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兵奶爸 > 第一百七十一章:小酒种

第一百七十一章:小酒种

    第一百七十一章:小酒种

    黑白两股力量在心底搅和的林昆纠结无比,他这时恨不得把心底的那两个小东西都给揪出来,活生生的把他们给揉成了球从窗户扔出去。

    “爸爸,你和妈妈在干嘛呢?”

    澄澄的声音突然传来,林昆马上从纠结中回过神,只见澄澄正站在卧室的门口,揉着惺忪的小眼睛看着他,林昆咧嘴颇为尴尬的笑了笑,道:“没事,妈妈喝醉了,爸爸在扶着妈妈呢。”

    “哦……”澄澄迷糊的答应了一声,道:“爸爸,我要尿尿,你陪我尿尿。”

    “好,你等着,爸爸马上过来。”林昆赶紧把楚静瑶扶回了房间躺下,然后他看都不敢多看楚静瑶一眼,转身就从卧室里出来,门外澄澄正等着他呢,这小家伙其实早就能自己独立撒尿了,就是故意在林昆面前撒娇。

    陪着澄澄撒完了尿,小家伙非要让他陪他一起睡,林昆是真心不想再和楚静瑶挨的近了,否则这漫漫长夜他要么犯错误,要么被活活憋死。

    好说赖说,总算把澄澄哄的睡觉了,然后他一个人坐到阳台上抽烟,一根烟刚抽到一半,楼上突然一个黑影掉了下来,那黑影的速度奇快,仿佛是什么暗器,出于本能反应林昆赶紧躲闪到一边,结果却是小海东青从楼上下来。

    “你这个小东西,还真是淘气,吓我一跳。”林昆摸着小海东青的脑袋笑着说,小海东青作为回应叫了一声,林昆赶紧冲它竖起手指头,做了一个噤声的收拾,小家伙很有灵性的闭嘴,林昆抓起喝了一半的啤酒咕咚的又喝了一口,然后笑着小声的说:“红叶啊,你要不要也来一口?”

    小海东青滴溜溜着一双小眼睛看着林昆,黢黑发亮的小眼睛里满是好奇之色,林昆把啤酒倒在了掌心里,摊到了小海东青的面前,小家伙好奇的看了看,小心翼翼的用嘴嘬了一下,然后马上浑身抖落了一下,好像是受不了啤酒味道的刺激似的,林昆刚要把掌心的啤酒都给倒了,这时小海东青马上又凑过来,张开嘴巴又小口的嘬了一下,这一下之后的反应明显不像刚才那样夸张了,最后小家伙还津津有味的砸吧了下嘴。

    林昆哈哈的笑了起来,摸着小海东青的脑袋道:“没看出来啊红叶,你还是个酒种呢。”

    林昆刚说完,小海东青就突然晃荡了一下,倒在地上就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了。

    “啧……”林昆自语道:“还以为你这小东西能陪陪我呢,醉的这么快!”

    第二天一早,林昆早早的就起床了,明媚的阳光照在海辰别墅区的上空,远处的海平面波光粼粼,林昆拾掇完了车库前的那块小菜园子,就去厨房做早餐,这是他旅游回来做的第一次早餐,做的丰盛且有营养。

    吃过了早餐,还和往常一样,送澄澄去学校,不过楚静瑶不用他送了,而是自己开着那辆红色的卡罗拉去单位,送完澄澄去学校后,林昆刚好碰见了送苏有朋上学的李春生,这小子还是开着那辆白色的丰田霸道,跟往常不一样的是身旁多了个女人,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在沈城的时候帮助过的珍妮,真名叫王倩,珍妮是她以前行骗用的艺名。

    李春生见到了林昆,马上惊喜的不得了,他还以为林昆在沈城待着呢,这一照面之后,马上就非要赖着林昆,口口声声的要请林昆吃饭。

    林昆和珍妮不算熟,但交集可不浅,前两天林昆在沈城帮助了珍妮拜托飞翔舞厅的那个无赖老大,也帮助了她们家走出了困境,珍妮从心眼里感激林昆。

    宋庆宗的事情缠在心上,林昆是真没心情去吃饭,草草的就拒绝了李春生,并跟李春生说这几天都不要去找他了,李春生这边眼巴巴的问为啥呢,珍妮却已经走到了林昆的跟前,笑着说:“师傅,你就应下这顿饭吧,这顿饭其实是我请的,感谢你在沈城的时候帮了我们家那么大的忙。”

    林昆对珍妮的印象不怎么好,因为她过去靠着蒙骗过日子,但念及她很有孝心,另外李春生也确实看中人家了,他也就接受了这个徒弟媳妇。

    人家徒弟媳妇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林昆要是再拒绝就显得过意不去了,而且这还是珍妮第一次开口请他吃饭,要是拒绝了以后还怎么处?

