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 第八十章 危在旦夕
    “这位易小兄弟说的不错,那两位姑娘应该早到了安全的地方!考虑到她的那位大师兄的武功比杨戬恐怕还要高一些、又提前离开了近两个时辰,杨戬他们想追上门都没有!小英雄还是放心在我野三坡休整一下、先探明他们的去向再采取行动不迟!”

    宇文豹还在设法留人,看来他真想与这帮人不打不相识的、不想失之交臂,所以不自觉地与易天站到了一起。

    他所以如此坚持不懈不单单是对这些人的身份极端好奇、一定要弄明白他们的来龙去脉;同样他也真坚信那两个姑娘暂时无虞、不急在这一时。

    “常言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大家应该听说过前不久飞鸿山庄被人灭门的事情了吧?许多迹象表明是官府里应外合做的、其中的内应很可能就是山庄内一个很有权势和力量的人所为,而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这位神秘的大师兄!”

    万不得已之际,长书红只能又抛出这个未经最后证实的重磅炸弹。这也是被这帮家伙缠得没有办法了,不得已危言耸听罢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那位大师兄怎么会干这种吃里爬外的事?”易天率先表示反对。

    “我看也不像,如果他真与杨戬有关系,何不趁机出手击败我们三人、帮杨戬抓住那两个女孩子?偏要要多此一举、浪费口舌和时间?”

    宇文豹显然也是一幅不可思议,一口拒绝。

    “这才是他的高明之处!不然怎么会不费吹灰之力攻破飞鸿山庄、又兵不血刃让甄姑娘她们束手就擒、甚至回心转意、乖乖地听从杨戬的安排和调遣?要知道甄姑娘可是个烈女子,真要明目张胆地强迫未必成功,怕就怕他们软硬兼施、怕就怕自己人从旁协助!我担心的是杨戬他们已经得手、弄不好已经在赶往汴梁的路上了!”

    约定俗成宋二宝的评论可就一阵见血了!

    “果真如此,哪两位姑娘可就是危在旦夕了!怪就怪老夫光急着接应鬼见愁他们、轻易相信了眼见为实,早知这样,就是拼了老命我也不能让他把甄姑娘她们带走的!”

    宇文豹心里突然一震、恍然大悟似说道。

    “难怪当那位大师兄带走那两个姑娘时杨戬他们反应有点怪怪的样子,当时我就觉得奇怪,敢情他们是一伙的!也就是说,杨戬尾随而去是去收获胜利成果的、是胸有成竹!”

    三长老关山月看来也颇有点事后诸葛亮的姿态在自言自语道

    “我们三个还为此百思不得其解、议论了好一会呢!可当看到那位甄姑娘与她的大师兄会面时的热泪盈眶、痛哭流涕的场景以及他们随后的表现,任谁也不会想到有啥问题呀!”

    二长老呼延虎也不甘落后,似是解释、又似是辩白。

    “大家都别放这些马后炮了!他们几个是通过乾坤阵朝南面走了,应该是奔官道方向去了!既然如此,我们抓紧赶过去,老夫亲自给你们带路、帮你们通过乾坤阵!“…爱奇文学www.. …免费阅读】

    宇文豹也可能感到了事情真有蹊跷,自然不再耽误,态度立即来了个10°大转弯,甚至提出要亲自带路,表现的意味非常浓厚。

    ”大恩恩不言谢!只是在出发前我想再问三位长老一个问题,你们口口声声说绕道而过大侠如何如何,三位可否见告你们与这位大侠有何恩怨?”

    虽然急着赶路,而且连碗茶都没有来得及喝完就要走,但长书红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一幅严肃的神情向着宇文豹问道。

    可能是看到三位长老如此热情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又或者有别的考虑,竟然不合时宜地提到了这一问题。

    “年轻人终于问到正题上了?什么恩怨?绕道而过乃我们兄妹三人的救命恩人,更是我整个野三坡的救命恩人!不瞒年轻人,我聚义厅大门口的这副对联就是当年绕道而过路过野三坡时留下的墨宝。我们所以对这一切特别敏感、一再对年轻人武功路数感兴趣也是这个原因。我们本是杨家将的余部,被暗算失利后权居野三坡勉强维持罢了!”

