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秣马南宋 > 第三百一十八章 惨胜
    第三百一十章

    惨胜

    既然已经逼得李曾伯妥协,石斌的态度当然也不再那么强硬,省得遭人话柄说他得理不饶人。而之前两日稍有不快,石斌明白李曾伯暂时是再也不想看见自己,于是借口出城整顿军务,过几日等荆湖南路的兵马到来了再与李曾伯商议具体出兵事宜。听到石斌的话,满腔怒火无处发泄的李曾伯怎会不同意他离开?当然非常同意,还命书童将他送出了府门。

    之后,石斌是一路笑呵呵,李曾伯书房内则是乱糟糟。

    很快回到了鄂州城外的军营之,赛子龙、赛张飞两兄弟和吕福、吕信两兄弟见到石斌立刻围了过去询问情况。

    知道他们四个是来询问自己和李曾伯谈判的情况,石斌心已然打好腹稿,只等他们问了。石斌只求赛子龙和赛张飞二人别口不择言露了馅,让吕家两兄弟知道了自己的真实目的好。

    第一个冲过来的是最会装的特务头子赛子龙,焦急的问道:“大人,那李曾伯和你谈得怎么样?他那些无理要求你没同意吧?”

    石斌说道:“当然没有全部同意,不过”接着长叹一口气又说道:“他李曾伯也是封疆大吏我又怎么能丝毫不顾及他的看法。如今抗元还是要同心同德,所以还是妥协了点。”

    “妥协了点,请问什么叫妥协了点?”吕福大声问道。

    微微的冲吕福一笑,石斌说道:“吕福,吕信你二人不用担心。我既然答应了你们大哥要在此战之后将你们还回去肯定不会食言。而且还会让你们多少立些功劳,所谓的妥协,不过我自己吃点亏而已。”

    吕福和吕信二人听完石斌的话大大的松了口气,但也心有些愧疚。石斌与他们非亲非故,只是与他们的大哥有些交集而已,如此肯舍己为人实在难得。故而在想到这些之后都立刻表示作战时候坚决服从石斌命令。

    看到吕家兄弟的反应石斌明白他们被迷惑,但石斌却不愧疚,因为吕家兄弟并未吃亏。这样既有利于抗元又不会让自己食言,继续说道:“吕家兄弟不必挂怀,我牺牲的利益也不多,只是将赛子龙和赛张飞二人借给他李曾伯三年而已,三年后还是要还的。”

    赛子龙和赛张飞二人则佯装生气,怪石斌太软弱,居然牺牲了他们。石斌则耐着性子安慰了许久,二人才消了气。

    过后不久开始商议他们五人怎么配合李曾伯作战的问题。

    “石大人,我认为要让那李曾伯打前阵,那家伙如此歹毒,必须让他吃点苦头。”吕福咬着牙齿说道。

    “是的,必须这样。”吕信和赛张飞立刻附议。赛子龙却默不作声。

    “子龙,你怎么不做声?是有什么不同意见吗?”石斌问道。

    “不是。我的意见与他们三人一致,但心忐忑。”

    “忐忑,为何忐忑?”石斌不解立刻问道。

    “李曾伯驻守荆湖北路也有一年多,熟悉此地的将士,的确适合打前阵,不过我看三位将军似乎心气不平”

    赛子龙的话说到这里,众人都明白了他话的意思。是怕三人挟公器报私怨,见到李曾伯危险却故意不救援,任他自生自灭。

    “这个你放心,我会自引一军在后接应,我也相信他们三人不是因私废公心胸狭隘之人。”石斌边说边向吕福、吕信和赛张飞看去。

    有石斌这治军严谨的黑枪统领在后盯着,三人想见死不救也不能了,只好纷纷表示肯定全力抗元。

    “还一个问题是,万一那李曾伯死活不肯打前阵,胆小怕死只肯在军甚至坐守襄阳呢?毕竟石大人你才是统军主帅。”吕福有些焦急的问道。

    “吕大人担心的是,不过那李曾伯还是向来积极抗元,如今有了援军是应该不会坐守襄阳的。至于怕死待在军,也只要让他知道我在后支援,他这个好虚名的会乖乖范了。”石斌自信的笑道。

