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九瞳至尊 > 第七章 炼体
    大风口四面环山,靠近左边山根处,有一个直径约十里的黑洞,汩汩的黑风夹杂着碎石从黑洞中喷涌而出,风墙高达百丈,煞为壮观。震耳的风啸声,百里可闻。

    靠近风口,更是寸草不生,光秃秃的崖壁岩石裸露,形成了各种有趣的形状,远观,有的像扑食的恶虎、有的像地狱的修罗、有的像翱翔的魔鹰……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此刻一道黑影正向大风口靠近。

    没错,黑影就是偷偷从客栈里潜出来的牟子枫。

    这三天来,牟子枫每晚都打坐修炼。

    这晚,他盘膝坐在房间里,双手掐着印诀,正在修炼权老交给他的魔界功法。当然,除功法外,还有精神力。

    随着修炼的深入,他越发的感觉自己的底子太薄了,体内除了误打误撞积攒的那一丝元气外,空空如也。

    他之所以能猎杀众多妖兽,包括杀了那条五阶妖兽吞天蟒,除了一身虎劲,恐怕只能归结为运气了。

    但也有一点好处,那就是此刻的他仿若一块璞玉,很璞很璞的那种,只要开发得当,修炼的速度也是旁人所无法比拟的。

    他本该修行人族功法,一来他没有,而权老本身就是魔族,也没有储存人族功法二来是他尝试着修行了一会魔功,发现并没有任何不适,也就把心放在了肚子里,安心修炼起魔功了。

    三个时辰后,牟子枫的嘴里吐出了一口灰白色的气体,正是他从魔界空气中修来的能量,俗称魔气。

    在魔界,什么都可以缺,就是魔气不能少,因为这里大部分魔族都修炼魔气,可以说,魔气就是魔界修士的血液,只有通过吐纳魔气,再把魔气转化成液体,存入丹田,才能提高修为。

    当然这也是最低等的魔士才转化的过程,至于达到了魔师阶别怎么转化,现在的牟子枫并不知晓。

    “总算二级魔士了么?”感受着浑身鼓涨涨的魔力,还有丹田里大约半茶杯大小的一滩液体,他喃喃自语。

    “真不错,刚修炼几天,就达到了二级魔士的程度,那些个天才、翘楚和你比起来,简直是弱爆了!”权老也禁不住笑逐颜开。

    “运气好……运气好而已。”牟子枫搔了搔后脑勺,尴尬一笑。

    “对了,权老,为什么我看到有的人两色眼瞳,而有的人有五色呢?”他也是问出了好奇已久的问题。

    “唉!”权老深叹了一口气,嘴唇嗫嚅了十几下,才接着说:“这可能就是宿命吧。可也关系到魔界种姓的划分。”

    “宿命?种姓划分?”牟子枫初到魔界,可以说两眼一抹黑,听到什么都感觉新鲜。

    “在魔界,所有人的身份都是以瞳孔的多少和颜色来划分的。”权老幽幽地说道,眼神迷离,仿若又回到了远古时代。

    “玄魔大陆居民共分五个等级,一色至五色魔瞳为平民,也就是说,平民最多有五个瞳孔。以此类推,六色瞳为下等贵族,七色瞳为中等贵族,八色瞳为上等贵族,九色瞳为超等贵族,只有超等贵族才有可能成为皇室成员。”

    “什么?魔界还存在一个人有九个魔瞳、瞳孔里有九种颜色的魔族?”这一切远远超出了牟子枫的认知,脑补一下,对面如果有那么一个人,眼睛里有九个瞳孔,九个瞳孔里发出九种不同颜色的光,那得多吓人啊。

    “是的。平民的魔瞳是黑黄蓝红青五色排列,再往上加上绿色,就是下等贵族,在绿色基础上加上紫色,就是中等贵族,再加上金色就是上等贵族,而黑黄蓝红青绿紫金橙金,九色就为超等贵族专有的颜色了。”权老悠悠地开口。

    “族群间等级极其的森严,平民之间还可以通婚,但是贵族和平民之间是绝对不允许通婚的,否则,将会面临被无休无止追杀的危险。”权老望着车外,眼睛里闪着异样的光芒,苦闷?亦或是不甘?恐怕只有他自己才能说得清了。

    “这权老不会是和贵族小姐偷情被追杀才跑到莽川大陆的吧?”一个奇怪的想法旋即在牟子枫的脑海里形成,可他并没有说出来。

    谁心底里还没有一点秘密呢?

    虽说权老答应陪在自己身边五年的时间,但对于权老,牟子枫还是存有一份戒心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对权老这个人,他还是要加以观察和考核的。

    如果让权老知道,连自保能力都没有的牟子枫正在想方设法防备自己,不知道会不会一口老血喷涌而出呢?