    宇文豹倒不含糊,直接就是开诚布公。早这样还用得着费这半天劲相互提防!

    “果真如此,这就对上号了!易天你先出去一下,我与三位长老有几句话要私下说!”

    长书红先是吩咐了易天一句,待这小子极不情愿地离开聚义厅后又转过身来道:

    “小子原以为野三坡已经换了门厅,所以才不敢开诚布公、更多有得罪,晚辈长书红这里向三位前辈赔礼了!不瞒三位前辈,那个较小的姑娘正是舍妹长书黛,非要跟着我出来历练江湖,谁知阴差阳错竟在乱战中走失;至于三位长老口中的绕道而过正是家父。”

    长书红终于不在隐瞒,虽然有点冒险,但事急从权,但愿自己没有判断错。

    ”我兄弟三人先蒙绕道而过大侠在少林武林大会上搭救、后又在官军围剿中蒙大侠帮助

    提点、转危为安,说实话,我们早就把自己当成了绕道而过的属下和心腹。只是此事属于机密中的机密,除少数江湖人士半信半疑外、谁都不知情而已!“

    宇文豹更是不厌其烦、说出了这一切的来龙去脉。

    “真是虎父无犬子、英雄出少年!原来是百花园的子弟驾临野三坡,难怪如此不俗、如此光彩照人!我就说世上哪有这么奇妙的事?百花园的武功谁又能仿效得了?不说这些了,恩人的子弟来了,我野三坡简直是蓬荜生辉!鬼见愁、赛义德,你们两个还不赶快过来给长少侠赔罪!”

    关山月雨点迫不及待地开口说话了!这件事、这些话由她这个女人出面说最合适。

    “鬼见愁加过长公子!“/”赛翼德给长公子赔罪!“

    鬼见愁也好、赛翼得也罢,显然还没有转过弯来,虽然勉强站了出来,但仍然语气僵硬、行动也不自然。

    也是、两个枭雄般的人物、又长期身居野三坡大当家、二当家,本就对这个毛头小子满肚子怨气,现在竟被要求上来道歉,任谁都不可能立即做到心平气和、诚心诚意。

    ”两位当家如此说就是折杀小子了!大长老说过大家是不打不相识、又道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兄弟之间有所误会自然不足挂怀、更谈不上谁向谁道歉的问题。两位当家为山寨安危考虑本也无可非议,大家相逢一笑、此事就算翻过!小子所以急不可耐透露身份,实在是有事相求,希望三位长老、两位当家能够施以援手!“

    ”长小兄弟这话是咋说的?咱野三坡就是自己的家,有啥问题尽管提出来,我们定当竭尽全力、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鬼见愁终于调整好了心情,一幅掏心掏肺的样子。也不知道真是心悦诚服还是当着三位长老的面子在作秀。

    ”大当家过奖了!这个忙既不用竭尽全力、更不用粉身碎骨!只是在下因为急着赶路、救人,而我们随行的有一个病人需要照顾,不仅影响赶路速度,真与人交起手来更形成掣肘,小子的意思是,野三坡能不能帮我们照顾这位病人一些日子,一旦我们救完人一定立即回来接她走人!“

    说了半天就一句话,长书红原来是想暂时放下包袱、轻装上阵!

    看来谁都摆脱不了无事不登三宝殿、无利不起早这一生存的怪圈!

    “这算什么事?长小兄弟尽管放心,我野三坡一定坏好好保护你的病人,绝不会让他有任何危险!”

    “如此我先谢谢大当家了!只不过这位病人身份敏感、而且对以前的记忆越来越模糊,有的甚至根本就全部忘记了,如有不便还请各位见谅!更希望野三坡对此人的身份和去向严格保密、免得再生事端!”

    “就这点事还用得着长小兄弟如此郑重其事?你就放心把人留在这里轻装上阵,我们祝你们早日凯旋!

