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证道永生 > 第六百零七章 再收一徒(求订阅)

第六百零七章 再收一徒(求订阅)

    而另一边,地离看到伏羲离开,还不等送一口气,随后又是一道道灼热的杀意目光,令得他心中大震。

    虽然他自己和广成子门人修为差之无多,不过广成子门下之人,又岂能用常理判断,几招下来,地离便落入了下风。

    数十招之后,一旁的红皖一记仙魔大手印,将地离彻底灭杀。

    “这!”所有人全都惊呼了起来,没想到最后得了便宜的竟然是这一旁的红皖。

    这可是先天灵宝,自从听了广成子的隐秘之后,他们就对先天之物尤其敏感,这可是关乎于他们的未来。

    “果然,还是贫道运道正佳。”红皖在此也是愣住了片刻,有些惊喜的说道,她也没想到群起围攻之下,最后她得了先机。

    旋即也是紧紧将这条长鞭收入囊中,准备再积攒一些,找广成子为她炼制斩尸灵宝。

    她如今已经不在是当年的魔修了,虽说现在还在用魔道之术,不过是玄门之法。

    所以她迈入准圣之境,也放弃了沟连魔道成道,转而选用玄门的斩三尸大道。

    毕竟魔修证道之法,仅有一条证道之路,还是以外功证道,比斩三尸证道可弱了不止一筹。

    “妾身侥幸收获这方先天灵宝,众位没有意见吧!”红皖很是妩媚的笑道。

    听到这红皖的笑声,在场的众位弟子虽说都是一脸嫉妒的看着那红皖,毕竟这样罕见的先天灵宝,他们也想要啊。

    不过他们在一起相处无数年的感情,和广成子的管教,可不是这先天灵宝所能撼动的。

    再加上这红皖一向心性腹黑,不少人栽了跟头,尤其是那傲天,被整的惨无忍睹。

    当即众人也是连连答应了下来。“行,当然行!”

    接着红皖便在众人幽怨的眼神之中,缓缓的来到了瑶岚身边。

    而一旁的伏羲收拾好一切后,也是来到了此间,发现他一种师兄弟的举动,也是苦笑连连,摸不着头脑。

    旋即也就不再深究,看着一旁的人族长老,直言道:“你等接下来也不可松懈,此次仅仅是那东海部落的试探,你等务必要小心戒备,不可松懈。”

    “是,我等遵命。”

    这一日,人族族地之中,姜水部落之旁。

    “唉!!父亲的病越来越严重了,今日躺在床上,上次的药草不管用啊?”

    在这部落之旁的一处山林之中,一个有些哀愁的声音直接引得广成子的注意。

    倒也令得他嘴角微微掀起,不禁有些惊喜的朝着此人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得一个身材不高,却是异常健壮的青年站在那里,他一身兽皮衣物,边边角角粗糙不堪。手臂之上还有几处口子,皮肤被晒得黝黑,眼睛不大。

    此刻也看着这周围的草地,眼睛眯成一条细缝。

    唯一值得引人注目的,是他左手提着一根药草正往口中塞,药草一入此人的口中,当即便演化其中药性。

    最让人震惊的是,这人的肚子竟然是透明的,其中的内脏能看的清清楚楚,内脏之上尽皆刻有无穷的云篆,样式极为逍遥。

    此次演化药性之境,这些云篆流转不休,竟然还在潜移默化的打磨此人根基,现已无比深厚。

    便是如今的广成子也不禁为之侧目,相信任何人都可以清楚的看出,这个憨厚的粗壮青年几乎是全无修道底子。

    不过这一反常态的深厚的根基当真罕见,相信只要给予合适的功决,那必定一步登仙。

    广成子隐匿在一旁看着这憨厚的汉子,指尖也是在虚空连点,掐算起来,片刻后,便得到了他想要的消息。

    “有意思,倒是个有孝心的孩子,不过就是憨了一点,不过看我考验一番,以作我之弟子。”

    广成子直接迈步朝着此人走来,没忍住摸了一把他的脑袋,有些笑意道“你是谁家的孩子?今年多大了?”

    谁晓得这憨厚的汉子让他这么一摸,立马就想炸了毛一样,有些结结巴巴道。

    “你是谁,我告诉你,我可是很厉害的,我爹可是姜水族长,休要拐我?”

    广成子听闻后,顿了顿也是怒了,“我要是拐你,还和你说这么多话?更何况你见过贫道这样潇洒的贼人吗?”

    “我爹说了,不能告诉别人名字,也不能随意透露一些信息给陌生人,而问的人,就是贼人。”

    “那你还跟我说话?不怕自投罗网?”

    憨厚汉子左右手又抓着一根草药望嘴里塞去,腮帮子咀嚼不已,直接回道。

    “我也不知道,总之你和我遇见的贼人不一样,给我一种亲切的感觉!!”

