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诡关 > 第十四章神医华佗
    在一大块空地驻扎着密密麻麻的帐篷,士兵八个一队来回巡逻,在中间的一个大帐里,关平周仓和廖化三人站在关羽身摇头晃脑,一脸苦恼之色。

    而坐在主座上的关羽,嘴唇发白,满脸的虚汗,左手的手臂被绑带缠的,绑带的中间处被血染湿,但却不是红色而在发出恶臭的黑色。

    “怎么办,父亲身中剧毒,现在连路都走不了,万一曹军来攻怎么办。”关平焦急道。

    廖化解释“这个不用担心,经过昨晚一战,曹军元气大伤,想信一时三刻他们是不会来攻的。”

    “与其但心曹军,不如想想如何为将军疗伤”

    关羽静静的坐着,不发一言。一会儿后关平说“军医说了,毒已经入骨,只能切了手臂才能保住性命。”

    关羽听到关平这一说,眉头一皱“断了左臂,我如何还能上阵杀敌,只能另外找法,此事休要再提。”

    “军医已经想了所有的办法,此法己是他们能找到最佳医救之法”关平回答。

    听到关平这么说一时间几人都沉默下来,谁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许久后关羽才坚定地说“无论如何断臂之法不用再提,给我颁布玄悬赏,寻找神医,只能要能医好的伤,赏万金。”

    关平刚想说什么,可还没说出口就被周仓瞪了一眼,随后又把想说的话咽回嘴里。

    周仓和廖化难步走出帐篷,关平见他们出去也对着关羽行了一礼跟着走了出去。

    三人刚走出去,关羽立马口吐一口黑血,忍着痛用手抹去嘴角的血迹,然后躺着椅子上。

    关平走出营帐看着周仓和廖化跑过去,问道“周仓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说,父亲这样下去很危险的。”

    周仓看着关平苦笑着说“将军的性子你还不了解吗,让他断掉一臂,他宁可不不活也不会同意的。”

    “可是……”

    关平还没完就被廖化打断“还是安将军说的去办吧,说不定真有人能不断臂也能医好将军也说不定,”

    关平还想说什么,周仓廖化拍着他肩膀走了过去,关平转身看着二人的背影远去,无奈地摇头苦笑也走了。

    悬赏令发出,可是却无人来领赏,日出日落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天,日出日落还是没人前来。到了第三天还是没人来,第四天还是没人来,眼看着关羽伤势越来越重,既没人前来医治,也不肯断臂保命。

    终于在第五天的早晨,一个身穿青色麻衣,头戴斗篷,背着一个药篓子,满脸褶子八十多岁老人慢慢地向营帐走来。

    当他走到营帐前和士兵说了几句话后,那名士兵连忙向营帐几跑去。一会儿后那士兵带着周仓,关平,廖化三人来到了老人面前。

    几人和老人说了几句话后,脸上都露出了微笑,赶紧作礼请老人走进营地去。

    关羽在主位上靠着椅静静的躺着,原本红色的脸现在也变得苍白,嘴唇干煸发白,左手变的发黑,只剩下两只炯炯有神的丹凤眼看着帐门处。

    许久后,帐外传来一阵嘈杂声,越来越近,随后关平,周仓,廖化三人带一个老人走了进来。

    关羽看着老人又看着关平问道“平儿这位老仗人是?”

    关平开心的回答关羽“父亲这位是有名的神医,华佗,华医仙。”

    关羽听到华佗二字,眼前一亮赶紧坐直身子激动说“原来是华佗,华老仙人,关某久仰大名,今日能见到你真是我关羽大兴。”

    华佗作礼语气苍老说道“关将军寥赞了,此次我前来专程为关将军治病,不知将军伤势如何?”

    “华老请看。”说完关羽把绑带打来,露出一个黑色的箭口,黑色的血液从里面慢慢流出。

    华佗走上前仔细地看了一会,双手在关羽发黑的左手上来回的仔细抚摸,最后用食指抹了一点伤口的黑血,用鼻子闻闻脸色微微一变。

    关羽见华佗面色突变,询问道“华老先生我这病可还能医治吗?”

    华佗略微思量回答“医是能医,只将军受不了这苦。”

    “你不用担心,什么苦是我关羽受不了,你尽管说来听听。”关羽自信道。

    “既然将军这么说,那我告诉你吧,我这方法说来也简单,就是把将军的皮肉刨来,然后把附在骨上的毒刮出来。”华佗面色不改说道。

    他刚说完,关羽还没说话,下面关平周仓廖化先惊呼起来“这怎么可能,如此医治方法从来就没听过。”

    “不错,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这样医治的。”

    “如此做法和买卖的牲口有何区别。”

    ……

    华佗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关羽,对三人的议论声全然不顾,只是静静的等着关羽的决定。

    关羽沉默一会儿后“好了不要吵了,我自有定夺。”

    三人听到关羽如此说,便停了下来不再争议,也静静的等着关羽的决定。

    许久后关羽看着华佗,轻声问“不知华老先生有几成把握。”

    华佗解释“原本有十成的把握,但因将军伤势过久,现在老夫只有八成的把握。”

    听到华佗说有八成的成功率后,关羽开心的说“好就衣老先生所言,现在就开始医治吧。”

    华佗听到后点头称是,但想了一下问关羽“将军我带来了麻沸散,喝了此药会全身无知无觉,这样将军就不用忍受皮肉之苦。”

    “不用,区区小事,你尽管放手做就是,”关羽不在意说道。

    随后又吩咐关平那来棋子,和关平下起棋来。周仓和廖化站在一旁静静看,华佗则在关羽身边为他刮骨疗伤。

    黑色血液顺着关羽手臂流下,,把地面都染红了一大片,耳边还不停传来刀刮骨上发出“吱吱……”声。

    听的几人心头都发麻,关羽本人更是头冒冷汗不止,脸上痛苦的表情让别人看着都痛,但是他却忍着没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关平周仓和廖化三人都露出不耐的神情,关羽拿着棋子右手不时在控中停下,痛苦地手颤抖不能放下棋子,但是最后又忍着痛放了下去。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