    ”师傅、师傅,我得跟着你们去吧?最少我能帮你们带路!“一出聚义厅门口,迎上来的自然是易天,这小子看来已经认定目标,一幅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样子。

    ”此去救人危险无比,除了杨戬他们一帮人外现在又加上无极派的势力,如果对上无极派的三代弟子、也就是甄无畏师傅一辈的无极派好手我也许有一战之力,如果遇到无极老人,连我也只有逃命的份!所以你去无非是多一个送命的炮灰,不然我也不会把夫人留在在此处了不是?你就与左头领和他的庄丁一起留在这里照顾他们的夫人就好了!”

    长书红显然已经考虑再三,现在不是人多就能解决问题的时候,如果真遇到高手,这些人都是累赘。

    “不能呀师傅,我都找到师傅了怎么能不跟着你呢?我易天不怕危险、一定能自己照顾自己!“

    姓左的及其庄丁虽然对土匪没有什么好感,但也知道这是为他们考虑自然没什么意见,倒是易天还在反对,估计是因为还没有坐实自己的愿望、仍然在争取。

    ”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小要饭的了,身家更非同小可、平安度日就是福这个道理你应该懂的!流落江湖说穿了都是迫不得已,有谁愿意四处漂泊、刀口舔血?至于说到师徒什么的,我都说过了我们当时只是戏言、不用当真!如果你真想习武的话,就留在野三坡,这里与你有些渊源,我想三位长老都会对你不吝指教的!“

    长书红说完后又对转向了三位长老,好象在说什么,不过只是嘴唇动作,没有任何声音,像是传音入密好像又不太是。

    “原来如此!长少侠放心!我野三坡一定会倾囊相授、把这小子教育成才!”也不知道长书红跟他们说了什么,野三坡的三位长老竟然一脸严肃、拍起了胸脯。

    “师傅这是什么意思?看不上我这个徒弟、竟想把我推给别人?虽然三位长老武功盖世、小子我也非常敬畏,但我已经是你的徒弟了哪能随便改变!不行,绝对不行!”

    易天是谁,能让别人随便左右就不是他了。

    “我现在没有时间,只能长话短说,我的武功现在确实不适合你修炼,如果你能跟着三位长老修炼一阵子、打好了根基,将来未必没有机会与我交流和切磋!希望你能抓住机会、多学习些排兵布阵和长兵器做战技巧,对你将来复仇和将家族发扬光大会大有益处!”

    长书红显然是在一劳永逸了!如果把这小子留在这里也算了了一件心事,主要是自己不想找额外的麻烦不是?

    “师傅这是在打发我呀!我不管什么武功,只要让我跟在你身边就行!至于什么身家更别提了,现在小子我已经身无分文、差不多又该要饭了呢!”

    “这事现在先不要提,首先我不大喜欢收徒弟,再说了就是收徒弟也得我师傅同意才行!你先在这里打好基础,如果我们真的有缘、而你自己也真下定决心要跟着我,等我参透了我自己得到某些武功心法再传给你也不是不行!行了,别再啰嗦了,我还得赶路呢!”

    “你小子说什么?哪么多钱你竟然花完了?竟然又要要饭了?真是败家的玩意!”

    长书红还在拒绝呢,入乡随俗高太尔已经开始大惊小怪了。

    “快别提了!还不是小子我也不小心让三虎帮的家伙给盯上了!差一点连命都丢了呢!对了,说到这里,师傅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告诉我这几句打油诗是啥意思?”

    易天终于拿出了自己的底牌。敢情这小子所以一直在死缠烂打、非要跟着长书红是想套出这首打油诗的真正意思,或者至少是他而部分目的。与弄明白这首打油诗的真正含义相比,留不留在野三坡、能不能当成长书红的徒弟倒成了次要的了!

