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原始生存进化 > 第25章 茅房(求收藏,求推荐)

第25章 茅房(求收藏,求推荐)

    随着李炎一声喝道,前面的塔玛就开始牵着副栉龙缓缓前进。

    噗...

    噗...

    李炎控制着犁,让有点倾斜的石犁刨入土里,将一块块泥土翻出来。

    只要一经过,泥土就被挖出来,这虽然没有真正的铁犁好使,但也比人们拿着那些粗糙骨石器工具挖土好很多。

    一人扶犁,一人牵兽,一过,地上就有一条沟,只需增加一人在后面埋种子,这效率不是一般的快。

    “厉害。”

    “族长竟然发明出这个工具,实在太好了。”

    “以后我们就能多开垦田地,种上好多好多的粮食,这样我们就不用为食物发愁了。”

    “没错,没错,还有那个拦鱼坝,今日又抓到好多鱼,肉食都吃不完呢。”

    塔卡部落的族人站在一旁交谈着,他们个个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姆站在一旁,不经意流出一抹笑容。

    “族长,让我们试试。”

    “我也要。”

    有几个族人连跑到李炎身旁跃跃欲试。

    李炎就耐心地教导他们使用这个石犁,塔玛也是教导族人控制副栉龙犁地。

    有了副栉龙和犁的帮忙,只是一个上午,所有的种子都种完了。

    吃完中饭后,大家也没事情干。

    现在地也种了,食物问题也解决了,整个部落好像放假一样,有几人在树底下睡懒觉,有人在缝制兽皮,也有人去维修各种工具。

    “吃饱就睡,醒饿了就找吃的,一个个都那么懒,跟非洲黑人差不多,这怎么行?”

    李炎看不下去了,连忙站起来,走到树下,将那些睡觉的男人一个个揪出来。

    “起来,都给我起来。”

    这几个男人睡眼朦胧,揉着眼睛,不解道:“怎么了族长?”

    “你们就打算这样睡到明天吗?”李炎厉声喝道。

    “食物还有那么多,拦鱼坝有那么多鱼,地也种完了,不睡觉还能干什么?”有男人回道。

    李炎皱眉,喝道:“你们跟我来,还有,将部落所有没事干的成人都给我找来。”

    “嗯嗯。”

    “我这就去。”

    片刻后。

    十五个成年男女都集中在神树下。

    李炎朝山洞那里看看,姆和几个老人还在睡觉,他也没敢大声说话,怕吵醒她们,毕竟那些老人在这段日子里受了不少苦,李炎觉得应该将部落这种尊敬老人的思想保留下来。

    但是,年轻力壮的族人就一定不能有好吃懒做的坏习惯。

    李炎带着这些男女来到石器舍。

    温戈正在教导孩子磨制石头,就连原本跟着李炎的那几个孩子都在这里学习制作石器。

    部落孩子的表现很不错。

    “戈!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安排这些人做,或者你可以让他们先将那些石材制作成工具。”李炎说道。

    温戈有点难为情,以前都是只有他和一些老人负责制作石器,这怎么好意思让这些采集食物的男女过来磨石头呢?

    但看到族长那认真的表情,温戈就只好要了五个女子制作石器。

    李炎一看,还剩下十人,又瞄到了大毛这个正在学习钻孔技术的孩子,他心里踌躇了下,又说道:“戈,我要五把石锛,五把石斧,还有五个石锄,和五个骨耜。”

    “嗯嗯。”

    温戈连忙钻入石器舍翻出一件件工具。

    “你们,一人拿两件工具,跟我出去。”李炎又道。

    “是...”

    十个男人带着工具跟着李炎走出部落。

    其实李炎很早就想干这件事,只是以前一直没机会,现在才有时间和人力。

    李炎带着他们,来到部落左面,在一块地势较低的树林里。

    这里距离部落仅二十米远,四周都很空旷,因为在山上,没什么野兽,所以经常有孩子跑这边玩。

    李炎从旁人手中夺过一柄石锄,然后在地上画了两个圈,说道:“你们五个,给我挖,挖两个这样大的坑,要挖到腰部深,知道不?”

    “是...”

    “嗯嗯。”

    这五个男人拿着工具挖坑。

    李炎又对剩余的五个男人,说道:“我想在这里建一个屋舍,你们去收集一些木材和茅草。”

    “嗯嗯。”

    这些男子虽然不知道族长让他们挖坑建房是为了什么,但他们都照做。

    李炎坐在一旁,监督着他们做事。

    直到这两个大坑挖好,他又带着族人在这两个大坑的基础上搭建茅房。

    没错,他要建一个厕所。

    部落人在山头上到处拉,不注意卫生,脏死了,加上部落刚种下作物,这个厕所可以收集粪便,给作物施肥。

    所以,这个茅房是必不可少的。

    为了安全,李炎设计的这个茅房,在坑上只留了一个三十厘米宽的粪口。

    有茅草顶可以挡雨。

    第二日,李炎叫上部落所有人过来欣赏他的杰作。

    两个厕所门口都有一块石头,石头上分别写着男女二字。

    “各位,以后我们大便就要到这里来拉。”

    “这是男厕,这是女厕,不要随便进去哦。”

    李炎说完这句话后,就有人问话了。

    “族长,什么是男厕?什么是女厕?”

    这下就难到李炎了,于是他就向众人解释,男就是雄性,女就是雌性,我们是人,不是动物,不能雌性这样说。

    但部落人还是不明白。

    李炎就盯着“男女”两个简体汉字想了想。

    最后,他便说道:“女就是雌性。”

    然后用树枝在地上画出一个简笔女人,再慢慢变为女字。

    李炎的妹——樱,她一下子就认出来:“兄,你这个图,我知道,姆曾教过我,她也是学你这样解释有个图字是人的雌性。”

    汉字本来就是原始壁画演变而来,李炎现在总算明白过来了。

    于是,他又对众人说,女就是雌性,雌性的胸比较大,所以叫女;男就是雄性,因为雄性种田比较厉害,所以叫男。

    李炎这一解释,很多部落人就明白男女的意思。

    接着,李炎又跟他们说,男人要去男厕,女人要去女厕。

    有些话多的人就问,为什么男女厕要分开来上?

    这又为难他了。

    于是,他就说,这是上一代族长说的。

    这下,族人才没再问了,因为上一代族长死了,根本不可能找他出来问个明白。

    姆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李炎的表现,她不禁露出欣慰的笑容,特别是她看到李炎讲解文字的时候,姆就觉得,应不应该将一些秘密告诉他。

    “炎,你过来。”姆喊道。

    “嗯。”

    李炎连走到她面前,问道:“姆,什么事?”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