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兵奶爸 >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三进会覆灭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三进会覆灭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三进会覆灭

    夜色袭来,满城繁华涌现。

    此时,在中港市郊外的一个乡村医院里,浑身是伤的骆纯跃,正在一间病房里输液,只是一夜的时间,中港市那些大大小小的帮派头目几乎都散去了,林昆虽然放过了他,可他也不敢久留,碍于一身伤势,只得先藏身在郊外。

    派出去暗算行凶罗奎军的杀手已经传回来消息,照片发到了他的手机上,看着照片里的罗奎军倒在血泊中,骆纯跃这心里头突然很不是滋味,目前为止,事情完全不是按照他的预想来发展的。

    他没料到的事情太多了,包括百凤门居然一夜之间将中港市大大小小的帮派几乎全部打散,林昆带着一队人马火烧好香会所的那天晚上,剩下的两队人员几乎把中港市的几个有头有脸的帮派也打压的够呛,一下子道上所有的人都畏惧百凤门了。

    他还没料到的是,周汉涛昔日里那么雄赳赳的跨省过来,不惜下了血本来拉拢中港市的帮派,最终竟败的那么彻底。

    所谓人算不如天算,骆纯跃本想着杀了罗奎军以后,自己就能够登上大哥的位置,可现在呢,三进会已经不复存在了,即便是还存在,也不能继续留在中港市发展了。

    骆纯跃心里头还有着另一份担心,林昆放了他的同时,也没有为难薛汉勇,这薛汉勇对罗奎军可是绝对愚忠的,万一要是被他知道是自己买凶杀了罗奎军,那他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晚上八点钟,这个时间市内一片繁华,正是笙歌曼舞的时候,骆纯跃望着窗外那稀疏的星光,内心里忽然惆怅万千。

    若是在过去,自己现在肯定正抱着小少妇饮酒作乐呢,可现如今他却孤苦伶仃的躲在这个毫无繁华可言的冷清地方。

    他现在有些后悔了,当初为什么要和外省的力量结盟,又为何一时间鬼迷心窍买凶杀了大哥,大哥如果还活着,哪怕是到了外地,想要重新撑起三进会也一定不是什么难事。

    “周汉涛,你个混蛋!”骆纯跃咬牙骂道,要不是这个混蛋,他何至于混到今天的这副天地,越想心里头越是气不过。

    “该换药了。”一名肤色发黑,谈不上美丽的小护士走进病房道。

    骆纯跃抬起头看了一眼,吊瓶里的药水马上就打完了,小护士微微踮起脚尖,去拔吊瓶上面的针头,骆纯跃的目光不由的就落在了人家小护士的裹在白袍下的上面。

    这小护士相貌虽然一般,只能是中等偏下的水准,但身材貌似很不错,虽然是宽大的白袍遮着,但此时依旧能看出的规模。

    骆纯跃嘴角淫邪的一笑,抬起手来就向小护士的上摸了一把。

    “呀!”

    小护士一声尖叫,仿佛被蜜蜂蜇了一样,回过头憎恶的瞪着骆纯跃,道:“干什么你!”

    骆纯跃贼兮兮的笑着说:“没什么,哥哥检查一下你的发育情况。”

    “不要脸!”小护士骂了一句,就准备愤然的离开。

    “哎,等等嘛,小妹妹……”骆纯跃伸手一把抓住小护士的胳膊。

    小护士怒极的回过头,就想要劈头盖脸的教训这个色狼一顿,实在不行她扯开了嗓门喊人,也会有同事马上过来的。

    “想不想要这个啊,小妹妹。”骆纯跃手里晃荡着三张红色的钞票,一双不大的三角眼观察着小护士脸上的表情。

    “什么意思你?”小护士眉头一皱,语气倒不似刚才那么凌厉了。

    骆纯跃一看有戏,心说这乡下的姑娘还真是好诱惑,随手又从床下面抽出了几张钞票,拉过小护士的手塞进她的手里,淫笑着道:“只要你今天晚上把哥哥伺候舒服了,都是你的。”

    “你,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小护士皱着眉头,似是很生气,不过手上握着的钞票却并没有还给骆纯跃,反倒是目光纠结的看着手里的钞票,这些钞票快抵她半个月的工资了。

    骆纯跃笑着说:“我没把你当成什么人啊,你是医生,我是患者,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想要你帮帮忙,这总可以吧,至于这点钱呢,就当做是我额外给你的一点酬劳。”

    “可是,我……”

    “嘘!”

    骆纯跃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又从床底下摸出了几张钞票,直接塞进了小护士的微微咧开的胸口,小护士本来想要躲,却是被骆纯跃的一只大手牢牢的抓住,淫笑道:“这也是你的了。”

    小护士脸颊微微一红,终究还是没能敌得过钞票的诱惑,微微低着头,羞涩的说:“可是这儿毕竟是医院,不太方便。”

    骆纯跃淫笑着说:“医院不也照样有没人的地方么?”

