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兴汉室 >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万勿推辞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万勿推辞

    “公听视机警,受大任举重若轻。”————————【啸亭杂录·裘文达公】

    得知皇帝临时给他加派了任务,司徒杨彪震动不已,虽然得到的是曾经梦寐以求的‘录尚书事’,可他却不想因此付出皇帝要他付出的代价。接到任命后,他当即想要写奏疏拒绝这道催命的诏书,可还没有想好措辞,他的长史法正就不请自来。

    “明公在写什么?”法正在杨彪身边坐下,视线甚至看都没看桌案上的笔墨,便从容说道:“不会是拒绝天子成命的奏疏吧?”

    “老夫年岁大了,目不能视物,忝列三公之位,本就心存惭愧,如今又得陛下托付大事,老夫岂能勉强任职,耽误朝政?”杨彪慢吞吞的说道,他眼下也确实是耳顺的年纪了,没有精力任事多半也是实话,只是在眼下他拒绝朝命,意义可不止是年老多病了。

    法正轻笑一声,也顺着他的话讲下去:“在下既是明公长史,这等事何劳亲自动笔?还请在下代为从事。”

    说着便目光炯炯的看向杨彪,两人沉默对视了一阵,最后到底是杨彪败下阵来,轻叹一声,伸手做了个往前推的动作。法正颔首,在杨彪的授意下将那份未完成的辞表拿了过来,靠近灯下读着。

    “好则好矣,只是在下愚见,有几处若稍作改饰,似乎更为得宜。”法正轻描淡写的说道。

    杨彪目光一闪,接着对方话头问:“是哪几处?”

    “这。”法正毫不客气的指着辞表上某处,像是全然不知眼前的是一位浸淫文字多年的大儒:“这里写的‘兄弟诸人,见次而逝,唯臣与懿独存。’似有不妥,明公膝下德祖,近日不是派往交州任职去了么?”

    杨彪神情不为所动,可法正还在那里点评道,像是在评价学生的文章:“这里可以再添一句‘经昏践乱,涉艰履危,仰圣德以求全’如何?”

    “法孝直。”杨彪终于说话了,他的语气依旧沉稳,但任谁都听得出他已有不满,何况的是聪明人如法正。

    “早闻明公经术纯熟,今日拜读文章,更觉不凡,在下实在是受教了。”法正故作不知的称赞道,他接着话锋一转:“只是这样的辞表,一旦奉上,明公当真以为,能安身而退么?”

    “天子正当年轻,朝廷上下不乏能人贤士,老夫在朝多年,无尺寸之功,本就惭愧。这次从京兆到雒阳,途径弘农故里,就不禁起了莼鲈之思,本想回去后再上疏乞骸骨,眼下只是早做打算罢了。”杨彪试图避而不谈。

    “明公这话,在下殊为不解。”法正步步紧逼道:“陛下诏书即下,明公就上疏请辞,说好听些,是避事,说不好听……所谓‘要君者无上’,明公乃当世宿儒,不会不清楚这句话的意思吧?”

    杨彪再也坐不住,霍然张目,轻喝道:“法孝直!”

    法正似乎被其吓到了,忙往后退了半步,俯身拜倒,双手将那份辞表奉上:“是退是进,还请明公三思!”

    “你到底是要做什么?”杨彪显得有些气急败坏,坚决请辞,不单是远在交州的儿子杨修,朝中没有了他的庇佑,就连弘农杨氏也逃不过一劫;可若是接受了皇帝的诏书,主持迁豪,天下士人又将怎么看他呢?饶是往日有多精明,此刻的杨彪发现他竟然奈何不了眼前这个小子。

    “在下忝为司徒长史,自然是要为明公谋事、出力,倘若明公辞去司徒之位,在下又将何去何从?”法正理所当然的说道:“此次迁豪,明公只需坐镇雒阳,在下与河南尹刘公、长安令王凌等人仰仗明公之声威,地方刺史、守令奉诏行事,不消半年即可成事。其中若有干扰黎庶之举,明公大可劾奏陛下,待雒阳诸先帝陵寝建邑守护,回返长安,入承明殿与赵、曹诸公论政,以一生所学治理天下、辅佐圣君,相比之下,迁豪又算得了什么呢?”

    杨彪被他这一席话恢复了不少理智,他缓缓呼出一口气,冷静想到,只要事不及己身、不害黎庶,就是亲手推动了又如何?只有走到更高的位置才能做更多的事,现在就这样退了,不仅无济于事,反而还会空守着名望步黄琬的后尘。法正变相的提醒着他,让杨彪这才开始真正意义上郑重起来:“你真是这么想?”

    “这是自然。”法正说道。

    “如此说来,德祖去交州,是你的主意吧?”杨彪忽然说道,似乎有兴师问罪的意思,但实际上却是要把主动权夺回来。

    法正不卑不亢的说道:“郎君是随交州桓治一起走的。”

    杨彪没有话说了,看来有些事皇帝不是不知道,而是捏在手心里没有发问,这份诏书,他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法正只是‘帮’他做事,从旁叮嘱他的角色而已。

    想明白了这些,杨彪轻叹了口气,当面将那份辞表放在烛火上烧成灰烬,这才让法正离去。

    建安十年初春,杨彪正式接受迁豪的任务后,才一上手就开始摸出了门道,他要求地方官员仔细甄别豪强,要求在一定家产内、平常多有不法的豪强首先迁到河南诸陵,然后再是其他,这样做一来可以打击不法,二来能完成皇帝的要求,三来也能尽可能的减少对那些有名望的士族的影响。

    到了夏初的时候,开始有大批来自于河北、青州等地的豪强迁入河南原陵、显节陵、敬陵等陵邑,迁豪安民有功的文陵邑长仓慈也因此成为河南户曹,开始积极参与迁豪安置。

    有文陵邑的成例,在哪个陵邑安排多少户人,刘备、王凌等人做的有条不紊,既没有干扰到河南本地人的生活,也没有出现较大的治安问题。

    杨彪在其中更是起到了稳定人心的作用,在有人对杨氏憎恨詈骂的时候,有些人见事不可为,便转而向杨彪等人打好关系,竟然逃脱了被迁的命运,在种种措施下,大部分地方都较为安定,可就在杨彪以为可以松一口气、在六月前能顺利回长安的时候,异变发生了。

    青州黄巾攻打济南,济南王刘赟被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