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兵奶爸 > 第七百二十八章:拜访姚书记

第七百二十八章:拜访姚书记

    第七百二十八章拜访姚书记

    王云的态度忽然又变的坚决,林昆只好无奈的一笑,起身离开,他刚走出没两步,王云忽然又叫住他:“等等!”

    林昆停下来,微笑着回过头。

    王云犹豫了一下,说:“你和闵红说,我们之间扯平了,我不记恨她了,但不代表我原谅她了。”

    林昆笑着说:“好!”

    次日,童家国遇刺的消息传遍整个中港市,大街小巷,人来人往,老百姓们这段时间来一直关注的市长公子的审理案件,不得不因此暂时推迟了。

    法院方面给出了一个令人无厘头的回应,按正常说童家国突然出事,马上应该安排别的检察官顶替一下,案件还是可以正常审理的,只是偌大的一个中港市,十几个具备资格的检察官,居然同时抱恙在家不肯出山,这理由小孩子都不相信,老百姓们当然不信,一片舆论声中,法院暂定休庭三天,将从其他的地方调来检察官,继续审理中港市市委书记公子的案件。

    两天后……

    沈城的天空最近总是阴晴不定,就像住在市政招待所里的赵南一样,白天的时候还是阳光明媚的,临近傍晚忽然下起了毛毛雨,沈城的空气差,雨水中带着灰尘,这样的天气很令人烦躁,赵南坐在窗边已经抽了半盒烟了。

    姚书记说是今天回来的,可到现在也没个消息,赵南急的在屋里踱步,却也不好再打电话过去追问,这时候他必须要淡定,必须要有耐心,姚书记的性格看来随和,其实是一个非常苛刻的人,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频频扰他。

    桌子上放的手机突然响了,赵南马上回过神看去,见是刘秘书打来的,他的双眼顿时亮了起来,拿起电话笑容一百八十度的说:“刘秘书,姚书记回来了?”

    丢对面的声音很随和,笑着说:“是啊,姚书记下午回来的,休息了一下就让我给你打电话了,晚上书记约你到家里吃饭,不知道赵书记方便么?”

    “方便方便。”赵南笑的合不拢嘴,能到姚书记家里吃饭,必须荣幸之至。

    挂了电话后,赵南赶紧收拾了一番,拎着一个行囊包和一个旅行箱就出门了,招待所的负责人已经提前帮赵南备好了专用的车,直接送他去姚书记家。

    姚书记家住在省政府的家属大院里,省政府专门为日理万机为国操劳的官员们建了这大院,大院里都是独门独院的小型别墅,这可和腐败没有关系,正常来说一省大员为国家为老百姓操劳,住的舒服点也是理所应当的,咱们老百姓的眼里可不能总看见那些坏了一锅汤的臭肉,而否定所有官员。

    姚书记家就住在省人大代表余书记家的斜对面,晚上下起了蒙蒙雨,余宗华坐在家门口抽着烟,下雨天虽然令人胸闷压抑,但这一反常态的冬雨却也别有一番触感,只是这冬雨的时间不长,下着下着就变成漫天零散的小雪花。

    余宗华仰望着天空叹了口气,现在的天气阴晴不定,自然环境被人类的发展影响了。

    身后的家,妻子站在门口喊他回家吃饭,余宗华答应了一声,将烟头摁在地上捻灭,起身刚要往屋里走,突然就见一辆省政招待所的车停在了姚书记家门口,赵南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余宗华和赵南也是认识,远远的就招呼了一声:“赵书记,去姚书记家串门呢!”

    这本来就是一句很随和的家常便饭的话,就像是农村的老百姓之间互相串门一样,老百姓之间互相串门,往往手里也拎着点东西,所以你不能看一个官员的手里拎着东西去另一个官员家,马上想到的就是行贿,这是先入为主的错误思想。

    话是如此说,余宗华的心里也确实是这么想的,可赵南的心里头有鬼啊,他手里的拉杆箱里是崭新的两百万现金,他背在肩上的那个行囊里装的是有价无市的青花瓷,如果说带这些东西都不叫行贿,这那串门串的可够奢侈的。

    赵南听见有人在叫他,还不等看见是谁,心里头就咯噔一声,循声一看是余宗华,他这心里头顿时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受,在中港市的时候,赵南可是没少听余宗华和林昆之间的流言蜚语,甚至也听说余宗华那霸道的独生子,还在林昆那儿,自己的宝贝儿子赵磊这次摊上事,一部分原因是他坏事干的太多,老天可能都看不过去了,另外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就是招惹了林昆。

    “余书记,咱们也是好久没见了,改天方便的时候,我也过去拜访拜访您。”赵南面色沉稳的微笑着,官场上浸淫了大半辈子,没有点伪装的功夫怎么行。

    “好,到时候我让老伴亲自给你炒两个菜,再温上两壶沈城自产的米酒。”余宗华笑着说。

    正站在门口等候赵南的刘秘书听到余宗华和赵南说话,马上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正在屋里看报纸的姚书记,姚书记赶紧从屋里头出来,迎出了大门口,笑着向余宗华打招呼并邀请说:“余书记,晚上没什么事一起过来吃得了。”

