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秣马南宋 > 第三百二十章 消除隐患(下)

第三百二十章 消除隐患(下)

    第三百二十章

    消除隐患下

    一直不敢肯定李曾伯对自己是不是敷衍,但当看到李曾伯在自己劈下床头柜一角那充满恐惧的眼神时,石斌可以肯定李曾伯至少在此战完全结束之前是不敢对自己怎么样了。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再留在这窝囊废的府邸之也没有意思,多留一刻便会让他多一刻的愤怒,故而石斌很快离开,与等在府外的赛子龙汇合。

    “大人,请问事情办成了吗?”赛子龙问道。

    “这不是在军,子龙不必如此硬邦邦的了。事情办成了,而且结果我预料的还要好,说不定会有点意外的收获。”石斌笑眯眯的说道。

    结果预料的好赛子龙相信,但什么叫做说不定会有点意外的收获,又凭什么会有这意外的收获?

    “妹夫,我想斗胆问问你为何会有这么大的信心?”赛子龙深知石斌不是信口开河之人,但对此事却不放心,所以冒险问道。

    “舅子,你也太胆小了。什么斗胆不斗胆的,是你不问我我也会告诉你为什么的。你看看我身少了些什么?”石斌笑着问道。

    既然是特务头子观察自然非常细致,转眼发现石斌的随身bs不见了,立刻明白其原委,笑道:“妹夫还真是厉害,居然能想出这办法,估计送李曾伯bs的时候他都快尿床了吧?哈哈哈哈!”

    “尿没尿床我不知道,但我从他眼看出了极深的恐惧,因为我不止送了他一把bs,还将他床头柜的一角给劈了。”石斌很自傲的说道。

    “如此便好,妹夫这样咱们可以继续大干一番,若是顺利,说不定能再立新功。”

    “我也这么想,不过咱们首先要做的不是这些,而是兑现对你们的诺言。”石斌很郑重的说。

    “妹夫说得是,那我派人用六百里加急将功劳簿送去临安,并请吴宰辅和赵宰辅帮忙请他们催理宗尽快下圣旨提升我和他们的四个的品秩。”赛子龙万分激动的说道。

    “可以,不过沿途还得和吕德打个招呼,看看他是否肯继续将吕福和吕信两兄弟借我一段时间。”石斌叮嘱道。

    “为何要问?这场仗本没打完。”赛子龙不解的问道。

    “我知道没打完,至少还得打到明年淳祐十二年1252春,正因为如此这算是对吕德的一种尊敬,不会显得我石斌太过蛮横跋扈。”石斌耐着性子解释道。

    没多久圣旨下来了,赛子龙、赛张飞、吕福、吕信和南阳守将五人全都官升步军都指挥使,同统领,对石斌和李曾伯不奖不罚,许他们继续和元人作战一切按之前的安排行事。

    而收到消息的吕德则专程从他的老巢江南西路隆兴府赶来南阳对石斌致谢,并希望石斌再带着他那两个族亲打几仗,混个一州统领。

    本不想吕家两兄弟离开,石斌自然顺水推舟的答应了下来,不过提了个小小的要求:帮自己看住李曾伯,防他背后使诈。

    和自己族亲利益息息相关吕德当然立刻答应了下来。安排人看住李曾伯之后便回了隆兴府。

    石斌回了自己的府邸之后对着墙的军事地图发起了呆,他倒是想继续往北打,一直打到许昌直逼郑州,不过他不敢,实力不足。更想过请两淮制置大使贾似道,他的岳父帮忙,但还是心忐忑,无法下决定。

    赛子龙走进房内发现石斌明显在想什么难以抉择的问题,也不打扰只是在门口凳子悄悄坐下。直到坐不住不小心一下蹭动了凳子才将石斌惊扰得回过了神。

    见赛子龙这个也颇有才智的家伙来了,石斌非常高兴的说道:“子龙,我正打算找你,没想到你自己门了。”

    进了府赛子龙不敢再叫妹夫,改口道:“大人,请问有什么事情要我做参谋的?”

    “你认为咱们下面该怎么办?咱们已经在荆湖北路立住了脚,打完这场仗可以理所当然的将你和赛张飞留在这。但是我却不知道该往哪里打了。”

    该往哪里打?这个问题赛子龙可从未想过,他考虑的最多是如何获取情报而非这种战略性的大问题,所以一听到石斌的这个问题脑子有些懵。他不知道石斌这句话什么意思,要怎么回答。

    看了看赛子龙的样子,石斌知道自己的问题问得太突兀,赛子龙未必能提出什么好意见,更不能催,急了说不定赛子龙还说出什么不靠谱的想法,若是自己采纳了那是大失败。所以石斌也不催,只是示意赛子龙慢慢想,他自己则干脆坐下喝茶。

    过了一壶茶的时间,赛子龙终于开口了,“大人,请问你是想打下平顶山或者驻马店吗?”

