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秣马南宋 > 第六百零九章 李旭重新来

第六百零九章 李旭重新来

    第六百零九章    李旭重新来

    天气虽然不错,但赵葵心中却焦躁不安。他明白,若是这几日内如果不和石斌达成协议,他可能就会遭殃。即使不丢了相位也会圣眷渐衰,到时候甚至有可能地位都不如王驿了。

    当然不甘心就这样失败,所以赵葵虽然心中怒火三丈,但是表面上仍旧十分谦和,只希望与石斌达成妥协。

    而石斌在贾玲与赛西施的提醒下,只是与赵葵虚与委蛇,并不做任何正式的承诺。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见石斌如此不通情理,赵葵都有了和他撕破脸皮的冲动,来个不死不休。

    正要打算这么做时,却见厅外急急忙忙走进来一个侍卫,并不搭理他赵葵,而是直奔石斌去了。

    这样的情况让赵葵有些担心,害怕理宗对自己的最后通牒被石斌知道。只可惜,怕什么来什么。那侍卫告诉石斌的正是此事。

    在听那侍卫说话时,石斌脸色越变越好,不时还狡猾的看了看赵葵,并与贾玲和赛西施低声笑了笑,嘀咕了几句。

    待那侍卫离开后,石斌大声笑道:“赵宰辅果然是为国为民,知道自己在宰辅位子上多呆一日便能让大宋多稳定一日。真可谓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实在是让我们这些自私自利之徒万分汗颜。”

    这通反话说得赵葵脸红如猪肝,还有些火辣辣的疼痛感。虽然想骂石斌无礼,但迟迟开不了口。毕竟这是他诓骗石斌在先,他先做的小人。接着渐渐的沮丧了下来不再做声。

    当然不能过分侮辱赵葵,不能让他这么泄气,石斌又立刻开口道:“赵大人一心为国石某知道,但石某如此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可以告诉大人,这两浙总领之职石某的人必须得到。不过如果元人南侵石某也不会坐视不理,会第一个将他们赶出去。覆巢之下绝无完卵这粗浅的道理石斌还是明白的。”

    “石大人果真必须要得到这两浙总领?”此时的赵葵萎靡的问道。

    “是的,必须得到。”石斌笑道,“难道赵大人不知道皇上对我已起杀心?我不想引颈就戮死得太冤枉。”

    明白石斌不是岳鹏举那种愚忠之人,绝不信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鬼话。

    “难道就没有商量的余地?”赵葵苦着脸问道。

    “赵大人,由我的人担任两浙总领对你似乎也没多少坏处啊。”石斌说道,“怎么我的人担任两浙总领之职你就如此反感?似乎他们都是非常有能力的。比那些尸位素餐之徒好太多。”

    其实赵葵很想将石斌拥兵自重可能造反的话说出口,但这是绝对不行。于是他来了个论道。

    “石大人,世间万物讲究阴阳平衡,天地、日月、男女、高低、冷热、喜怒皆是如此。朝局之中亦是如此,一方独大并不好。阴阳失衡便会引起天下大乱。为保我大宋千秋万世,所以必须要阴阳平衡。”

    老匹夫!居然和我说阴阳平衡!石斌腹诽。于是便说道:“看来赵大人还是不想

    支持我?”

    “石大人,并非老夫不想支持,而是不能支持。如今大宋版图其实你与令岳丈已经占了一半,实在是够多了。你若是再将最重要的两浙路给控制,那皇上岂不成了傀儡?”赵葵无话可说只好直言了。

    “我就是要理宗成傀儡,不成傀儡我怎么自保和泄愤!”石斌心中暗骂。

    在石斌心中不平之时,贾玲却大声骂道:“赵葵,你这老匹夫乱说什么?什么叫做‘如今大宋版图我夫君和我父亲已经占了一半’?我夫君如今只是枢密使兼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使,我父亲也只是淮南两路安抚使,他们怎么占了大宋版图一半?你这老匹夫,竟敢如此污蔑他们!”

    话一说完,便拉着石斌离开了会客厅。石斌不知其中缘由,又恐脸上不好看,便安抚赵葵说待会就会回来。

    将石斌拉至卧室后,贾玲坐下休息,而石斌疑惑不解开口问道:“夫人这是为何?你这样太失礼了。”

    “失礼?你险些中那老匹夫的奸计!”贾玲怒气冲冲的说道。

    “奸计?”

    “难道你忘了之前王三和李旭是怎么当上沿河制置使和两浙总领的吗?其中有一点就是你与他们不和,他们已经是你的对头了!这次如果你顺着那赵葵的话说,岂不是不打自招?”