    姚书记这话看似很家常,其中却带着另一层的旋即,他料定赵南这次来中港市是有大事求他,否则的话不能在沈城里等了这么多天,而且他刚一回来就让秘书刘去简单的调查了一下,果然赵南的儿子近来遇到了麻烦吃了官司,赵南来求他肯定不能是空手来的,这已经被余宗华看到了,为了做做样子打消一下余宗华的猜测,姚书记才故意这么一说,意思是你可以过来一起吃饭,顺便见证一下我和赵南之间没什么猫腻,他手里拿的东西可不是给我的。

    都是在官场上熬的,余宗华自然知道姚书记的意思,他才不会那么不识趣的真过去吃饭呢,笑呵呵的说:“姚书记你回来啦,这次考察辛苦了吧。饭今天我就不过去吃了,我家那口子刚才已经喊我了,她刚炒好了菜,我要是不乖乖的回去吃饭,明天她可能就不给我炒了,总不能天天去你家吃吧,哈哈!”

    姚书记哈哈笑道:“老余啊,你这妻管严的毛病,这么多年有增无减啊。”

    余宗华笑着摆摆手:“没辙没辙,姚书记,赵书记,你们聊你们的,我回家吃饭了。”

    赵南笑着说:“余书记再见,有时间去你家喝酒!”

    余宗华笑着答了一声好哩,转身回了自己的家。

    姚书记笑着把赵书记请回了家,赵南不怕在姚书记面前露出担心,说:“被余书记看见了我来姚书记你这,手里头还拎着东西,不会有什么不好吧。”

    姚书记笑着宽慰说:“怕啥,你手里拎着的是行李箱,你今天晚上来我这吃完饭就要回家,随身带点行囊就要被人说三道四了?再说,你就放心吧,余宗华不是那种喜欢乱嚼舌根的人,他这人我早就摸透了,万事只求一个稳,得罪人的事从来不干。”

    赵南笑着说:“可惜了他的位置了,明明可以有机会再往前进一步,就这么安于现状了?”

    姚书记笑着拍了拍赵南的肩膀,“要不把你换上去坐坐?”

    赵南立马诚惶诚恐,“这,这怎么能行。”心里明知道可能是一句玩笑的话,但还是有一丝欣喜,从中港市的市委书记,到省人大代表书记,可是足足升了一级,更重要的是他完全可以就此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在退休前再升一下。

    “哈哈!”

    姚书记爽朗的大笑两声,“怎么不行,余宗华年纪比你我都大,再过两年就要退休了,等他一退休这位置就空出来了,空出来之后我再帮你想办法。”

    “多谢姚书记!”赵南的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姚书记这话听的出是发自真心。

    “客气什么,我这可不是徇私舞弊,我是看你赵南有工作能力,能为国家和老百姓办事。”姚书记打着官腔笑着说。

    两人说着,便到了餐厅,在桌上面对面的坐下,刘秘书坐在姚书记的身旁坐陪,桌子上摆了八道丰盛的家常菜肴,每一道都堪称是色香味俱全。

    “夫人的手艺真不错!”赵南笑着夸赞道。

    话音刚落,还不等姚书记就此替内人谦虚一番,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从厨房里传了出来,“最后一道,汤来了!”

    赵南赶紧起身,姚夫人亲自端着汤出来,余宗华笑着跟姚夫人打招呼:“姚夫人,有些日子没见着了,你还是那么年轻漂亮啊!”

    姚夫人笑呵呵的说:“赵书记你竟胡说,我多多大岁数的人了,还年轻漂亮呢。”

    赵南笑着说:“人活的可是一种心态,姚夫人天生乐观向上,所以看着永远也不老。”

    赵南说的倒也是实话,这姚夫人一向态度乐观,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看着却还是四十多岁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姚书记娶的小老婆呢,可人家可是正经的原配。

    赵南重新落座下来,姚夫人也坐下,笑着打趣说:“今天我的心里压力很大啊,平时伺候家里一个县太爷,今天这又来了一位大官,菜做的不好吃可要多多担待啊,这也幸亏是在现代,要是在古代,我还上不了桌呢。”

    赵南笑着说:“姚夫人的菜烧的一看就是色香味俱全,我家那口子要是有你这两下子,我可就有口服喽,等姚书记什么时候不忙了,你们一起去中港市转转,姚夫人你可得好好教教我家那口子,我在这就先谢过你了。”

    姚夫人笑着说:“没问题!”

    一顿饭吃的很愉快,姚书记和赵南之间只聊家常,不聊公事,赵南整个席间一句自己儿子的事都提,这份异于常人的心胸度量,不得不令人佩服内心里急的都着火了,表面上却是言谈从容,笑脸平静。

    姚书记是真的很看好自己的这位朋友,如果将来有机会,也一定要把他弄到省里来,在这广阔的辽疆大地上,身边越是多自己一个人,心里越踏实……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