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兵奶爸 > 第九百四十八章:天哥
    第九百四十八章天哥

    “站住!”

    男人冷冷的冲林昆喝喊了一声,林昆和宋歆艺停了下来,这不停也没有办法,楼梯本来就不宽,现在被冲上来的人满满的挤住。

    林昆嘬着嘴里的雪茄,咧嘴一笑,道:“哟呵,这是要干嘛呢?”

    男人冷眼瞪着林昆,双瞳中满满的都是杀气,道:“你说呢?”

    林昆装模作样的抻抻脖子,看看男人身后带着的这些人,一个个怒气汹汹恨不得把人给活吞了样子,笑道:“带着这么多人,这是要群殴我么?你们燕京人喜欢以多欺少啊?”

    “少废话,小子你几天在我的地盘上闹事打了人,就想这么走了?”男人冷哼喝斥,身上那冰冷的潇洒气焰更浓了。

    “要不怎么着,坐下来你请我喝一杯,还是说……”林昆微笑着,眼神中那懒散的目光突然一冷,说:“我把你这里给砸了?”

    “小子,你好大的口气!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敢在这撒野!”男人怒不可遏,不过却强行的按捺住的了脾气,燕京皇城这种地方卧虎藏龙太多,眼前这位看似吊儿郎当的小子,指不定有什么背景,否则敢当着这么多的人的面儿叫嚣撒野?

    “撒野?”

    林昆呵呵一笑,“别说的这么难听好不好,兄弟你这么说我很冤枉啊,我陪朋友来喝酒,被人欺负上门了,我只是做了该做的给还回去,这就成了我在这撒野了,那那些人呢?”

    男人目光跳过林昆,看向二楼上面倒在地上七仰八叉咿呀痛叫的几个人,那个油头粉面的小年轻,见楼下有人做主了,刚好这小年轻认的这位带头的男人,马上从地上爬起来,裤裆下还湿乎乎的一片么,也顾不得丢人现眼,大声叫喊道:“刀哥,刀哥是我啊,我是小初,咱们喝过酒的!”

    被称为刀哥的男人循声望去,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确实对这个油头粉面的小子有印象,这小子是一个富商家的二世祖,在他们酒吧一向消费阔绰,绝对百分百的优质贵宾。

    眼下,这位酒吧的贵宾显然被搞的很惨,这位刀哥作为酒吧的安保部长,自然有义务为自己的优质贵宾袒护,可这小子此时的狼狈模样也确实有些抬不上台面,这让他觉得跟这小子认识,都有些掉价了。

    “刀哥,我就是想请那位美女喝一杯酒,结果这小子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我的这帮兄弟可都是良民,为了不在你这场子里闹事,可都没还手,结果就被他给打成这样了!”油头粉面的小青年说的声泪俱下,可真叫人心生感动啊。

    “嘿!”

    林昆笑了,回过头看着油头粉面的小青年,笑着骂道:“你小子燕京影视大学毕业的吧,这谎话说起来不打草稿啊!”

    “刀哥,你可要替我做主啊!我每年在你们这都是几十万的消费,今天你要是不替我做主,以后我可不敢来你们这儿消费了!”油头粉面的小青年牛了,根本不理会林昆,哀嚎着就冲刀哥喊道。

    刀哥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抽动,他现在算是被逼到了进退维谷的绝境了,一方面他担心眼前的林昆是个有背景的大人物,另一方面碍于油头粉面的小青年的优质贵宾身份又不好不出手,这一个油头粉面的小青年事小,万一今天自己要是不把这事处理的圆滑了,今天晚上的事情传出去,保不齐会在那些优质贵宾中间引起多大的反向,来夜场里高消费的这群孙子大多都是纨绔二代,人家大把的在你场子里砸钱,你怎么也得想方设法让人家玩的不是,连人家的人身安全都保证不了,以后谁特么还稀罕到你场子里砸钱。

    林昆饶有趣味的看着刀哥,笑呵呵的说:“怎么,难办了?”

    刀哥暗暗咬牙,冷声问:“敢在天哥的场子里闹事,你到底什么来头?”

    林昆笑呵呵的说:“什么来头也没有,就一个进城的土包子。”

    刀哥冷声道:“你要这么说的话,那可别就怪我不客气了!”言罢,果断的一挥手,对身后聚集的小弟们说了声:“上!”

    “慢着!”

    众目睽睽之下,林昆突然也是大手一挥,声势可是比刀哥还要强上几分,一下子把那些摆好了架势要上来群殴他的小弟们给震住了,一个个面色惶然互相对视,然后一起看向刀哥。

    刀哥却也是被林昆这突然的一吼给震住了,眉头再一次深深的皱了起来,盯着林昆说:“怎么,你这是要兜底了么?”

    林昆轻佻的一笑,道:“让兄弟们先给我点时间,大家稍安勿躁。”

    刀哥示意众兄弟们暂时不动,仰起了下巴,倒似要好好的看林昆能搞出什么名堂,此时酒吧里的人几乎全都围在了楼梯的两侧,这么大的阵仗可不是想看随时都能看的。

    林昆转过身,瞥了一眼楼上正声泪俱下眼神中藏有杀气的油头粉面的小青年,嘴角咧开一抹冷森森的弧度,油头粉面的小青年顿时神情一紧张,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成了一坨铁。

    宋歆艺拉了一下林昆,尽管从小出生在绝对名门望族的宋家,打小就有爷爷的百般呵护也溺爱,可当着眼前这么多如狼似虎的男人,她的心还是忍不住的砰噔砰噔的乱跳起来。

    林昆回过头,在她的手背上轻轻的拍了一下,道:“放心吧,有我在他们不敢怎么样的,大不了我把这里给点着了?”