    “知我者,子龙也!”石斌笑道:“我的确是这样想的,之前想打平顶山但感觉打下来后难以驻守,所以退而求其次想打驻马店。这驻马店是淮河流域很重要的一座城市,如今却在元人手,这让我大宋如芒刺在背是睡个觉都不得安宁,得时刻防着元人从此处渡河南下。”

    “大人的想法子龙十分支持,不过这其有个问题不知道大人有没有想过。”

    “哦?什么问题,子龙请直说。”石斌问道。

    “属下不认为驻马店难打,但是打下来之后谁来防守呢?属下实在不想这驻马店和之前的广元、南阳一样,咱们出力人家捡现成,为他人做嫁衣裳。”

    “子龙言之有理,但咱们在荆湖北路不过刚刚立足,打下来之后咱们也不可能派人去,这样显得太骄纵无礼了,会落人话柄。”说到这里,石斌自言自语起来,“怎么办呢,有些麻烦”

    过了一会,赛子龙说道:“大人,属下倒有一法可行。”

    “快说!”

    “您岳父大人是如今的两淮制置大使,一旦打下了驻马店,那这驻马店理所当然是你岳父掌管,无论谁想当驻马店的知州都必须过他这一关,所以咱们可以请他帮忙。”

    “请我岳父帮忙不难,问题是即使他肯帮忙我们又如何夺得那驻马店的控制权呢?”石斌仍旧皱着眉头说道。

    “大人又何必纠结于一个小小的驻马店呢?咱们可以和那些想当驻马店知州的家伙做生意啊。”赛子龙狡猾的笑道。

    做生意?石斌对这个算是一点通,原来赛子龙是要自己和其他派系做利益交换。不得不承认这是如今能想出来的最靠谱的办法。

    “有道理,咱们目前是该着眼在荆湖北路而非驻马店。那咱们打下驻马店之后,请我岳父帮忙,我最希望的是能换到荆湖北路一个知州之位而非统领之职,并且要赛张飞担任才好。”

    听完石斌的话赛子龙眉头皱了起来,若是真将驻马店拿下,给他和赛张飞一人一个统领的之职都很简单,但是要将他们从武将转为官那可难得很,尤其还想让赛张飞这么一个连自己名字都写不好只知厮杀的人当知州实在是有些不可取。

    左思右想觉得石斌的绝不可能实现,于是开口道:“大人,属下有一言要说。”

    “子龙请说吧。”

    “不是我说兄弟赛张飞的坏话,他征战时候是员勇将,但治理地方恐怕还差得远,即使大人得了荆湖北路一个州,也不能任命他为知州,是我也不行。”赛子龙为了让石斌不误会,干脆将自己也列到了不可任命为知州的人之。

    赛子龙的话让石斌意识到自己刚刚是在想当然,把事情估计得太美好,如今面对的现实是要如何才能一定获得一个知州,得到之后又用谁来治理呢?

    “子龙,你还有什么想法不必忌讳继续说。”

    “大人,属下认为咱们不必派嫡系,你的势力已经很大仅仅靠着咱们这些弟兄早不够了,所以您得像策反乌力罕一样在荆湖北路也收拢一批人,否则要入主此地太慢了。”

    赛子龙的意思石斌倒还算明白,但还是有疑问,开口道:“你的意思是要我先收买一些荆湖北路的官员,让他们成为我的支持者,这的确不错,但若他们有二心怎么办?”

    “大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只要大人把握住大势不出错,那些有二心的家伙也不会乱来。咱们倒是可以将赛张飞留在荆湖北路,让他来威慑那些有二心的。”

    这些看法让石斌想起了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这句话,他的确不该只用那些嫡系,是敌对势力也要争取,否则无法成大事。

    想通了这些,石斌开口诡异的笑道:“子龙,你这么说我想起一个人。”

    看着石斌这么个状态,赛子龙立刻明白了,“大人难道是说”接着便将手指向了李曾伯如今在养伤的府邸方向。

    “子龙果然厉害,是他。”石斌笑道。

    “好!大人厉害!咱们接下来的战斗让他也立战功,让他能升官发财,如此恩威并施我不信他不投奔大人。再将赛张飞任命为鄂州统领看着他,如此一来让他只能为大人效力,不敢再生二心。”赛子龙大声说道。

    “不必这么肯定,我们还是先去和他谈谈再做定夺。”于是石斌便带着赛子龙又去了李曾伯的府邸。

    见石斌这煞神去而复返,李曾伯感觉自己心脏已经承受不了如此大的压力,若不是浑身动弹不得,他恨不能跪下求石斌放过他。

    微笑的走到李曾伯的身边,石斌很关心的问道:“李大人的伤有没有好些?”

    暗自腹诽石斌是笑面虎,无视自己也是朝廷命官,对自己欺辱太过。

    “李大人,我知道你心所想,此时应该是恨不得生啖我肉,对吧?”石斌笑吟吟的问道。

    听到这些,李曾伯惊恐的答道:“石大人,我怎敢如此想?下官只求大人能放过下官,我再也不敢和大人作对了。”

    “我此来是为之前的事情道歉,并准备送你一份大礼,以示我和好之意。”

    难不成又是送刀子?李曾伯暗想。接着立刻否定了这个胡乱的想法,送刀子不是和好,那是什么呢?李曾伯想不透,只好请教起了石斌。

    从袖套之抽出一份公,递给了李曾伯。

    接过来一看,原来是对驻马店的攻击计划,李曾伯发现自己的名字赫然在纸,但安排的位置是在最安全的军,石斌自己则成了整支部队的前锋。

    看到这些,李曾伯明白了石斌的意思,心百味杂陈,半晌没有说出一句话。

    明白李曾伯暂时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这么大的变化,石斌只是笑了笑说了句保重便转身出了房门。

    走了没多远便听到李曾伯房传来了声音:多谢石大人好意,李某感激不尽!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