    “贵族住着最好的城市,拥有着最好的矿藏,吃着最好的饭食,享有着最好的修炼资源……”权老咬着后槽牙,恨恨地开口。

    “而平民恰好相反,只配生活在最艰苦的边远地区、从事最粗苯的劳动、享受不到半点修炼资源。”

    “在贵族们眼里,平民猪狗不如!”权老越说越激动,额头上青筋凸起,双手攥紧了拳头,看起来和一个愤青没啥两样。

    “真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没想到,魔界还有着这样的等级制度。”牟子枫也是一通唏嘘。

    “就没办法改变吗?比如说通过修炼,增加瞳孔的数量和颜色?”俄顷,牟子枫脑瓜灵光一现,一个新奇的想法旋即闪现在了脑海里。

    权老一愣,盯着他的眼睛足足看了有三分钟,直看得后者头皮发麻,浑身不自在。

    “我难道说错什么了吗?”他迷惑不解。

    “你说得没错,几万年来,也有很多修士,尝试通过修炼来增加瞳孔的数量和颜色,但无一例外地,都失败了。”权老收回了目光,无奈地看着远方。

    “都失败了,难道说连一个成功的也没有?”

    “是的。其实他们不知道,瞳孔的颜色,对应着修炼的属性,例如绿色代表着风属性,红色代表着火属性,黄色代表着土属性等等,只要修炼成功,用出来,可以加持百分之三十的魔力,可别小看这百分之三十,决战时很可能区区百分之五的魔力加持,就会打破平衡,决定最后的胜利者,何况百分之三十呢,可惜,这些功法,早在一千年前,就已经失传了。”

    “那权老会不会这种功法?”牟子枫挑了挑眉毛,极力掩饰内心的激动。

    权老沉吟了一下,讳莫如深地说:“你现在功力尚浅,等你功力够了,该知道的东西自然就会让你知道了。”

    牟子枫眼里闪过一丝坚韧,是啊,功力尚浅,这真是一个让人挠头的事儿,可只要给自己时间,哪怕只是三年,或者五年,他自信绝对会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的。

    “一定要让他们刮目相看!”牟子枫暗下决心,他的指甲抠到了肉里,连血都流出来了,可他却浑然不觉。

    权老说:“你发没发现,大风口的风有些和别的地方的风不大一样?”

    “风还能有什么区别,哪里的风不都一样?”牟子枫不以为然地开口。

    “那可不是这么说的,其实,风和风之间,区别还是很大的,譬如,你发现没有,这里的风好像对你练体特别有好处。”

    “有没有兴趣到大风口的风眼去一趟,看看有没有对你修炼有帮助的好东西?可要做好吃苦的准备哟。”权老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当然有!”一听说能对修炼有帮助,牟子枫眼冒金光,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了刚毅。

    吃苦怕什么?从小到大,他吃的苦还比别人少吗。

    “什么时候出发?”他迫不及待地开口。

    “就是现在。”

    “好!”

    越接近风眼,风压越大,狂风吹得牟子枫的衣衫紧贴在了身上,再往前走了十几分钟,结实的粗布衫就被风刮得裂开了,他古铜色的皮肤上,就像有无数把小刀在割一样,钻心地疼。

    他咬紧下唇,迎着风坚毅地一步一步向前蜗行着,每一步都在坚硬的石头上留下了半寸深的脚印,可脚刚拿开,那半寸深的脚印立马就被风抚平了。

    身上的衣服早就一条一条的了。浑身的肌肉一道道被撕裂,有的深可见骨,鲜血弥漫了全身,牟子枫就像地狱里钻出来的修罗,可他的眼中却凝聚着高山般的坚毅。

    倏地,一颗丹药落入了他的口中,那是权老给他的。丹药入口即化,一股暖流刹那间流遍了他的全身,深可见骨的伤口,肉眼可见的飞速合拢,愈合。

    人影一闪,权老虚幻的身影出现在他的前面,手里捏着法诀,刮过牟子枫身体的风好像是被过滤了一般,闪现出一丝柔弱,可即使这样,那风对他身体造成的伤害也不容小觑。

    看着牟子枫雕像般的脸和坚毅的目光,权老暗暗点头,眼里精光一现,虚影顿时凝练了几分,“看来我找族人的愿望有可能实现啊。”不知不觉间,他更加的卖力了。

    牟子枫发现,随着离风眼越来越近,他全身的血肉、筋骨也在一丝丝强化着,只不过那强化的过程很慢,如果不是他有着敏锐的六感和精神力,不时心去体会,根本发现不了。

    相反,权老的影子一点点变得暗淡起来,“老喽,真是不中用了呢。”权老暗自发出一声感叹,或许是受了牟子枫的感染,他的脚步依旧坚定。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牟子枫身上的肉被风刮开了又合上,合上了再被刮开,如此反复了几十次、上百次,换做其他人,可能早就放弃了,可他一直坚持着。

    好在,那风十分特别,既能制造伤口,在丹药的作用下,伤口又能很快痊愈,若不是如此,就是十个牟子枫恐怕也陨落了,渣都不剩。

    善良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此时立于他前面权老的虚影,几近透明,仿佛全身的能量都被掏空了一样。

    直到最后,风再也撕不开牟子枫身上一点肌肉了,一股强悍的气息从他的身体里升腾出来,他知道,此地的风再也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了。

    权老倏地躲进了他的身体里。

    抬头,前方一个直径十里旋转的黑洞,终于出现在了牟子枫的眼前。

    “这就是大风口的风眼么?”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