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兵奶爸 > 第五百一十一章:巴掌有点响

第五百一十一章:巴掌有点响

    第五百一十一章巴掌有点响

    领班经理气的跺了下脚,大声喊道:“阿凯,你给我站住!”

    阿凯根本不鸟她,背对着挥挥手:“小爷我不伺候了!”

    领班经理也是拿这阿凯没办法,人家说的没错,人家是夜场里偷拍人物,很多个夜场都翘着屁股等着他去上班呢,这阿凯长的不错,白白净净的,重要的是能说会道,总能把来夜场里消费的女人哄的开开心心,每天晚上的账单也都相当不菲。

    “你给我站住。”林昆冷冷的道。

    “啧……”阿凯转过头,一脸讥诮的看着林昆说:“怎么着哥们,你还想不依不饶呢?我不就是模了你妹子的大腿么,多大点事啊,要不哪天我带我妹子来让你摸?”

    林昆冷的一笑,向阿凯走过来,阿凯马上摆出一副骇然的表情说:“哎妈呀大哥,你这架势是要来揍我么?我可告诉你,在我没出这会所之前,我就是昆哥的人,你要是敢打昆哥的人,就昆哥那暴脾气肯定饶不了你,我劝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啪!

    果断的一个大巴掌挥了下来,力道不重但巴掌绝对的响,阿凯顿时被打的懵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林昆,旋即怒骂道:“你特么的真动手啊,以为老子是吃素的是吧,告诉你老子除了长的帅之外,也是在少林寺里练过的,你倒霉了!”

    说着,这不知死活的损种挥着拳头就向林昆砸了过来,林昆根本不屑跟他多动手,直接一脚踹中的他的小腹,就听这损种啊的一声痛叫,整个人顿时被踹的趴在了地上,什么在少林寺练过,估摸着也就是在少林寺里上过厕所就把自己当高手了。

    林昆揪着这小子的头发就给提溜了起来,阿凯一脸疼痛狰狞的表情,还不忘咬牙切齿的冲林昆骂道:“麻痹的,你倒霉了,敢打昆哥的人,等着被扔进海里喂鱼吧!”

    啪啪!

    一连两记清脆的耳刮子声,林昆两个大巴掌顿时把阿凯那自以为很帅气的脸打的高高肿起,阿凯嘴角噙着血丝,方才那一股子的嚣张气焰顿时被灭了七八分,但还不忘嘴硬的说:“小子,你倒霉了,昆哥……”

    “你特么给我闭嘴吧!”林昆实在不愿意听这小子总扯自己的名号了,对身后的领班经理说:“过来,告诉这小子我是谁。”

    领班经理站到林昆的身旁,一副骇然哆嗦的表情小声的说:“是……是昆哥。”

    阿凯顿时懵圈了,脸上惊骇的表情无法形容,林昆冷笑着一声问:“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哔哔么?”

    阿凯反应过来赶紧说:“昆……昆哥,小弟有眼不识泰山,你就绕过小弟这一次吧。”接着他有怀疑的问了句:“你真是昆哥?”

    要说不知道是不是这小子的脑袋被打的彪了,不加后面的一句话整句话已经很完美的讨饶了,可加了后面的一句话后完全就是画蛇添足了,既然丫的你还怀疑,那老子就打到你相信为止,林昆挥起了大巴掌啪啪的又是打了下去,你小子不是自认为长的很帅么,不是自称是夜场里的头牌么,在老子的场子里耀武扬威的还扯老子的虎皮帮你为非作歹,老子今天就打的你姥姥都不认识,亲妈也不认识,看你以后还怎么得瑟!

    林昆没有在走廊里动手,毕竟影响不好,旁边正好有一个小包间空着,揪着这损种就进了小包间,门一关上顿时就听里面一阵惨叫声传来,声音经过门的过滤小了很多,要知道会所的包间门都是有隔音标准的,跟里的门是同一种规格的,在外面能清晰的听到里面的惨叫,可想而知里面的惨叫声得有多么的撕心离肺……

    领班经理听的是浑身一颤一颤的。

    大约过了五分多钟,林昆从包间里出来了,领班经理已经紧张的一头冷汗,林昆说:“安排人送到医院去。”说完就回到了先前玩的包间里。

    领班经理说了声是,赶紧叫人上来把阿凯给抬出去送医院,阿凯被抬出来的时候领班经理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结果……已经完全认不出了,满脸是血严重走形。

    林昆给刘刚打了个电话,把今天晚上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刘刚听完之后先是惭愧的向林昆道歉,表示以后这种情况绝对不会再发生了,林昆在乎的不是这些员工怎么对他,而是在乎这些员工怎么对顾客,他没有要怪刘刚的意思,最近刘刚一直在家里养伤,只是把这个情况告诉他,好让他康复回来之后知道该如何整顿。

    林昆回来之后,包间里一片安静,经过刚才的一番闹腾,这些陪酒的男女都知道了林昆的身份,一个个看向林昆的眼神里充满了骇然与敬畏,生怕被怪罪了。

    林昆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对待手下一向仁慈,除非像阿凯那个损种那么傻的,笑了笑对众人说:“大家都别愣着了,该喝的喝该玩的玩,咱们出来就是为了尽兴的。”

