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逆水寒之一介书生 > 第一章 师 苏轼
    北宋末年,宋哲宗赵煦突然暴毙,天下皆惊。

    不少人都觉得是被那些佞臣加害,导致一时间名声鼎沸,颇有群起之势。

    然其弟宋徽宗登基之后,也秉承宋神宗之志,进行改革,广招天下有识之士,还将以往的冤案逐一平反,民愤也逐渐停止。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自古从不缺少赞美杭州的诗句,文人墨客也总喜欢来杭州看看,有些大文人后来还定居这里,就比如大文豪苏轼。

    苏轼,又号东坡居士,总有人喜欢叫他苏东坡。

    “先生,为何要拦住我等,这厮实在是可恶!”秦观愤愤不平的说道。

    其他几个师兄弟也是如此,真心咽不下这口气。

    “你们几个感情好,我这个做老师的也很高兴,但人家有官家背景,你们还没证据,这样贸然前往,只会吃亏啊。”苏轼无奈道。

    自己又何尝不想给文雅出头,但经历过官场的沉浮,也让这位曾经的文豪深知其中的深浅。

    “那怎么办,总不能在这里干坐着吧。”秦观即便是再气愤,也不敢对恩师放肆。

    苏轼摇了摇头,道:“先看看吧,若文雅真有什么三长两短的,那为师拼了这把老骨头也要去京城告御状。”

    “老师怎可如此,要去也是我去。”秦观赶紧说道。

    “是啊,老师,万万使不得。”

    其他几个师兄弟也纷纷劝说。

    苏轼今年都60多了,虽说练过些武功,但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啊。

    告御状,要先打五十大板,即便是胜了,也要判途两千里。

    此事的李青云被门外的争吵声惊醒了,感觉浑身都是酸疼的,该不会是唐雅蓉趁着自己昏迷又把自己给上了吧....

    “厮~!”李青云忍不住疼出声来。

    刚准备起身,就感觉背上火辣辣的疼,而且完全使不上力。

    “云儿,你醒啦!”

    “太好了,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啊!”

    老妇人的一生惊呼,也惊动了门外的几人。

    这房屋实在是简陋,就一间不算很大的客厅摆了张桌子,还有两间小卧房,连窗户上的纸片都显得破旧不堪。

    “我擦,什么情况。”

    李青云努力的想动弹,可是完全动弹不了,连眼皮都打不开。

    “检测,重伤中,开始自动修复。”

    “修复完成,神相技能系统植入中。”

    “植入完成,后会无期。”

    提示音说完,李青云就感觉自己能动了,瞬间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时间无数的记忆往脑子里蜂拥而至。

    几人进屋刚好看见这一幕。

    “文雅,你没事了?”苏轼惊喜的问道。

    大夫说十有八九是救不活了,能活下来只能期望是奇迹了,结果真的醒过来了。

    “老师?”李青云下意识的说出口。

    原本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叫李青云,字文雅,与秦观、黄庭坚、晁补之、张耒都是苏轼的弟子,他是最小的那个。

    因为跟蔡知府的小舅子张奇起了冲突,结果从凌风楼上摔了下来,一直昏迷到现在。

    张奇不但不赔偿,还说李青云是自己跳下去的。

    当时三楼的几桌客人,也均被张奇威胁封口。

    古代办案没有什么高科技,只能靠人证物证来判别,纵然苏轼在杭州颇有名望,也无可奈何。

    “文雅,你没事吧。”苏轼关切的问道。

    李青云不仅是自己的弟子,还是当年的一位小友之后,自己已经亏欠过一次了,若再亏欠一次,怕是没脸活下去了。

    “老师,我没事。”

    李青云把所有的记忆都融合了,他还是叫李青云,字号文雅,是苏东坡的弟子哎,那可是大名鼎鼎的东坡居士啊。

    “少游,你脚力好,快去请王大夫过来看看。”

    见李青云醒了过来,苏轼赶紧让秦观去请大夫过来看看。

    这个时代,除了那些死读书的,但凡是有点名望的书生都会点武功,秦观显然是师兄弟五个中武功最好的。

    “好,我这就去。”

    秦观也不墨迹,赶紧去请王安然。

    王安然是当地最有名的大夫,也是苏轼的好友,哪怕是达官贵人都是坐堂诊病的,也只有苏轼有这个面子。

    “娘,你别哭了。”

    看着趴在床边哭泣的娘亲,李青云自己都感觉心痛。

    脸上挂着喜悦的表情,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

    “嗯,娘不哭,孩子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看,好着呢。”