    吕福四人听后纷纷点头称是,并表示供石斌差遣。既然如此,石斌立刻将计划说了出来:前军是李曾伯,军是他石斌,左右两军为吕家兄弟,后军则是赛家两兄弟。

    这个阵仗自然无懈可击,只要等荆南兵马一到再和李曾伯谈一谈,一切可以执行了。

    十日之后李超便带着五千精兵来了鄂州,交给石斌之后又立刻回了荆湖南路主持大事。收到兵马的石斌当晚进了鄂州城,与李曾伯谈行军打仗的具体事情。

    一见石斌这个煞神,李曾伯心惴惴不安,但还是装得很高兴,热情的询问援兵的情况。

    石斌自然实事求是的说了出来。

    听到这些,李曾伯欣喜若狂。在他看来吕家军可与元人拼个不相下,石斌的兵马对元人更是能以弱胜强。如今二者加起来有一万精兵,何愁元人不破?即使打不赢也能死守待援,绝不会输。

    结果还不需要石斌激将,李曾伯这个压根不懂行军打仗的官提议自己打前阵,为全军开路,只要石斌等人护住他的侧翼和退路好。

    这倒是个让石斌又喜又忧的结果,喜的是李曾伯毫不怯战,忧的是他似乎没有意识到元人的难缠。恐怕不知道野战和守城战的巨大区别,不过石斌此时可不会出来当好人劝诫李曾伯。

    他只要做的是保住了大宋的黎民百姓不遭元人屠戮,至于其它他懒得理会。在他看来,当兵的马革裹尸是光荣,只要自己不是见死不救好。于是立刻同意了李曾伯的意见,并约定等粮草辎重准备好赶往南阳御敌。

    一路在到襄阳之前都是走水路,沿汉江北,到了襄阳城才走陆路。浩浩荡荡五万人马一眼看不到头。

    因为走水路不累,李曾伯在襄阳城外只修整了一日便带着两万前军立刻开拔往南阳而去,并未等石斌他们。由于想快点到南阳所以行军速度极快,日行达到了100里,但侦骑却只打探方圆二十里的消息。

    李曾伯的副将多次提醒他要慢点行军,让士卒保存体力以便随时迎战,但李曾伯却认为南阳盆地地势平坦元人不会在此埋伏,所以并未采纳这意见,仍旧一意孤行。

    在离南阳还有近两百里的时候李曾伯的军队已经是劳累不堪,没有多少战力,当晚元人便快马来袭,虽然没有歼灭李曾伯但重创他,弄得他两万人马被打得只剩千,其还有不少伤残,真正能战斗的不过六千人。

    远在百里之外的石斌听到消息,大骂李曾伯是蠢猪,但并未立刻发兵救援,而是细细问起事情的经过。

    见那驿卒说得很详细,石斌知道这不是假消息,李曾伯那蠢猪的确是被袭击了。救肯定是要救的,但如何去救?

    仗打成这样石斌恨死了李曾伯但也有些自责,没快点跟那蠢猪。元人必定知道他跟在后面,若是不顾其它的去救李曾伯那是送死,说不定元人骑兵埋伏在不远处等着他入套。

    绝不能坐看李曾伯被歼灭,思索一番之后石斌打算还是用诱敌之计,将自己这个元人恨不能生啖的人当诱饵,引他们出来杀敌解围。

    故而下令自己和赛子龙引五千火器精兵在前全力支援李曾伯,吕福等三人则统领其余两万五千人马护住后路和粮草辎重,但两支人马保持一天的距离,让元人认为可以出击。

    如此走了一天,离李曾伯只有一天的路程元人却没出击,石斌知道他失算了。元人多半是打算先歼灭李曾伯,再管其他,而不只是各自都重创。

    暗叹元人厉害,他这五千火器兵里还有一千是步骑兵,是可以快速支援的,但石斌很舍不得用他们去救李曾伯那只蠢猪。若是半路遇到元人埋伏他可亏大了。

    又思索了一番之后,痛苦的命令赛子龙率一千步骑兵支援李曾伯,若是遇到埋伏不许正面交战只许骚扰,让元人不能全力攻打李曾伯。没有埋伏则并入李曾伯麾下,与他一起据守待援。

