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南宋第一卧底 > 第2912章:手植桃李渐成行、家有喜讯、上下奔忙

第2912章:手植桃李渐成行、家有喜讯、上下奔忙

    在这里没有官场上的勾心斗角,没有污浊的权位之争,没有卑鄙的保存实力,也从不做任何违背良心的事。

    这个集体天生就带着一种蓬勃向上的爆发力,任何接近他的人,都会立刻发现自己身心中的衰朽和自私。

    而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甩到九霄云外,投身加入这道滚滚的洪流。

    因为身处在其中成为他的一员,会让人不由自主的受到感染,同时也会让人觉得,这才是真正活过一回的样子!

    ……

    开完了会的李慕渊,立即来到了统帅办公室,在这里见到了老师。

    等李慕渊汇报完了参谋部制定出来的辎重计划纲要,沈墨先是肯定了这个后勤补给计划的总纲,然后又让他们继续细化完善下去。

    之后沈墨指着旁边的椅子,让李慕渊坐下。这就代表正式工作已经完成,接下就是师徒之间的谈话了。

    就见沈墨向着李慕渊问道:“你们在里边开会的时候,其实我早就到了门口……”

    这时的李慕渊听罢就是一挑眉毛,带着一丝责怪的眼神看了一眼他老师。似乎对他躲在外边听墙角这件事非常不赞成。

    他的眼神顿时就把沈墨弄得笑了起来。

    “你们在商讨的时候,有一个人发言说,若是在燕山山脉陈列重兵防守,会给大宋的经济带来沉重的负担,我还记得别人管他叫老余来着。”

    “还有另外一个人,他我在进门前他说了一个计划,要在燕山以北设立一个要塞,这两个人叫什么名字?”

    听了老师的问话,李慕渊立刻抬起头来回忆了一下,随后汇报道:

    “建议设立要塞的那个人,也就是后发言的那个,是第三期利刃营的学员,名字叫卜郁成。”

    “至于前边您说的那个老余,他是利刃三期的,名字叫余玠。”

    说到这里,李慕渊朝着老师笑了笑道:“这些三期学员,老师都给他们上过很多堂课了。如果要是看脸,您一定认得出来。”

    “没奈何先生偷偷摸摸躲在门外偷听,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少给我贫嘴!”听见了李慕渊这句夹枪带棒的话,沈墨立刻笑着没好气儿的训了这小子一句,弄得李慕鱼就一吐舌头。

    随后沈墨向着李慕渊说道:“给他们的工作加点码儿,看看他们的态度和能力。”

    “这两个人一个目光长远,能放眼全局,一个战术灵活不落俗套,都是难得的好苗子。”

    “你这个一期班长,对他们应该比较熟悉。我这个老师在利刃三期开班的时候,正赶上咱们在通州刚刚站住脚的那两年。我又是打西夏又是打金国忙得不可开交,对三期的孩子终究没有你们一期那么用心……所以这个摸底工作就你来吧。”

    “明白了先生,先了解品行,再了解能力,然后再给他们工作加码,看看稳定性如何。等我把他们摸透了以后,再过来向您报告!”

    李慕渊在领受任务之际,说的这几句话,同时也是汇报了他对老师这个命令的理解,以免在中间产生偏差。

    沈墨听了之后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让李慕渊出去了。

    等李慕渊走远了,沈墨才陡然想起,自己到底还是忘了件事。

    李慕渊去年和那位金国公主李妍妍姑娘双双到了结婚年龄,已经成了婚,当时沈墨还亲自当了一回主婚人。

    不过沈墨记得最近听谁说过,那位李妍妍公主好像是怀孕了似的。

    他原本一直想着要向李慕渊过问一下这个情况,以便自己安排人到通州去照顾。可是今天说完了正事,他到底还是把这事给忘了!

    想到这里,沈墨干脆也就不再把李慕渊喊回来了。而是立刻提笔写了一封信给夫人陆云鬟,让她亲自过问一下这件事。

    以他夫人的能力和水准,这件事肯定会办得妥妥当当,让那位金国云瀛公主顺顺利利的把孩子生下来。

    ……

    等沈墨封好了这封信,他愣愣的看着这一封信,轻轻叹了口气。

    眼前的情形让他想起了前世的事,人生中总会有几个这样的阶段。就像是毕业了之后频频参加升学宴,参加了工作之后频频参加婚礼一样。

    眼看着他的弟子纷纷长大,接下来他们婚配和生育的事,想必会犹如组合拳一般,密集地像沈墨袭来。

    他现在已经开始考虑,是不是成立一个办公室,专门负责给弟子们养胎保胎,还有筹备相亲和婚礼了。

    “呵呵……好像顺序错了,应该先婚礼然后再保胎……”想到这里,沈墨自得其乐的笑了笑,把这封信和案头上另外几封家书放在了一起。

    ……

    等到忙完了这些事,沈墨又想起了李慕渊告诉他的那两个名字。

    那个卜郁成,显然是个战术方面的人才。至于那个余玠……是怎么回事?

    此时的沈墨皱着眉头靠在椅子上,两眼望着房顶苦苦地在记忆里思索。

    余玠这个名字,怎么横竖好像他在哪里听过似的呢?

    在这之后,沈墨又想起了这次作战之后,他准备带领全军去往西夏的事。这一次他决心彻底解决西夏问题。

    关于他将血脉留在西夏的那件事,经过了这一段时间在他心中的来回思虑,也在沈墨的心中慢慢想明白了。

    在这件事上,沈墨知道不该让自己的个人感情,影响国家的统一和发展。所以项嫦儿这一招看似抓住了沈墨的软肋,实际上当沈墨静下心来考虑时,项嫦儿的这番心思终究还是白费了。

    因为西夏虽然地处边陲,在经济和人口上都并不属于特别重要的领域。但是留下一个国家在那里却要耗费大量的资源,加以驻军和防备。

    况且在沈墨的心中,将来大宋的国土面积一定不会只有之前那么一点点。所以西夏所处的位置在沈墨的心目中,早已被设定成国土上一个内陆省份。

    要是在大宋境内留下这样一个国中之国,那和沈墨的理想当然是背道而驰的。

    况且对于沈墨而言,自己掌控了西夏,只能让那里的百姓生活更好,万万不会让他们受到压迫和奴役。

    更何况他那个儿子,要是让他变成一个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的小皇帝,沈墨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