有监控,但多是往下看,存在一定的死角。

    房间内。

    “呜!”

    “呜!”

    看到机器人,躺在病床上的老人瞪圆了眼睛,即使有呼吸机,即使医疗技术发达,也没解决衰老。

    现在的他,已然接近油尽灯枯。

    等死。

    成了他唯一的日常。

    临死前。

    他想了很多,仿佛看见了小时候,又仿佛看见了乐土,弥留之际,无意中的一睁眼,就看到了这一幕。

    霎时。

    吓坏了。

    “呜!”

    “呜!”

    “。。。”

    他想挣扎,可他的身体,已然衰老到不行,萎缩的肌肉,对于大脑下的指令,只回应了几下抽搐。

    这时。

    一道声音传来。

    “想多活一天吗?”

    一听。

    老人不再挣扎,转而疑惑地看着顶上神奇般出现的机器人,他可没听说过,液态机器人技术已成熟。

    而且。

    还会这样反重力一样的飞。

    不过。

    话还是听得懂的。

    多活?

    谁不想。

    躺在这里和死了一样,周围都是冰冷的机器医生,从来不多说一句话,现在突然出现个对他说话的。

    顿感兴奋。

    这时。

    那个声音又说了一次。

    “想。”

    老人几乎用尽全力,才从嘴里沙哑地蹦出这一个字,这是近一年以来,他开口回答的第一个问题。

    机器人才没啥问题问他,全靠数据说话,平常就维生床上躺着,吃喝靠营养液,就连机器人都少见。

    除非出现紧急状况。

    上次见。

    好像还是几十天前,维生床功能不少,很多事情都可以远程完成,见到这个机器人,竟有种亲切。

    “那就配合我。”

    “行。”

    又挤出一个字。

    “你不用说话,我能感知到你所想,在意识里回答就可以了,第一个问题,这个字,是什么意思。”

    说着。

    一个由银色粉末组成的字体出现。

    “啊?”

    老人一愣。

    第一愣的,是这个机器人能感知到他所想,真的假的?第二是这个问题太草率了吧,那么简单还问。

    “你真能知道我所想?”老人想,甚至在想出来的时候,还加了点戏,想象用‘意念’把信息推过去。

    “是的。”

    “怎么可能?我没带什么脑电波接收器啊?”

    话落。

    还没等机器人回答。

    “一定是最新型的设备,可以无限侦测脑电波,太先进了,你一定是我们的最新一代的机器人吧。”

    “。。。”

    不答。

    老人想得更起劲。

    “对。”

    “一定是。”

    “真好。”

    “我已经一年多没和人说话了,那些机器人,一个个只知道执行程序,没有感情,让我忽然怀念以前。”

    “医生是一个活生生人,护士也是,看在这样,什么都先进了,什么都省事了,却少了些人味儿。”

    “唉!”

    “怀念。”

    “。。。”

    碎碎念了好一会儿。

    终于。

    老人想到正事。

    “那个字是。。。”。。。

    方体内。

    林山整理着,之前几个小时,算是大致学会了这边的语言,但如何与文字对上,需要第二轮学习。

    刚好。

    不远就有现成的。

    就这样。

    一点点,从基本的文字开始,一个文明的音-译对照表,越来越完善,学会语言后,对照文字太简单。

    常用字就那么多。

    而且。

    由于是思维对话,速度比语速快一倍以上,后来为了更高效,魂兵在对比完已知文字后,开始反向。

    借其一丝控制力,用银粉在空中写字。

    查漏。

    补缺。

    两小时候后。

    “呼!”

    听到完成,老人松了口气,虽然过程无聊,如教小孩。但临死前,只要不是躺着等死,就满足了。

    再无聊。

    也比一个人看天花板好。

    “谢谢你的配合,很好,接下来进入第二项,给我说说,你知道的历史,一切历史,追溯越远越好。”

    “好。”

    老人未疑,一口答应。

    同理。

    死前有人倾听自己讲话,已然是大幸,还管什么目的,不论对方有何目的,都和一个将死之人无关。

    “历史。”

    “我想想,最远的历史,应该是在一万五千年前,人类还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在这片天地上求生。”

    “那时。”

    “人类学会了石刻岩壁,留下了最早痕迹。关于人类起源,我们有过太多猜测,但终究无法证实。”

    “也是一大遗憾。”

    “。。。”

    “后来,人类学会制造和使用更多工具,逐渐拥有了自保能力,生存能力大增,逐渐形成稳定社会。”

    “。。。”

    。。。

    方体内。

    林山听着,类似的历史,林山听过不止一次,在各个文明中,都有相似的‘与大自然斗’的历史。

    最后。

    自然胜了。

    否则。

    也不会活到现在,这个文明也差不多,祖先经历了茹毛饮血,经历了氏族形成,经历了国家诞生。

    以及。

    随之而来的战争。

    饥荒。

    病害。

    战乱。

    天灾。

    ......

    每一步,背后都是无数枯骨和断肠故事,一幅漫长的历史卷轴,缓缓展开,到了近代,情况不同起来。

    八十年前,全球被一统。

    随后。

    科技开始不断发展,人类的生产力不断解放,大家闲了下来,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三十多年。

    然后。

    “握草!”

    林山听到也不禁爆粗口。

    原来。

    这帮人闲的,一天脑子都在想‘意义’,最终,扭曲的价值观产生:部分人认为,一般人是蛀虫。

    只吃。

    不造。

    对国度的贡献太小。

    于是。

    一次荒唐投票,投死了这个星球百分之九十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