    小护士扶着骆纯跃来到了她的休息室,郊外的医院不比大城市的医院,晚班的时候只有她一个小护士,再就是两个医生,医生都是男的,除非是紧急情况,否则是不会到休息室。

    小护士将门反锁上,骆纯跃不顾身上的伤痛,马上就扑了过来……

    五分钟后。

    屋里响起一声无奈的叹息,是骆纯跃发出来的,就听那小护士小声的安慰说:“大哥,你是不是身体受伤,所以才……”

    骆纯跃没吭声,只是又叹息了一声,他的状况他知道,被自己的一群小弟给踩成了太监,现在矗立不起来也是正常的。

    想起那群跟了自己许久的小弟,也就是今天晚上下脚的那几个,骆纯跃的心里又很不是滋味,他才不信这些人是没脑子,所以才把他踩废的,一定是这群小子平日里记恨他,今天逮着了几回,就狠狠的报复了他一顿。

    自己的小弟到底为什么恨自己,骆纯跃的心里明镜似的,自己手下的小弟的女朋友或是老婆,他没少偷偷的勾搭。

    咚咚咚!

    小护士休息室的门被敲响了,已经脱光了衣服的小护士赶紧慌乱的穿上衣服,冲床上的骆纯跃说:“大哥,嘘!”

    骆纯跃哪有心思答话,闷闷不乐的靠在休息室的床上。

    小护士走到门口,小心翼翼的问:“谁啊,有什么事么?”

    “开门。”

    门外传来了冷漠的声音,小护士微微一愣,有些胆怯,这声音她从来没听过,不像是他们医院里的人。

    床上的骆纯跃听到声音,整个人马上一脸的骇然,冲小护士说道:“千万别开门!”

    小护士的手已经放到了门把手上,也已经拨弄了一下锁头。

    咔嗒一声……

    几乎骆纯跃话音刚落的同时,反锁的门锁被打开了,紧跟着休息室的门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踹开了,这小护士被那厚厚的门板砸了个正着,人啊的一声痛呼,当床昏厥了过去。

    门外,浑身是伤的薛汉勇手里提溜着一把杀猪刀,就站在门口看着骆纯跃,一双眼睛里杀气凛然,手中的杀猪刀仿佛在发光。

    骆纯跃马上心虚的道:“二,二哥,你怎么在这了。”

    薛汉勇走了进来,脸上像是蒙了一层厚厚的霜,道:“我来要你的命。”

    骆纯跃慌乱的往墙角靠,身后根本没有退路,陪着笑脸说:“二哥,咱们都是自家兄弟,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薛汉勇嘴角冷笑一下,道:“误会?你找人杀了大哥,这是误会?”

    骆纯跃矢口否认,道:“二哥,你听谁说的,我没有啊……什么,大哥被人杀了?一定是姓林的干的,咱们得替大哥报仇!”

    噗!

    不等骆纯跃再开口狡辩,两尺多长的杀猪刀,直接捅进了他的心窝里,骆纯跃两只眼睛瞪大,恐惧中夹杂着不甘,嘴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医院外响起了警笛声,早就暗中跟踪薛汉勇的警察冲了上来,冷冰冰的枪口下,薛汉勇放弃反抗,手中的杀猪刀铛啷啷的落地,举起了双手投降……

    随着三个当家的先后出事,到薛汉勇双手戴上手铐的这一刻,暗中跟百凤门作对将近两个月之久的三进会彻底覆灭。

    南城区,夜来香酒吧二楼,牟欣然约林昆在这儿见面,林昆开着野马车不急不慢的过来,牟欣然已经等了快半个小时。

    这个一向刁蛮任性的小丫头,却并没有丝毫抱怨林昆的意思,林昆坐在她的对面,她的嘴角倒是泛起一抹诡异的笑意。

    林昆看了一眼桌上摆着的两瓶酒,嘴角微微的一笑,道:“就是两瓶酒而已,你堂堂的大小姐,不会就讹我两瓶酒吧。”

    牟欣然眉头轻轻的一皱,嘴角那一抹诡异的笑容消失,小声的嘟囔一句,道:“早知道就多讹你两瓶了,哼!”

    林昆打了个响指,服务员恭恭敬敬的过来,站在身侧躬身问道:“林先生,有什么需要?”

    林昆道:“给我开两瓶咱们这最贵的酒,不要最好,只要最贵的。”

    “好的,您稍等。”服务员躬身退了下去。

    牟欣然话里带着一丝冷嘲的味道,道:“没看出来,你还挺大方的么?”

    林昆拿起一个空酒杯,倒上酒递到牟欣然的面前,道:“算了吧,小丫头,咱们俩又没什么深仇大恨的,不至于话里话外的都带着枪药味儿吧,咱们约出来就是图个乐呵,差不多行了。”

    “不行,你害得我一整天的心情都不好!”牟欣然倔强的道,要不是看在这小妮子长的不错的份儿,林昆还真没耐心在这儿哄孩子。

    “这杯酒就当我向你赔罪,咱们不打不相识,交个朋友?”林昆笑着说。

    “哼,这态度还差不多。”牟欣然端起就被,和林昆碰了一下。

    林昆一仰而尽,牟欣然也不认怂,学着林昆也是一口枯干了。

    放下酒杯,牟欣然看着林昆说:“你把我叫出来到底什么意思?你老婆那么漂亮,你该不会是生了外心,想打我的主意吧?”

    林昆笑着说:“你这小脑袋可真能想,哥哥对你还真没兴趣。”

    牟欣然噌的一下起身就要走,林昆笑着说:“干嘛这么大的脾气,只是说对你没兴趣,又没说你长的丑,乖乖的坐下来,我有一个关于你男朋友的重要消息告诉你。”

    顿了一下,林昆笑着接着说:“你知道他的过去么?”

    牟欣然重新坐下来,道:“我知道他的过去干嘛,我只要他的未来。”

    林昆笑着说:“还是年轻啊,说话都这么任性,可他的过去会告诉你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万一他是一个渣男呢?”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