    “你这憨子也不算太笨。”广成子直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告诉他,“你这憨子到和贫道有几分眼缘,如今过了十余年,你之根基已然圆满,进无可进了”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随我修行?当我徒弟如何?”

    “你胡说什么?”这糙汉子难以置信的盯着面前极致完美的家伙,直接拒绝。

    “我爹以前常说,做人要自力更生,有恩必报,如今我爹病了,我要治好他才行!所以不要意思了。”

    听到这家伙的话语,广成子也是点了点头,同时也暗骂一声榆木脑袋,接着也是直言道。

    “那如果我能治好你爹的病,那就拜我为师如何?”

    “等他没事了,这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广成子听闻后嘴角都忍不住抽了抽,也是一阵苦笑,如今要收了这样一个憨厚的弟子,恐怕今后日子不好过。

    不过也不在耽误,直接随着这个未来弟子,朝着他家行去。

    片刻之后,他二人就来到了这姜水部落中,最核心的一草屋之中。

    “爹你放心,我要再吃点药草,那肯定能找到医好你的药的。”

    这憨子直接对着躺在地上的意味面色苍白的男子说道,正是他的父亲。

    “烈山算了吧!!我这一身伤势治不好的,不要白费力气了!”

    看着烈山的到来,地上的姜水族长直接睁开眼睛对着他笑道,接着也是看向了广成子,说道:“不知这位仙长何许人也,不知有何要事?”

    广成子倒是懒得跟这对父子打哑迷,直接冲着此人说道:“贫道广成子,算到与贵子有缘,特来收其为徒,不知道阁下觉得怎么样?”

    听到广成子的名号,一瞬间烈山氏的父亲大惊,惨白的面上一阵红晕,眼中满是欣喜,大幸,直接爬起身来,跪在广成子面前,跪拜不已。

    烈山的愚钝在部落之中也是人尽皆知,虽然天生异象,不过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奇异之处?如今竟然有仙人要来收烈山氏为弟子。

    而且还是圣师广成子亲自收徒,这可是教导他们共主的师尊啊!他们岂能不震惊,这可是天大的荣幸。

    “我儿能拜圣师为师,是我儿十辈的福分。”

    烈山氏的父亲恭敬的对着广成子说道,随即直接拉着烈山氏一同跪在地上,对他说道:“还不快来拜见圣师。”

    烈山氏缓缓的抬起头,憨笑着看着广成子说道:“拜见圣师,圣师寿与天齐,不过事先说好的”

    “有趣!”广成子笑得很开心,这可是发自肺腑的大笑,只有他独自一人的时候才会如此大笑,这个憨货或许能给他其他的惊喜。

    当即,广成子右手一点,一道灵光直接没入烈山父亲体内,直接将他的伤势复原,旋即对烈山说道。

    “如何!!贫道可不会骗你,你父亲已经被我洗练根骨,从此百病不侵,你拜我为师,我便教给这其中法门如何?”

    “拜师啊?”烈山迟疑了一下,点头道,“反正父亲已经好了,那就拜你为师吧!”

    看着烈山已经答应了下来,却还站在那里呆呆傻傻,他父亲倒是不乐意了,直接凑了上去,低声道:“傻小子,还愣着干嘛?”

    “啊?干什么?”

    “下跪磕头,拜师啊!”

    “哦”

    烈山也不知道什么拜师之礼,直接朝地上连磕了三个头,还要再磕时,被广成子一拂袖子托了起来。

    见到这傻小子磕头的模样,广成子虽然神情肃穆,但心中更是确定了烈山的品行,暗暗好奇。

    “此子一片赤子丹心,本性倒是不错。看来是前世之际,灵魂本源损失过多所致,不过也好,此等心性对修道而言却是不错。”

    既然拜师之礼已成,那作为东道主,烈山父亲总不好没什么表示。当下朗声道。

    “感谢圣师收我家烈山为徒,既然在本人的地头,不如由老夫摆下宴会,请圣师赏脸可好?”

    “好意心领了!”广成子回身施了一个道门礼,微笑道,“杂事缠身,实在不便久留!本座这便告辞!”

    毕竟,要不了多久就要和那东华论道一番,他也要好好准备一番,以正剑心,这是对于一个求道前辈最起码的尊重,也省得阴沟翻船。

    听闻广成子的拒绝之音,姜水族长虽然有些遗憾,不过也在意料之中,又对一旁的烈山说道。

    “你万万不可给圣师添麻烦,有问题尽管发问,千万不要藏着。”

    “好的,我听爹的。”烈山直接答应了下来,却不知道之后给广成子惹了多大麻烦。

    ps今日发烧才缓缓好转,明日恢复更新。

    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