    李青云说完拍了拍胸脯,示意没事。

    “孩子,你轻点。”

    “哎,好的。”

    李青云笑了笑,用衣角着擦去娘亲脸上的泪水。

    “对了,一定是佛祖显灵了,娘亲去给你还愿去。”

    说完便匆匆的走了,李青云哭笑不得,要不要这么迷信啊。

    看见苏轼跟几个师兄还在,李青云想起身,却被苏轼拦住了:“别起来,多静养一会,有什么要做的吩咐你几个师兄去做就好。”

    这么一说,李青云倒是感觉有点饿了。

    “文潜师兄,我饿了。”

    张耒喜欢吃,所以自己经营了一家酒楼,虽然不大,但在杭州却也是小有名气,只是每次都排长队,唯有跟苏轼一起去才能吃到。

    “好好好,师兄亲自去给你拿过来。”张耒忍不住笑了。

    这小师弟真的很合自己胃口,只可惜太死板了,若是能活络些就好了。

    “那个文潜啊,给你其他几个师兄弟也带点吧。”苏轼也饿了,但又不好意思明说。

    不过大家都是读书人,你还是我教的,意思你懂吧?

    “老师请放心,我一定弄上满满一桌菜,咱们好好庆祝一下。”张耒当即作揖说道。

    张耒走后,见李青云不说话,苏轼主动问道:“文雅,当时在凌风楼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轼是完全不相信李青云是自己跳下楼的,只是当时只有他一人,几个师兄弟在不在场,在场的人也都被收买了,根本无从问起。

    “其实也没什么,张奇约我去凌风楼,说是有问题请教,我当时也没在意,也就去了。结果到了那儿之后,才知道他是想把我跟他妹妹撮合起来,她妹妹都几个男人了,我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结果他妹妹就上来轻薄于我,我反抗来着,一不小心掉下去了...”

    “......”

    苏轼一脸懵逼,连带着剩下的两个师兄也是。

    “此事不得与外人道也。”苏轼转头严肃的说道。

    这算什么事啊,他苏轼的弟子居然被一介女流之辈给轻薄了,这要是传出去,他老脸往哪放?

    “是。”黄庭坚跟晁补之忍者笑意说道。

    这个小师弟确实是唇红齿白,生的一副好相貌,但被一女子非礼,这还是头一次听说.~

    若是苏轼不在,这两人要在地上打滚了吧。

    李青云也很无奈,其实真算起来这事跟他没关系的,但要如何去解释呢?

    唯有一声长叹。

    “文雅啊,你有空还是练点武功傍身吧,你这样,为师...”

    纵然苏轼文采非凡,此时也竟语塞。

    “是,只是娘亲那里...”

    李青云的爹是武林中人,当年还救过苏轼的命,可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啊。

    有一天终究还是出事了。

    所以他娘一直不让他习武,希望他远离那些江湖恩怨。

    “你就说,是为师说的,有什么事为师担着。”

    苏轼一脸无奈,一介女流都打不过,还不学点功夫,将来要是跟人起什么冲突,几个师兄又不在,那还了得。

    “老师,王大夫到了。”秦观背着王安然就到了。

    “你们这帮年轻人,一点都不顾着我这把老骨头。”王安然边抱怨,边上前查看李青云的伤势。

    从楼上摔下来其实都是内伤,之前王安然来过一次,骨架已经接好了,但人一直不醒。

    故三魂七魄不在,也就是现代医学所说的植物人。

    “脉象平稳,比之常人还要健康,真是神奇啊。”

    王安然一脸吃惊,他学医到现在,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情况。

    若是内力深厚之人,倒也不足为奇,可李青云从未练过任何武功啊。

    “也罢,反正是好事,令堂在吗,我给她写付药方,这几天你就喝这个药,要是有什么症状及时通知我,知道吗?”

    因为苏轼的缘故,也见过李青云几次,对李青云也是颇有好感的,故此也很关心。

    “我娘去寺庙还愿了。”

    “哎,罢了,罢了,等你娘回来转交给她吧。”

    王安然不信神,只相信医术,写完药方转身就打算走了。

    “安然兄,别急着走啊,文潜去准备饭菜了,马上送过来,咱俩也好久没喝了,今天不醉不归啊。”

    见王安然要走,苏轼急忙喊住。

    “那你可不准玩行酒令。”王安然虽然也是读书人,可读的都是些药方,真要吟诗作对根本不是苏轼的对手。

    “咱们公平较量,划拳怎么样?”

    “那就这么说定了!”

    王安然药箱往地上一放,就开始撸袖子了。

    ......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