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诡关 > 第二十一章死与新生
    战斗一会儿后,那最后剩下的十八名骑兵也全都阵亡,只剩下关羽,关平,周仓,赵累四人还在苦苦挣扎。被团团包围,他们根本就没机会冲去,几次想要冲出去到都被韩当七人拦下,四人累的气喘吁吁,不停被攻击。

    关羽边打边转头看了他们三人一眼,只见三人都已经汗流浃背,身上被砍伤多处。而自己也累的不行,再这样下去他们四人必死无疑,只有冲出才有一线生机。

    关羽看了一眼周围的敌人,最后看面的徐盛,青龙偃月刀一横,一记紫气东来打向徐盛。

    徐盛一长剑,一道白色见对撞过,可刚装上就被撞个粉碎。朱然,丁奉见徐盛危险,赶紧打出两道剑气向紫气东来对攻过去,徐盛自己也再次打出一道剑气过去。

    “轰隆”几人的攻击撞在一起爆炸,在靠的最近的士兵被炸飞,鲜血飞溅染红地面。

    忽然关羽纵冲到徐盛跟前,双手高举青龙偃月刀朝徐盛当头劈下。

    徐盛吓得慌忙举起长剑挡住,青龙偃月刀砍在了徐盛的长剑中间,“喀嚓”一声,徐盛的长剑被拦腰砍断,但却让关羽青龙偃月刀向左边偏移几分。

    血液飞溅,徐盛左肩到胸口处,被关羽连人带铠甲劈出一道粗大的伤口,血液从伤口处喷涌而出,徐盛头一晕从马上倒在地上。

    关羽对着关平,周仓,赵累他们大叫“跟着冲出去。”

    关羽带三人从徐盛身旁冲过,向着包围圈外面冲杀而出。韩当,蒋钦,丁奉,周泰,朱然,潘璋六人在后面追杀。

    关羽一记又一记紫气东来打出,阻拦的士兵被劈的成片倒下,四人艰难的杀到最外围包围圈还有几米可以杀出去了。

    在黑暗的宇宙中,那颗青色的果实快速前进,此时已经来到了太阳系外围,冲着地球极速冲来。

    关羽砍到一个个骑马的骑兵,终于冲出了重重包围,转对关平他们说“走,我们冲出来,他们在也无法……”

    他还没说完,一支冷箭瞬间射他的胸口,关羽立刻喷出一口鲜血。

    关平,周仓,赵累眼睛瞪的大大,震惊的看着关羽,随后赶紧来关羽身边,把他护在中间向外面杀去。

    在远处的一片树林里,一个手拿弓箭骑着马的将军走出树林,他身后跟着几十骑兵。

    三人护着关羽逃跑,韩当众将在后面追杀,很三人身伤口渐渐多了起来,胸前,双手,后背都受伤,但他们还是紧紧的护着关羽。

    那个射冷箭的将军带着骑兵赶来,前面的骑兵天下马在地上几个翻滚来他们马下。从腰间拔出匕首,匕首在马腿不停划动,瞬间就被划出无数伤口。

    关平,周仓,赵累三人的受伤倒地,他们三人也从马上摔了下来,只有关羽左手捂着冷箭伤口,右手提着青龙偃月刀,骑着赤兔马摇摇晃晃前进。

    关平三人被围攻,瞬间就被打的鲜血飞溅,赵累被韩当一剑封侯,第一个倒下。周仓随后又被丁奉一剑刺中心脏,第二个到下。最后关平被蒋钦一剑削首,脑袋和尸身分离到底不起。

    关羽摇晃的来到一颗歪脖子老槐树前,从马上掉了下来,拖着青龙偃月刀疲惫缓慢走到槐树根下。背靠着槐树慢慢坐在地上,青龙偃月刀掉落在一旁,赤兔马则在一旁看着关羽,知道主人快要死去,伤心的落下眼泪。

    韩当众将围着关羽,但却没有对关羽怎样,反而劝说他投降。

    面对众人的劝说,关羽缓慢摇头,见关羽不肯投降,所有的深深叹气。

    许久后关羽前面众人分开一条空道,陆逊吕蒙顺着空道骑兵走来。

    关羽双手用力抓着箭羽,猛地一拔,箭被他拔出,鲜血飞溅,左手捂着伤口,血液从手指缝隙流出。

    呂蒙来到关羽面前轻声道“关羽,你可想到会有今天?”

    关羽看向吕蒙“周瑜身边一条狗,我有想过会败,但却没想过会败在你这条狗手里。”

    “哈哈……”吕蒙气的大笑。

    随后凶狠看着关羽,愤怒地“想死还不简单,我成全你。”

    一道冰冷的剑光划空,鲜血飞溅,关羽的头颅在空中转动,最后掉落在地,鲜血从伤口流出,把地面染红一片。

    吕对着天空大喊“将军,今天我吕蒙为你报仇了。”

    陆逊叹息,随后带着关羽的尸体,青龙偃月刀,赤兔马离开了这里,留下一滩血迹在地上。

    所有人都走了,地上的尸体也都被带走,如果不是地上血迹斑斑,根本不会有人相信这里前不久发上过大战。

    青色的果实破空而来,撞击在关羽留下的血液那里,撞进地底一米深,在地上只留下一个小洞。血液顺着小洞流下,流到了果实哪里,血液把果实浸泡在当中。

    血液被果实快占地速吸收,随着它吸收血液,慢慢从原来的青色变成了红色,最后连地面的血液都被吸收的一干二净,果实也变的深红发黑。

    果实穿过泥土和树根,慢慢来到槐树的树干中间,然后一动不动在哪里停下。

    春去秋来,不知过去了多少个寒冬,槐树在果实进入它身体后,生机盎然,树槐树不断长大,树干也随着越来越大,最后变的有三米多宽,周围也只有它一颗树,其余的都是小草。

    果实缓慢变大,最后变得水桶那么大,在变化的过程中,槐树也越来越旺盛,占地几亩还要多,树干也长的有五米多宽。

    春去秋来,这样又不知过了多少年,在槐树里的果实渐渐发生变化。果实内先是出现血脉纹路,再后又化成一具小孩的样子,小孩在果实内一双小手抱着双腿,眼睛闭着,样子很安详。

    又不知过了多少春秋,槐树在小孩出现后,生机慢慢变少,树枝一根根掉落,然后生机全无,只剩下光秃秃的几根枯死的主干。

    又不知过了多少春秋,在一个烈日炎炎的中午,一个穿着短袖短裤五十多岁,骑着一辆两轮的破二八健硕老人来到枯死的槐树下休息。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