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兵奶爸 > 第四百九十六章:回不去的昨天

第四百九十六章:回不去的昨天

    第四百九十六章回不去的昨天

    耿军狄应了老百姓们的意思,没有带林昆走,否则按照正常的套路,他是应该带林昆回警察局做一个笔录的,私下里兄弟情深那是私下里,面上的事儿该做的还是要做,这就是耿军狄的聪明之处,不让挑出一点马脚来。

    林昆送章小雅回家,两人走在小区里,顿时引来了无数人的关注,刚才那么一闹,周围的老百姓几乎都认识这两个人了,听林昆刚说章小雅是他妹妹,周围的老百姓乃至那些个喜欢嚼舌根的妇女们都信以为真。

    反正从今个起这一片方圆内,没有人再敢惹呼周晓雅了,那些个心里头对周晓雅有意思,或者其他的那些个不良小青年们,也全都将心思给收起来了,为了一个女人把双手都给废了,何况还没捞到什么便宜,这账谁都会算。

    章小雅租住的是两室一厅,和一个女孩一起合租的,那个女孩去上班了没在家,听周晓雅说是一个挺随和的女孩,和她一样是单身,喜欢干净整洁。

    房子虽然是老房子,装修也是老装修,但屋里头被两个女孩收拾的干净利索,这符合周晓雅在林昆心目中的印象,她从小就是一个爱干净的女孩,记得在乡下的时候洗澡不方便,到了夏天的时候周晓雅总会让林昆带着他去附近的一条大河里洗澡,周晓雅负责洗澡,林昆负责在远处放哨,见到有图谋不轨想要偷看的,林昆不管对方年纪大小,全都摁在地上狠狠修理一顿。

    在乡下的那几年,林昆一直把周晓雅视为自己今生唯一的女人,他用尽一切去守护她,去包容她,甚至他也曾为她勤奋努力的学习过,但咱们林大兵王确实不是那块料,不是说咱们林大兵王不够聪明,而是太教条的东西学不来。

    身边或是周围总会有那样的人,脑袋聪明的难以企及,却偏偏读不好书。

    林昆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周晓雅去换了件衣服,身上的衣服沾满了烟酒的味道。

    周晓雅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衣出来,这睡衣很性感,隐隐带着半透明的状态,要是用眼神专注的盯着看,仿佛都能看透里面的皮肤以及那曼妙的曲线。

    林昆的脸颊顿时一红,把头别向了一边,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周晓雅又穿的这么性感,他真把自己忍不住凸显出什么第三方特征来。

    周晓雅却不以为意,她心里一直都有林昆,只是被现实的物欲横流蒙蔽过双眼,在她的心里不管林昆此时如果待他,她都愿意将其视为自己的男人。

    “昆哥,你怎么了。”周晓雅问,有点明知故问的意思。

    “没,没什么。”林昆故看左右,笑着说:“这房间收拾的挺干净,挺干净。”

    周晓雅微微低着头,羞红着脸颊说:“昆哥,你是不是有点紧张,看我穿这衣服……”

    “没有啊。”林昆故作坦然的说,“这衣服很好看啊,就是有点……有点透。”

    “昆哥,过去在乡下的时候,你经常陪我去洗澡,我在河里洗澡,你在岸上把风,那时候我记得你打过很多人,不管年纪大小,其实我一直想问你……”

    “什么?”

    林昆回过头,目光和周晓雅对视,周晓雅眸子清澈的看着他,“你有没有……有没有偷看过我洗澡。”

    林昆端起水杯刚抿了一小口的水,结果噗的一下全都喷了出来,周晓雅赶紧拿起纸巾帮他擦嘴,身子不由自主的就贴了过来,关切的道:“昆哥,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林昆连连说,再抬起头的时候,周晓雅已经近在尺咫了,她那粉红色的睡衣贴在他的皮肤上,温软的触感顿时令他心底野草疯长。

    时间在这一刹那间仿佛静止了,空气中弥漫开一股旖旎的氛围,窗外的阳光透着明媚,暖暖的透过那不大不小的窗户照进屋里,两个人的呼吸成为远方而来的灼热风声,彼此对视着,心脏跳乱着,这时候只要任何的一点外力发生,他们俩都会马上拥抱到一起,然后便是那干柴烈火的熊熊燃烧。

    “昆……昆哥……”

    周晓雅嘴唇轻启,芳兰吐出,声音带着微微的颤音,似是已经将自己先融化了。

    林昆木然的没有回应,在乡下的时候,他曾无数次的幻想能和周晓雅有一次轰轰烈烈的缠绵,只可惜那时候还小,关于那一方的青春禁地从没有触碰过,轻轻的吻过,深深的拥抱过,男女之间的那道禁忌始终没有突破过。

    如今章小雅就摆在眼前,活生生的大美人一个,比起当初在乡下的时候,她此时更加的成熟有魅力了,只是心底不再像过去那么纯洁了,已经被这社会给玷污,很难再回到从前的那种感觉。

    林昆深呼吸,心中兀自的纠结,他这么多年心中一直放不下的那个人是叫周晓雅,但绝对不是眼前这个周晓雅,他爱的那个周晓雅已经随着物欲横流消失,眼前的这个周晓雅徒有女人的魅力,却勾不起他任何当初美好的愿望了。

    这是一种悲哀,成长的悲哀,就好像美好的回忆回不去,爱着的昨天只能永远说再见。

    林昆深呼了一口气,身子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窗边望着晴朗的天空和明媚的阳光,闭上眼睛说:“晓雅,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以后还是做兄妹吧。”

    “我不!”