    不出石斌所料,元人的轻骑兵很快冒出头来拦截赛子龙率领的步骑兵。好在已经接到不许正面交战的命令,不战即退赛子龙和元人打起游击。

    不久,吕福的两万五千人也跟了来一起开拔去救援李曾伯了。

    虽然肯定能保证李曾伯不完全被歼灭,但石斌却怒火烧,他还从未打过这么憋屈的仗。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怕猪一样队友。

    等火气消得差不多,石斌立刻下令:南阳守将派五千精兵出城截住元人通往平顶山的退路吕家兄弟则率一万千人马堵住随州走廊,防止元人窜入湖北盆地赛张飞率军一万人马堵住元人去驻马店的路,他自己则率九千人马在南阳盆地之搜寻元人至于李曾伯他无视,因为此时的李曾伯已经无用了。

    接到命令的将领都知道石斌这是要和元人拼个你死我活了,不将其全歼在南阳誓不罢休。

    若在以前几乎所有将领都会反对石斌这样死磕,南阳不过七千人马,将五千精兵调出城池,这样南阳太危险。一个不小心南阳城会再次落入元人手。

    但此时包括南阳守将在内的人都只能遵守命令,不敢有丝毫怀疑,因为都明白这是石斌为了自己的荣誉而战,若是此战败了,他常胜将军的美名没了。这荣誉真要是没了,他们这些人可是担不起石斌的怒火,不说人头落地官肯定没得做。

    这么个打法是元人也没料到的,他们擅长的是出其不意而不是死磕,故而一开始在南阳境内乱窜。

    结果发现各路通道都被堵死,虽然这么打宋军肯定伤亡不但他们肯定难逃全军覆没的厄运。如此一来,元人自己慌乱阵脚只打算快点跑,李曾伯的威胁自然解了。

    逃肯定是北逃,南阳的五千精兵是最大的阻力,元人必须在石斌手下对其合围之前溜了,所以对南阳的军队是不顾伤亡的攻击,只求杀出一条血路回家。

    南阳本是石斌从元人那夺回来的,南阳守将对石斌很佩服,如今又关系到石斌的荣誉,所以奋力抵抗,宋军发挥出来前所未有的战斗力,硬是将元人五千骑兵死死的挡住,让其不得寸进。

    元人最终自然没逃过石斌的合围,被尽数歼灭,但石斌却丝毫没有战胜者的喜悦。因为这场胜利实在是不值得夸耀,五万五千人马死伤了近三万才歼灭五千元人,自己五千精锐也损失了近两千人,这在他看来是耻大辱。

    接应李曾伯的路石斌连续两夜失眠,不仅因为这场惨胜更因为他失信了,这么个打法让南阳境内烽烟四起,黎民百姓死伤无数,还不如等着元人主动进攻或者劫他粮道好。

    但大错已经铸成,石斌也只能拿歼灭了五千元人来安慰自己,算是让自己舒服点。

    不久便见到了李曾伯,那混蛋明显知道石斌怒不可遏,错的又是他自己,所以立刻嘴抹了蜜一般的哄起石斌来。

    本来石斌并不想太让李曾伯丢了颜面,但见他如此做派,又想起之前对自己的无礼,石斌给了他一个问候:狠狠的一个五指山。接着便怒吼起来:“你这蠢猪,怎么如此无用?两万人马居然被你一个晚丢了大半!”

    见到暴怒的石斌,李曾伯再无半点反抗的勇气,只能一再的说自己是急于救援南阳,没有想到围攻南阳的元军却分出大半来偷袭他。接着又夸起了石斌,并强调此战虽然损失不小但终究还是胜利,且战果辉煌。

    本只想抽李曾伯一个巴掌算了,但听到他居然敢说战果辉煌,再也不顾其它将其按倒在地练起了七伤拳。

    围观的众人虽然都很可怜李曾伯被石斌痛揍,毕竟他也是荆湖北路安抚使,一个高官。却没人出来劝阻,因为如此惨胜他居然还敢说战果辉煌,挨打确实是罪有应得。

    最后还是赛子龙这个与石斌关系最特殊的特务头子出来阻拦石斌才住手,但李曾伯已经被打得体无完肤了。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