    “难不成这首打油诗与你的身家有关?这倒有点意思!不过我现在实在没有时间玩这种游戏,你不妨仔细告诉我这一切的来龙去脉,看看我能不能帮你找个思路。”

    “这还不是你那个宝贝妹子玩的游戏,我让她告诉我东西在哪里,她偏不直接说,说什么只要我搞明白这几句打油诗,就差不多知道藏东西的地点了。”

    接着,易天自然把那首打油诗原话以及自己在涞源如何被三虎帮追杀、如何逃到了东去西往饭庄并遇到女扮男装的长书黛她们两个、又是如何藏东西以及后来变成三袋子石头等等、等等,像讲故事一样来了个竹筒倒豆子。其中自然省略了他几乎被杀以及那番鬼话连篇,部分是不好意思,部分是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

    “涞源、东来西就、石头、口袋,金木水火土、东西南北中,这都是些什么东西?简直牵强附会、驴头不对马嘴!不过,在如此短的时间留下这样一个谜底也算难能可贵了!”

    长书红紧皱眉头,一面自言自语一面推敲着。

    “我也只能推断出个大概,你可以试着去看看,不过要小心,即使找到了也要赶快回到野三坡,否则我真不相信你能保住它!你过来,我告诉你可能的地点。”

    长书红大概得到了结论,只不过他可不想让更多的人听到,毕竟这是人家易天的东西,不管得到的手段是否恰当,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风险不是?

    ”就这么简单?我咋就没想出来呢?师傅你该不会骗我吧?这哪跟哪,又怎么能联系上的呢?“易天一幅匪夷所思的样子嘟囔着。

    “好了,别废话了!我也只是猜测,你试着去找一找,应该不会错的!我们这就告辞,后会有期!“

    终于把一切都处理完毕了,长书红不敢再耽误,挥挥手,终于与野三坡暂时说再见了。

    至于给野三坡留下的更多的是惊谔和不解,而易天则更是兴奋和跃跃欲试。

    能名正言顺地留在野三坡不说,还搞懂了那首打油诗,这意味着什么除了长书红、宋二宝外就只有他易天一个人知道了!你说能不兴奋吗?

    至少从某些方面来讲,易天才是这里收获最大的一个!特别是如果真能让自己的东西失而复得话,哪简直就是一个大满贯!

    山峦起伏、翠柏漫漫,似云烟缭绕,又似水波潺潺。

    山路变得越来越崎岖,景色却变得越来越迷人,让人心醉、让人心旷神怡,如果不是各有心事,这世界该是如何美轮美奂!

    “我说大师兄,这都赶了好几天路了,还没有到你们的云梦山吗?咱们得快点,母亲大人还在杨戬他们手里呢!”

    虽然为了照顾她们两个女孩子,赶路速度受到了影响,但为了躲避杨戬可能的追赶,更为了赶快救人,大家几乎马不停蹄、披星戴月,可谓艰辛备尝。

    这不,连心急如焚的甄若兰也不好意思一再催促,直到五天后才有这么一问。

    “小师妹勿须过分担心,马上就要到了!现在这里已经是云梦山的地界,再有一天的路程就可以到我师门重地。等到了那里我立即就去求我师傅出面救人,很快就会有结果的!相信你们母女也很快就能见面!”

    甄无畏显然是在宽甄若兰的心,毕竟现在一切都没有着落,丫头有些心慌也情有可原。

    “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要休息了、赶快走吧!救人如救火不是嘛?再说也免得被杨戬他们追上、再生麻烦!”跟在后面的长书黛话说得就有点直接了。

    “大家都累得不行了,再说我们也不差这一天,即使赶到那里天也黑了,也不可能求见师傅,所以我们就在石坂镇住一晚,养精蓄锐、明天一早赶往云梦山!至于杨戬他们不用担心,这里已经是我们无极派的地盘,杨戬他们想跟来也的掂量掂量!”

    甄无畏显然没有跟大家商量的意思,语气有点斩钉截铁,其他人好像只有服从的份。

    只是大家谁也没有想到他们一切行动早已处于杨戬等人的监视之下,而留宿石坂镇也正是杨戬的设计和谋划。

    可怜这两个危在旦夕的两个女人,她们还在为自己终于赶到无极派的地界、脱离险地松了一口气,正儿经地把神经放松下、打算睡个安稳觉呢!

    奔波了这么多天,早已精疲力竭、心力交瘁,这一躺两人立即像死猪一样沉沉睡去。

    诸不知,危险已经来临、而且在她们不知不觉间已经来临了!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