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长乐歌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天津月色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天津月色

    陆云带着陆瑛出了从善坊,便沿着洛水一直往西走。

    洛水河畔杨柳成荫、风光如画,秋风扑面、暑气全无。此时,人们全都想赶在坊门关闭前返家,是以河边的青石道上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河面上大大小小的船只,在夕阳中顺流而下,既不打扰两人的雅兴,又使这画面不失于太过冷清。

    陆瑛开心坏了,她折一支垂柳,在陆云的身畔翩翩起舞,就像回到当初在余杭时那样。

    “真是太美了,”陆瑛兴奋的小脸儿涨红,对陆云欢声笑道:“就像一整条洛水,都是属于我们两个的。”

    “那阿姐不就成了洛神?”看到陆瑛如此开心,陆云也十分高兴,也不枉自己为了能提早回来,辛苦赶路半晌了。

    “瞎说。”陆瑛登时羞红了脸,心里却是喜滋滋的。传说洛神是伏羲氏之女,因为迷恋洛河两岸的美丽景色,降临人间,来到洛阳,成为洛河的河神。传说这位女神容姿绝美,就连洛阳城里的牡丹花,在她面前都黯然失色。

    在夕阳下,陆瑛凭风临水,衣袂飘飘,肩若削成、腰如约素,还真与那洛水女神有几分神似。她用手中的柳条轻扫一下陆云的下颌,调笑问道:“我要是洛神,那你是谁?”

    “那我就是黄河的河伯,把你关到龙宫里,让你永远都出不去!”陆云摆出一副可怕的表情,伸手去抓陆瑛的柳条。

    “想得美!”陆瑛咯咯娇笑着,向前面逃去,银铃般的笑声洒了一路。“你抓不住我的!”

    陆云也笑着追了上去,姐弟俩一前一后,沿着洛河跑出了老远一段。

    “别追了,别追了……”陆瑛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却是跑不动了。

    陆云也笑着停下脚步,目光越过陆瑛望向前方。

    陆瑛顺着陆云的目光往前一看,登时目眩神迷,喃喃道:“太美了……”

    原来,两人不知不觉来到了天津桥畔。天津桥是洛阳城内最大的一座桥,南面与定鼎门大街相连,北面与紫微城正门遥遥相对。当年高祖皇帝就是从这座桥上过河,入主紫微宫的。天津桥便因此而得名。

    整座天津桥长三百三十三步,宽二十余步,如一道玉虹般横架在洛河之上,桥上有四角亭、栏杆、表柱,桥两端有集市和酒楼,南北通衢,一桥相牵,好不气派!

    这一段的河道也是最宽阔的一段,河面水平如镜,被即将落山的夕阳,染成一片金黄。那片金黄从两人眼前,顺着河道一直通向遥远的天际,让人深信不疑,那火红的夕阳就会坠落在那片金黄之中……

    陆瑛看得目眩神迷,好一会儿才喃喃道:“看到了,看到了,金色的洛河真是太迷人了……”

    陆云点了点头,在河边捡了一片干净的地方,与陆瑛并肩而坐,安静的望着这金灿灿的洛河。

    远处一艘渔船上,传来苍凉的渔歌声:

    ‘古今兴废皆若梦,魏耶晋耶成何用。

    惟流水不记年,浪里陶情也,水云仙。

    浅斟低唱,三五渔朋,柳堤欸乃,连舟并缆也,

    共话衷肠伤往事,叹兴亡,终日伴斜阳……’

    听着那歌声,陆云不禁有些痴了。古今兴废皆若梦,魏耶晋耶成何用。这洛河静静流淌,夕阳日复一日斜照水面,不知映出了多少皇朝远去的背影,不知浸透了多少帝王将相、英雄美人的鲜血与泪水。

    更不知,在将来,它会不会记住自己这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呢……

    见陆云发呆,陆瑛也安静的坐在一旁,想着自己的心事。不知不觉夕阳坠下,天地一片昏暗。但很快,早就升在半空的一轮圆月,又将清辉洒落在人间。洛水河便再次明亮起来,这次,河面不再是金黄色,而是变成了银白色,

    这时,明月当空,垂柳如烟,洛阳桥下波光粼漓,远处不时传来道观中的钟声,天地间一片静谧,清冷优雅,不似人间。

    “原来,崔宁儿是这个意思……”看到这神奇的变化,陆瑛沉醉之余,也恍然大悟:“每天的时辰不同,河水真会有不一样的颜色……”

    “是。”陆云笑着点了点头,轻声道:“这时河面上若有人月下泛舟、把酒言欢,看起来可不就跟神仙一样?”说着他有些好笑道:“从那崔宁儿嘴里说出来,可就邪乎极了。”

    “你觉得她怎么样?”陆瑛抱膝定定看着银光粼粼的河面,突然小声问道。

    “什么怎么样?”陆云被问懵了。

    陆瑛抬起头来,笑嘻嘻的看着陆云道:“阿弟,姨母八成是看上你了……”

    陆云登时一阵恶寒,满脸错愕。

    陆瑛见状一愣,旋即哭笑不得的轻轻给他一拳道:“你个呆瓜,是丈母娘看女婿那种看上,你想什么呢?”

    陆云这才松了口气,却旋即摇头道:“人家是崔阀的嫡孙女,怎么可能看得上我。”

    “瞎说!”陆瑛却一脸自豪道:“我阿弟文武双全,来年大比肯定会一飞冲天,怎么配不上她崔阀的嫡孙女?”说完她发起愁来。“到时候各家来提亲的,肯定要踏破门槛的。”

    “我是不会成亲的,倒是阿姐,前日似乎有媒人上门呢。”陆云轻声说道。

    “你不成亲,阿姐是不会放心嫁人的。”陆瑛摇摇头,深深看着陆云道:“阿弟,你知道阿姐有多担心你吗?”说着话,她那双明亮的眸子,生出了令人心碎的水雾。

    “知道。”陆云重重点了点头,不敢看陆瑛的眼睛。从听了高广宁那番话起,他便一直在问自己,如果继续为死去的父皇母后报仇,会给眼前的阿姐还有父亲带来不幸,那么是否还应该义无反顾下去?

    如果结果是仇没报成,却把最后的亲人也搭了进去,自己到底能不能承受得住?

    现在看着陆瑛,他似乎有了答案,自己是承受不住的。可是,那刻骨的仇恨,依然无时无刻噬咬着他的灵魂,让他一刻都不得安宁,逼的他根本停不下来!

    一阵秋风吹过,河面银波乍碎,陆云的心湖更是纷乱如麻,两个念头激烈的交锋,让他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脸上泛起不正常的红色……

    “阿弟,你怎么了?”陆瑛看到他的异常,忙关切问道。

    “没事。”陆云压住翻腾的气血,强笑着道:“可能是放松下来,反而感到有些疲惫……”

    “那咱们快回去吧。”陆瑛急忙说着就要起身。

    “不急,难得出来一回,我也想好好看看这天津桥下的月色。”陆云却摇摇头。

    “不行,想看月色有的是机会,你还是回去赶紧歇着吧。”陆瑛不由分说,把陆云拉了起来。

    “那好吧……”陆云迟疑一下,和陆瑛离开了月色迷人的天津桥畔。

    回到陆坊外时,坊门早就紧闭,陆云本想带着陆瑛翻墙而入,却被陆瑛坚决阻止。她已经看出弟弟有些不妥,哪能让他再运功?

    好在陆向乃是从善坊坊主,陆瑛一叫门,看门的坊丁便赶紧把坊门打开条缝,放两人进去。

    今天第二更,求月票啊!!!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