    林昆应下了这顿饭,李春生安排在中午吃,一来中午的时候他餐厅里的生意不忙,他可以安安稳稳的吃一顿,二来到了晚上他有重要的事要办,从沈城回来到现在,每天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都是他最忙活卖力的时候,短短的几天不见,王倩这个水灵的小姑娘,愣是被他搞的有些憔悴。

    就三个人吃饭没意思,李春生特地请来了耿军狄和孙志,这两人不像林昆和李春生他们俩那么闲,两人都是趁着午休的时候出来,吃完一顿饭就赶紧回去,好在孙志和耿军狄都有车,来来回回的也能方便些。

    吃饭的时候孙志有意和林昆挨着坐,喝酒的时候说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林昆之前答应过孙志,等回到了中港市跟黄权说一说,看看能不能给孙志调度个工作,孙志这也算是在变向的提醒林昆,怕他把这事给忘了。

    四个男人往这一坐,明显就是四种不同的人,李春生是典型的脑袋被门夹型,但关键的时候绝对不掉链子耿军狄是那种大大咧咧的豪爽性格,向来是说一不二的孙志则属于典型的那种小男人,有一股南方小男人的气节,小男人不是不好,至少心思懂得深思熟虑,但偶尔也会过于深思熟虑而显得小家子气,孙志是地地道道的北方人,个头也不算矮,他之所以有这种小男人的气节,都和他在南方读书受熏陶有关而林昆呢,区别于李春生他们三个,给人最深的印象就是深不可测。

    林昆听出了孙志话外的意思,笑着对孙志说:“孙哥,等吃完了这顿饭,我就亲自去找一下黄权,跟他好好的谈一下你工作的事,但能有什么效果我不敢说,做兄弟的我只能尽力而为,要是结果不好你别怪兄弟没本事。”

    “林昆兄弟瞧你说的,我孙志是那样不知感恩的人么,你能去找黄权谈话,已经就是在帮我的忙了,不管结果如何,我都打心眼里感谢你!”

    “孙哥,你这话就严重了。”林昆笑着端起了酒杯,“别的咱们兄弟也不说了,所有话都在酒里了,干!”林昆举杯,耿军狄和李春生也跟着碰了一杯,一旁的王倩却是滴酒不沾。

    林昆笑着对王倩说:“春生媳妇,你怎么不喝酒啊,怎么也是在江湖上飘过的人,不会不会喝酒吧?来,咱们一起举杯干一个。”

    王倩为难的笑了笑,将询问的目光看向李春生,李春生很大男子主义的道:“倩啊,既然是师傅提酒,那你就跟着喝一杯,这个不在咱们的约定范围内。”

    王倩答应了一声,这才端起了酒杯,耿军狄却是起哄道:“呵,春生,没看出来你家教还挺严的呢,这王倩妹子跟了你,你小子烧高香吧,还管人家喝酒呢。”又对王倩道:“来,妹子,咱们先干了这杯,待会儿耿哥再亲自敬你一杯。”

    耿军狄是一个豪气万丈的性子,可结果说完这一席话后,他就开始有些后悔了,也不晓得人家王倩以前是干什么的,干坑蒙拐骗的行当说事实,没有贬低王倩的意思,过去不代表现在嘛,何况这姑娘还是林大兵王的徒弟媳妇,肯定是差不了的酒量怎么可能差了,耿军狄的酒量本来就够大的,结果被王倩三番两轮的敬酒之后,已经有些要趴下的意思了。

    李春生不让王倩喝酒,主要是想让她彻底和过去拜拜,可在座的也不是别人,都算的上是好朋友,师傅和耿大哥先后都发话了,他也不好再管王倩喝酒,可结果就是这一不管,耿军狄就被灌的迷迷糊糊眼花缭乱了。

    耿军狄是林昆送回局里的,送完耿军狄,林昆就开着车就近来到了北城区的贱行,把车停在了银行的门前,掏出手机给黄权打了个电话。

    “喂,谁啊?”电话接通了,黄权的声音先传过来,这厮现在说话的口气总有着一股嚣张的味道,可能是现在混的好了,连口气都跟着变了。

    “老同学,是我。”林昆笑着说。

    “呵呵,哪位啊?”也不知道黄权是故意的还是真就没听出林昆的声音。

    “林昆。”林昆笑着说,也不多废话,直接就说道:“我现在在你们银行的门前,你在行里了么,方便的话我进去找你唠唠,有事想和你商量商量。”

    “找我唠?”一听是林昆,黄权的腔调马上变的古怪起来,“行吧,你直接让大堂经理带你来我的办公室吧。”

    林昆就知道黄权这孙子会这一副德行,不过他是为了孙志的工作调动来的,就先忍了这小子,要是换做以前在乡下那会,黄权要是敢这么和他说话,他铁定狠狠的削这小子一顿。

    要说这贱行里的人,还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大堂经理是个看上去二十几岁的小青年,穿的很板正很利索,长的也算是有几分帅气,林昆走过去跟他打招呼,这小伙子先是快速的打量了林昆一眼,确定眼前站着的这个是吊丝后,脸上本来堆着的笑容,马上就有些不耐烦起来了。

    “什么事儿啊?”大堂经理几分不屑的道,林昆也不和他计较,笑盈盈的说:“带我去你们行长的办公室,我是他老同学,我们约好了。”

    一听是行长的老同学,这位大堂经理马上改变了态度,恭恭敬敬的道:“我们行长的老同学?”这话是带着的疑问的。

    林昆直接说出了黄权的名字、年龄、老家是什么地方的,这大堂经理一听肯定假不了,他其实都不知道这么多,马上就屁颠屁颠的带着林昆去找黄权……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