    周晓雅站起来,倔强的从身后抱过来,她的身体软绵绵的贴在林昆的后背上,紧紧的抱着,仿佛永远也不撒手一样,话语里带着哀求说道:“昆哥,我求你对我负责,我只想你要我一次,满足我心中唯一的心愿,好么?”

    林昆摇头,“晓雅,我们还是做兄妹吧,你有什么困难尽可以来找我,只要有在还和以前一样,没人能欺负的了你,银行的工作别干了,换一份踏实的工作吧,改一下自己喜欢乱花钱的习惯,钱多钱少一样可以活的很好的。”

    “我不!”

    周晓雅倔强的说:“我不要和你做兄妹,我要做你的女人,昆哥,哪怕一次也好,我绝对不会缠着你,绝对不会要你对我负责的,就一次好不好。”

    “晓雅!”

    林昆挣开了周晓雅的双手,转过身板着她泪水沾湿的脸颊说:“我们做兄妹,做兄妹没什么不好,都已经这么多年了,你当初选择了那么多,事实已经无法改变了,我们真的回不去了,不要再这么倔强好不好?”

    “可是我……”

    “没什么可是的,我们都已经是大人了,成熟点,我们要学会面对现实。”

    “……”周晓雅沮丧的低下头,声音含糊不清的说:“昆哥,你是不是嫌我脏?”

    “胡说什么!”

    “那你就要我一次吧!”

    周晓雅突然踮起脚尖,冲着林昆的嘴角就吻了下来,林昆措手不及被吻个正着,当周晓雅的舌尖要撬开他的齿关的时候,他反应过来一把将其推开。

    砰!

    林昆直接离开了房子,关上了房门。

    剩下周晓雅一个人傻傻的站着,望着门口的方向,空荡荡的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她的心也跟着空了,泪水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汹涌而来。

    这城市这么大,这房间这么空,这阳光那么明媚,心底却为何如此冰冷?

    当爱情遇到挫折的时候,绝望便会铺天盖地的卷来,一个女人再坚强,也终究是会败给爱情败的一败涂地,周晓雅本性不坏,只是恨有那么一个势力眼的表姐,将她的人生观爱情观在最纯净美好的时候给玷污的一分不值。

    后悔……

    悔不该放弃那个爱自己自己也爱的那个男人,做错了事就是要有因果的。

    窗外,楼下,林昆背影萧瑟的走了,拒绝周晓雅的那一瞬间,他的心底并非不痛,他的痛也并非就比周晓雅轻,当恍然间明白自己内心深处一直珍藏的美好爱情,自己这么多年一直牵挂着、爱着的那个人变的面目全非的时候,心底曾为爱情高高筑起的城堡瞬间崩塌,带着满世界的绝望将那份曾经的爱情埋葬。

    有一年冬天,周晓雅的脚扭了,林昆放学就等在她班级的门口,背着她回家,那是一场雪后,大雪将乡间的小路盖的厚厚实实,两人有说有笑,厚厚的围脖上结满了冰霜,那是他们遇到过最冷的一个冬天,那一年他们却从不觉得冷,回忆起来也都是温暖,路滑林昆不小心摔倒了,倒下的一瞬间却拼命的护住后背上的周晓雅,生怕她遭受一点伤害,他的脑袋上摔了一个大包,两人躺在雪地里,周晓雅爬起来替他揉头上的包,心疼的问他疼不疼,他突然把她抱在了怀里,两人就在雪地里将彼此的初吻奉献了出去。

    老捷达里唱着陈奕迅的那首十年,歌词应该改一改才更趁景十年之前我认识,你也认识我十年之后你变的我认识,我变的你也不认识,唯有回忆真实的存在过,它像生了根的梧桐树,深深的扎在我的心底永远不老。

    林昆离开小区不久,小区角落的一个花坛边上站起一个男人,这男人长的很瘦,脸色苍白,看起来像是患了重疾不久于世,身形很瘦,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其吹倒,远处一个玩皮球的小孩子不小心将球丢到了他的身上,他厌恶的看了一眼,一脚将皮球踢爆,小孩子哇哇的哭了起来,旁边的家长闻声而来,刚要和这个男人理论两句,却听他冰冷的说:“不想死就给我滚远点。”

    小孩的父亲不由的一哆嗦,所有的话全都卡在了喉咙里说不出,老老实实的退到一边。

    男人晃晃荡荡的向小区外面走去,回过头向着五楼的一个窗户看去,语气阴森的自语道:“呵呵,有点意思。”钻进了小区门外的一辆里离开了。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