    宋歆艺还是有些紧张,不过还是强行的压制住了砰砰跳乱的心跳,嘴角浅浅的一笑,尽是柔情的说:“你小心点。”

    林昆咧嘴一笑,回过头就向那脸上沾染着泪痕的油头粉面的小青年走去,这小青年马上紧张的向后挪腾了两下身子,嘴里头颤颤嗦嗦的道:“你,你想要干什么,你别乱来啊!”

    林昆咧嘴一笑,笑容倒有几分憨厚可亲,可从他那明显搞怪的眼神里,却是很容易让人感觉到一抹戏谑的阴森来,抬起巴掌冲着油头粉面的小青年的脑袋就拍下,啪!!!

    声音那叫一个清脆哟!

    油头粉面的小青年马上惊慌的抱起头,两条腿哆嗦的又软在了地上,嘴里头嚷嚷着冲刀哥叫喊着:“刀哥,救命啊!”

    林昆抬起脚,冲着小青年的胸口就踩了下去,呼通一声,这小青年直接被踩的仰翻在了地上,身子向后翻了个跟头。

    “救命啊,打死人了啊!”油头粉面的小青年丧心病狂的大喊。

    “住手!”身为皇爵酒吧的保安总管,刀哥声势厉喝的喊道。

    林昆根本不予理睬,只是轻描淡写的回头,嘴角笑容轻蔑的说:“今天晚上我就是出来喝酒寻乐子,不想惹事,你最好识相一点,否则老子真要点了你这酒吧,你可别后悔!”

    “兄弟们,给我上,打残了我赔,打死了罪名我扛!”刀哥咬牙切齿,大手一挥,这是下了真格的弑杀令了。

    一群小弟呜闹的就要冲上来,一个个手上全都拎着胶皮警棍,林昆回过头,两只拳头嘎嘣嘎嘣握紧,眼睛微微一眯,两道冷冽的光芒射出。

    “慢着!”

    突然一声沉稳雄厚的声音响起,闻声周围的小弟全都停了下来,拥挤不堪的楼梯顿时分开了两道,只见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男人,叼着一根雪茄走上来,男人身上披着一件黑色貂绒大衣,身后跟着两个美女保镖,这一出场就惹来无数的侧目,不认识他的人全都一脸好奇,认识他的人全都一脸恭敬,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这皇爵酒吧的大当头天哥,真名秦天,早年的时候在燕京的秦城监狱里待过,是里面的监狱之王。

    秦天一出场,整个酒吧里的气氛顿时压抑了起来,这个男人身上自带的那股强大的煞气,将周围这些人全都震慑住了。

    秦天剃着一个普通的平头,额头上有一道狰狞的大疤,嘴里的雪茄冒着白烟,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更是令人心生畏惧。

    秦天大步的向楼梯上走过来,那双眼中的目光冷冷的蕴满了说不出的戾气,身旁的两个美女保镖紧随,这两位美女保镖全都生的一副好身材,前凸后翘,浑身充满了一股爆炸性的性感。

    刀哥主动让到了一边,低下头声音带着惭愧说:“天哥,是我没处理好……”

    天哥嘴里嚼动着雪茄,吐出了一团烟气,说:“小刀,你做的已经很好了。”

    刀哥惶恐不安的说:“天哥,我错了。”

    秦天呵呵一笑,眼神微微一眯,盯着楼梯上正向下望他的林昆,说:“今天就换做是我,这件事恐怕也处理不好。”

    刀哥听的云里雾里,抬起头目光随着秦天看向站在楼上的林昆,内心里砰噔的一声,嘴角蠕动了两下,想要说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臭小子,好久不见啊!”秦天大步的向林昆走过来,抬起头冲着林昆的肩膀狠狠的砸过来,周围的空气都跟着呼啸一声。

    林昆没有躲闪,嘴上咧开淡然的笑容,砰噔的一声闷响,拳头实实的砸在了肩上,他脚下向后一个趔趄,便马上站住,笑着冲天哥说:“这么长时间不见,你的拳头还是没有长进。”

    “再来一拳?”天哥冷的一笑,手上的拳头突然就挥了出来。

    铿!

    一声闷响,这一次拳头没有砸中林昆的肩膀,反倒是被他的大手紧紧握住,天哥脸上的笑容渐渐凝滞,咬紧牙关用力的向前顶,林昆脸上的表情依旧是轻描淡写的笑容,大手握紧天哥的拳头,两人的胳膊频频的颤抖起来,手背上凸起根根青筋,隐隐的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传荡开来……

    “呼!”

    天哥一把将拳头抽了回去,大喝一声:“不和你小子玩了!”

    林昆笑着说:“我还没玩够呢。”

    天哥甩着胳膊,说:“这辈子都不跟你小子玩了,自取其辱!”

    林昆笑着说:“老天儿,你小子就这么点出息?力量不足,练啊!”

    秦天一把搂住了林昆的脖子,脸上微笑,嘴上却是愤恨的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小子总是能胜我一筹!怎么突然来燕京了,今天晚上不是特意要来砸我的场子吧?”

    林昆笑着说:“那要看你这老哥会不会来事了,请我喝多少钱的酒了,”

    秦天哈哈大笑,说:“这个好说,今天晚上咱们不醉不归!”

    林昆瞥了一眼地上趴着的油头粉面的小青年,笑着说:“我好像在这儿打了人。”

    秦天面色一冷,冲刀哥道:“小刀,赶紧处理一下。”

    小刀紧张的脑门上渗出冷汗,低着头应了声:“是!”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