    贾玲的这番话算是明白了赵葵的险恶用心,并暗中庆幸没有轻易开口,还有如此机警聪慧的夫人提醒。

    “那现在该怎么办?赵葵肯定已经起疑心了。”石斌焦急的问道。

    “大人勿忧,卑职有一法可解此围。”许风笑道。

    既然许风有办法,石斌当然催促他快说出来,石斌可不想这么憋着。

    “大人待会首先跟赵葵说王三‘调戏’夫人的事情。再有就是既然赵葵仍旧认为李旭是大人的人,那大人就强调与李旭大人的不和,以及李大人是如何当上两浙总领的,这可并非你提议。最好要言辞激烈。至于离开会客厅,就只能将错归到夫人头上了。”许风尴尬的笑道。

    想清楚其中的厉害之后,石斌很快又回了会客厅。但赵葵感觉不妙,因为石斌面如锅底,眼中冒火,样子十分不善。

    冷哼一声之后,石斌说道:“赵大人,你真是厉害,我差点着了道。之前王三那白眼狼调戏我夫人,难道你不知道?我与李旭的矛盾向来就有,他与我关系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紧密,仅仅因为是同袍又有些私教而已。我与他经常有争执,这你应该看见了,何况之前是王驿等众大臣提议他当两浙总领,与我并无关系。硬说有关系,也只是我认为李旭可当此职给予支持而已。何况贾似道乃我岳父,他性格你难道不知,他要做什么我能干涉吗?刚刚无礼之处,石某还是替夫人道歉,但请你不要再污蔑我!”

    这么一通激烈的言辞虽然有些牵强附会,但是也找不出明显破绽,何况并无确凿证据,赵葵最终只能选择不再说这些。

    “看来石大人不愿与我一起选出一个合适担任新的两浙总领的人。”赵葵很沮丧的说道。

    “对不起,如今

    军务繁忙石某并无此闲心。”

    明白这是石斌的托词,但赵葵也束手无策。说了这么久都没有一丝成果,赵葵这老脸也扛不住,于是以事务繁多为借口离开了石府。

    在赵葵离开之时,石斌看着他那渐渐佝偻的背影,有些于心不忍的说道:“夫人,要不咱们和他一起提名李旭当这两浙总领?”

    “妇人之仁!”赛西施冷冷的说道,“之前就是他主谋将李旭弄下来的,你忘了吗?赵葵太厉害,他一日不被理宗抛弃,夫君你就一日别想安宁。”

    这些都是大实话,石斌只能止住这荒唐的想法,坐等赵葵被理宗处罚。

    由于石斌不答应合作,朝中众人自然就没有人去敢当这两浙总领,故而任凭赵葵如何努力都是白搭。五天很快过去,到第五日早朝时,赵葵眉宇之间再无英气已经显得老态龙钟了。

    早朝的第一件事就是讨论两浙总领由谁担任。理宗开口询问赵葵,等来的不是赵葵对此问题的回答而是一份请求致仕的奏折。

    这个情况超乎理宗所料,好在理宗虽然昏聩但是还知道赵葵的重要,当即表示不允。在理宗看来,赵葵就是他的左膀右臂,若是没了赵葵,他就绝对斗不过石斌,迟早会成汉献帝一样的傀儡皇帝。

    谁知赵葵却一再表示办事不利,能力不足,身体多病,必须致仕。

    理宗在龙椅上焦急万分,石斌一系站在朝堂上则欣喜若狂。虽然知道理宗定然不会让赵葵致仕,但从赵葵的态度来看,他是决然不会再当首相了。

    像赵葵这样的忠诚仁德之人虽然也会施阴谋诡计但绝对是一身傲气,如今连连受挫,脸上无光,身心俱疲。即使理宗不允许他致仕,他也请求受到处罚,至少要贬谪他两级。

    虽然还想商量商量,但从赵葵的神态之中众人皆知这是他的底线。若是不给他这些惩罚,他很可能就和关羽一样直接‘挂印封金’离开临安,回家乡种田养老。

    斗不过倔强的赵葵,理宗最后只能将赵葵贬为枢密副使,当石斌的副手,也算是对石斌的一种制衡。

    赵葵的事情处理完后,接下来还是要讨论理宗最为关心的问题:由谁担任两浙总领合适。

    既然赵葵这个最大的拦路石没有了,石斌做事自然没那么多顾忌。立刻给了王驿一个眼色,要他保举李旭为两浙安抚使。

    如今赵葵这首相没有了,王驿这副相当然分量陡增,他遵照石斌的指示提议让李旭再次担任两浙安总领,理宗不能不好好思量一番。

    在认真‘思考’时,理宗忽然听到大殿中几十个官员一起请他同意王驿的意见,任命李旭为两浙总领。

    几乎所有支持这个提议的人都站出来说出了自己的道理,硬是将李旭一个土匪出身的武夫标榜成了一个文武双全、风度翩翩的儒将。

    如此睁着眼睛说瞎话让理宗感觉哭笑不得,只得向赵葵求教,怎奈赵葵只是低头无语,即使理宗要他答话,他也只表示没有意见。事已如此无可奈何,理宗最终只得同意李旭重新任职两浙总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