    话是这么说,可碍于他的身份摆在这儿,这些个坐陪的男女一个个都老老实实了,没有一个再敢咋咋呼呼的了,刚才阿凯的下场他们在屋里也是听到的,他们的昆哥可绝对不是善茬。

    在凤凰高级会所里又逗留了将近一个小时,闵红已经醉的有些不省人事了,林昆没有喝多少的酒,挥着手把一直拘拘束束都打发了出去,包间里一下子就剩下他和闵红两个人。

    林昆把棚顶的舞台灯给关了,走到闵红的身边把她扶了起来,闵红的脸颊上挂着泪痕,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泪眼婆娑的看着林昆,嘴角挂着一抹凄美的笑容喃喃说:“林哥,我是不是很好笑,就像一个笑话……”

    林昆点了一根烟笑笑说:“我们都是笑话,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操心着别人世界里的事。”

    闵红笑着说:“是啊,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操心着别人世界里的事儿,死缠烂打一顿,到最后为的不是一个字钱,为了钱我几乎把灵魂都给出卖了,我是不是很贱?”

    林昆笑着摇头,“干嘛那么说自己,女孩要爱惜自己。”

    闵红凄然道:“我还有什么值得爱惜的,我经历过那么多的男人,最开始我也是奔着爱情去的,可所谓的爱情不过是男人想和女人上床的借口而已,从那以后,我便不再相信爱情,与其和假借爱情名义的男人睡在一起,还不如跟钱睡在一起。”

    林昆吐着烟圈摇头说:“你那是在作践自己。”

    闵红道:“作践,我确实作践了自己,但我得到了钱,和那些作践了自己被爱情欺骗的女生比起来,我还算是赚到的。”

    林昆眉头微微一动,将话题引入到正规上来说:“你的外貌协会,是为了帮助那些女生?”

    闵红凄然的微笑,其中像是不知藏了多少的苦痛与阴谋,道:“是帮那些女生,也是帮我自己,我把他们介绍给那些有钱的男人,那些男人会给我钱,如果单纯的只是美色交易,我还会从中得到提成,从创办外貌协会到现在,我从那些女孩的身上赚了不少的钱,可这些钱并没有让我得到满足,而是陷入到了一层又一层的欲望煎熬中,我想要更多的钱,去过更奢侈的生活,去满足更奢侈的欲望。”

    林昆怅然道:“哎,你这又是何必呢,人活着要懂得知足,要有理想,你还这么年轻。”

    “理想?”闵红失意的说:“我有过理想,我的理想是出国留学,然后在大学里当老师,大一的时候学校就有保送出过留学的资格,我的条件本来都符合的,可是被班里一个女生给夺去了,她凭的不是能力,而是她爸爸有钱,可我呢?我出身农村,我爸爸是一个一辈子都没进过城的农民,他成天只知道种地放牛……”

    说着,闵红哭了起来,像是在咆哮命运的不公,大声的喝喊道:“为什么老天对我这么不公平,为什么让我生在那样一个家庭里,我为什么要活的那么寒酸!”

    林昆抽着烟,若有所悟的说:“所以你就对抗命运,想法设法的赚钱,想要摆脱命运。”

    闵红红着眼睛说,“对,我就是要摆脱命运,摆脱它的舒服,我要让自己过的好,过的比所有人都好!”

    林昆怅然的摇头,似是在替她惋惜,“不管我们的父母如何,他们都是含辛茹苦的把我们养大,天底下每一个真诚的父母都是值得尊敬的,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个道理。”

    “不!”

    闵红歇斯底里的说:“我不明白,他们既然没能力给我富足体面的生活,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遭罪,我恨他们,恨他们的不负责,恨那个穷乡僻壤的鬼地方!”

    看着闵红发疯的模样,林昆真恨不得上去抽她两个巴掌,可又觉得没有必要,一个人如果连对待父母的良心都没有,那也是无药可救了,打她两巴掌两百巴掌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那你也不应该伤害别人啊?”林昆瞅准了实际,此时的闵红完全处于迷糊与亢奋的状态,这时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是一个人最敢畅意直言的时候,包括她心底的秘密。

    闵红表情微微一愣,林昆暗说有戏,接着说:“我们都会失意过,但不应该因为自己的失意去伤害别人。”

    闵红突然像是陷入到了某种无法自拔的追忆中,脸上的表情乃至浑身都颤抖了起来,低着头在那儿呜呜的哭了起来,珍珠般的泪水裹着酒精弥漫的气息砸落,吧嗒吧嗒的砸在了地面上。

    “童小娇就是那个和你争名额的女生吧。”林昆语气平淡的说道,闵红颤抖的身体突然止住了,整个人一瞬间像是僵硬在那里的石头一样一动不动。

    “她前段时间失踪了,传说是和某位富豪私奔了,可她家里的条件那么好,怎么可能……”

    “不是我干的,和我没关系。”

    林昆的话不等说完,闵红突然紧张的抬起头解释道……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