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长乐歌 > 第五百九十八章 又见珞珈

第五百九十八章 又见珞珈

    绣楼中,陆云叹息一声,握住了商珞珈的手道:“你听我解释。”

    商珞珈虽不回头,却也没抽出手。意思是,说吧,我听着呢。

    陆云便将在龙门山发生的事情,全都原原本本讲给商珞珈听。

    商珞珈听到龙儿的事情,就再也躺不住了,挣扎着坐起身来,吃惊的看着陆云道:“你说他和你母亲串通谋害于你?你母亲怎么会帮一个外人来害自己的儿子?”

    “唉,因为龙儿才是她的亲生儿子。”陆云神情一黯道:“而我,是陆大人当初用龙儿换回的那个孩子。”

    商珞珈惊呆了,漠然良久方涩声问道:“你,是说,你是……乾明太子?”

    “不错,我原名叫皇甫承。”陆云点了点头。

    “怪不得。”商珞珈震惊片刻,便很快恢复了平静道:“怪不得那妖女几次三番纠缠于你,还玩了醉三秋那一出,看来是早就知道你的身份了。”

    “之前她也只是猜测而已,是观音洞发生的事情,才让她确定了我的身份。”陆云苦笑一声,诚恳的看着商珞珈道:“既然她已经知道了,我觉着就不能再对你隐瞒了。”

    商珞珈闻言心中一甜,软软靠在陆云肩上道:“你应该早跟我说的,我可以多帮你做很多事情的。”

    “唉,如果她不知道,我也会一直瞒着你的。”陆云叹息一声道:“我的身世干系太大了,一旦泄露出去,不知会连累多少人。”

    “你不说,一样会连累我的。”商珞珈伸出青葱般的手指,不让陆云再说下去道:“我们现在还能分得开吗?”

    “分不开了。”陆云点点头,看着商珞珈隆起的小腹,一脸歉疚道:“我并非有意骗你,真的打算用三天时间和过去告别,然后和你重新开始。可谁知第二天就被陆夫人骗去了龙门山,发生了那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其实第二天傍晚,我就知道你出事了。”商珞珈紧紧抱着陆云,一阵阵后怕道:“当时我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怎么答复我都不重要,只要你能平安归来,陪我一起看着孩子出生,就足够了。”

    “珞珈……”陆云也紧紧抱着商珞珈,轻嗅着她发间的清香,感动的无以复加。

    “再叫我一声,我很爱听。”商珞珈声如蚊蚋道。

    “珞珈……”陆云便又唤了一声道。

    “嗯。”商珞珈开心的使劲点点头道:“夫君。”

    “唉……”陆云应了一句。

    “好了,你可以把后面的事情讲给我听了。”商珞珈满足的离开了陆云,挤出一抹笑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能接受了。”

    “好,我跟你说。”陆云深吸口气,便将天女出手相救,被裴阀包围,两人走投无路跳崖,却绝处逢生被圣女所救。谁知圣女又把他俩带进了圈套中,然后重演醉三秋那晚的故事,讲给商珞珈听。

    把个商珞珈听得目瞪口呆,良久方喃喃道:“原来妖女图谋如此之大,所有人都是她的棋子,我确实比不过她。”

    陆云却闻言一愣,他本以为商珞珈会吃天女和圣女的醋,没想到她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对妖女的手段自叹不如。他发现这女子的脑回路之清奇,似乎仅在苏盈袖之下……

    想到日后少不了要这两个女人的夹缝中求生存,陆云就一阵阵脑仁作痛。

    商珞珈何等聪明?了然了陆云的身份后,岂会在天女和圣女的事情上多做纠缠?稍稍平复下激荡的心情,她便替陆云操心开了。

    “想必夫君和皇甫彧虚与委蛇,目的定然是为先帝和先皇后复仇了。”

    “不错。”陆云自然不会再隐瞒心迹,咬牙道:“此仇不报,不当人子!”

    “嗯,那是自然的。我也会全力助夫君一臂之力的。”商珞珈举起粉拳,同仇敌忾的愤愤道:“还有天师道、夏侯阀、谢阀、裴阀、崔阀,这些仇人一个也跑不了!”

    但她动作稍大,便感到一阵腰痛,疼得她秀眉紧蹙。

    “你还是好好安胎要紧。”陆云忙扶着商珞珈重新躺好道:“报仇的事我自有安排,你不用操心。”

    “我可以不操心,但夫君想要报仇……”商珞珈拉着陆云的手,轻声劝道:“我商家是绝好的助力,你可否同意,我将你的身世告诉父亲?”

    “我既然告诉你了,你自行判断便可。”陆云一脸信任的看着商珞珈。

    “今晚,留下来吧。”商珞珈羞涩的说一句。

    “呃,好。”陆云一愣,赶忙点头应道。

    “你别乱想哦,我是让你隔壁,不,别的楼上睡。”商珞珈涨红了脸,急忙解释道:“我可不是那样的女人。”

    “我什么都没想啊。”陆云一脸委屈。

    “讨厌!”商珞珈拿起枕头,丢向陆云。

    。

    和商珞珈说完话,已经是半夜了,也没见到商赟请的大夫在哪里。

    陆云在霜霜的安排下,晚上睡在了山庄的上房之中,自然又见识了一番商家的豪阔。

    一夜无话,第二天陆云起床后,在下人服侍下洗漱穿戴整齐。

    “老爷在观云榭等姑爷一起用早饭。”不知不觉中,下人们对陆云的称呼全都换了。

    陆云便跟着引路的侍女,来到了半山腰上的观云榭中。初夏空气湿润,山间云雾缭绕,站在榭中向外看去,仿佛人在云端一般。

    陆云不得不再次感叹一声:‘有钱真好。’

    “贤婿昨晚睡得可好?”这时,他耳边响起了商赟亲热无比的声音。

    见商赟一张肥脸笑成大包子,两眼放光的紧盯着自己,仿佛是在看一个大元宝一般。陆云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咳咳,伯父还是痛快开价吧,你这样我连早饭都吃不下。”陆云见观云榭没旁人,索性也不跟这奸商磨嘴皮子了。

    “哎呀,贤婿这话就见外了。”商赟招呼着陆云在桌旁坐下,亲手给他盛了碗粥道:“一家人哪用说两家话?我就是开了价,日后不都是你的了吗?还费那功夫干什么?”

    “呃,伯父就不怕血本无归了?”陆云端着粥碗,轻轻吹着热气。他知道,主动权已经回到自己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