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兵奶爸 > 第一千九百一十三章:铁头功与防弹

第一千九百一十三章:铁头功与防弹

    两柄短刀,在空气中抖落了无数的寒光,向着林昆笼罩了过来,风声呼啸,杀气凛冽,杜鳌那一张本来笑眯眯的脸上,此时狰狞一片,一双不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林昆,那目光中的贪婪,一瞬间仿佛化作

    了一支利箭,直要将林昆的心脏洞穿一般……    屠了漠北狼王,杜鳌在杀手界的名声必将大震,华夏的江湖上本来就是一片腥风血雨,这种不凡有军方的力量在其中干涉,林昆作为漠北的狼王,在华夏的江湖上,那绝对是声名显赫,令诸多杀手佣兵

    胆寒。    杜鳌怀着必杀林昆的决心,这决心源于贪婪,更是源于恐惧,他心里清楚的很,今天想要全身而退几乎是不可能,先前那个将近两米的大块头,他或许有机会战胜,但眼前的这匹来自漠北的狼王,自己

    若不拿出誓死必杀的决心,几乎没有任何的胜算。

    “啊!”

    刀光马上就要扫向林昆,杜鳌喉咙里一声狰狞的咆哮,似是在震慑林昆,更像是在给自己打气。

    叮铛……

    林昆的手中已经抓着鬼畜,乌金色的光芒,从容的迎上那寒光笼罩下的一片刀光,一阵裂金般的声音响起,霎时间火花四溅。    鬼畜和两柄短刀一连交击了十余下,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林昆两只脚稳稳的站在原地,对面的杜鳌已经咬紧了牙关,似乎将吃奶的力气都给使了出来,结果硬是没法逼退林昆一分一毫,他自己倒是有

    些渐渐的后力不足。

    又斗了几招之后,杜鳌赶紧收住了攻势,整个人快速的向后倒退,两柄短刀护在胸前,一副警惕的模样看着林昆,林昆没有追击的意思,而是一副轻佻的模样看着杜鳌。    杜鳌觉得奇怪,循着林昆的眼神渐渐往下,落在了他手中持着的两柄短刀上,结果就见两柄短刀已经狼狈的不成样子,刀刃被崩出了十多个大豁口子,好好的一双短刀,这也是精钢打造,他曾持着这一

    双刀不知道斩杀了多少的亡魂,结果却被砍成了这副德行,就像是菜市场上十多块钱一把的菜刀一样……

    “小子,你的军刺不错,今天我看上它了,等我杀了你,它将会是我新的兵器!”

    杜鳌眯着眼睛,眼神里透着贪婪,嘴角似笑非笑的道。

    林昆愁的直摇头,一副很无奈的样子看着杜鳌,道:“老头儿,你这吹牛逼的毛病像谁了?是你爹还是你妈,这玩意儿应该不是遗传的吧?”

    杜鳌咬着牙关,仿佛能听到牙齿咯吱咯吱的响声,他忽然间嘴角阴测测的一笑,眼角的余光向窗外看了一眼,旋即手中的两柄短刀,向着林昆就飞掷了过来,嗖嗖……    两道寒光闪烁,几乎瞬息间就来到了林昆的跟前,与此同时,杜鳌向着窗口奔去,一个纵身就准备撞碎了玻璃,外面有排水的管子,只要抓住了那排水的馆子,他便可以快速的向下逃窜,等落到了地上

    以后,就可以顺利逃脱了。

    杜鳌刚才的一番吹牛逼的话,也是故意要让林昆放松警惕,他好趁机实施他的逃跑计划。    两柄短刀向林昆飞了过来,角度刁钻速度极快,一柄短刀冲着林昆的心窝,另一柄短刀冲着林昆的面门,杜鳌笑面杀神这个名号,可不是浪得虚名的,他在杀手界这么多年的威望,也是凭着真本事一点

    一点攒下来的,这两柄短刀每一把至少十斤,被他甩出来的感觉,却像是两柄普通飞刀一般。

    林昆不敢大意,赶紧挥起了鬼畜格挡,铿铿的两声金属交击的响声,伴随着一阵清脆的喀嚓声,两柄飞过来的短刀直接被斩成了两段掉在了地上。    林昆已经意识到杜鳌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想要逃跑,站在一旁的章寒同样也意识到了,章寒已经抬步向杜鳌追过去,但两人之间本来就有着一段距离,杜鳌此时又是拼了命的想要逃,章寒终究还是落后

    了半分。    林昆击落了飞来的两柄短刀,再想要冲着杜鳌追过去,已经是来不及了,情急之下他也想要学杜鳌,把手中的三棱军刺当飞镖丢出去,可终究还是慢了一分,他的手刚抬起来,三棱军刺还不等离手,杜

    鳌已经奔到了窗边,整个人卯足了劲儿,向着窗户就撞了过去……

    纵身飞起的一瞬间,杜鳌回过头向林昆看过去,脸上尽是得意的表情,甚至还出声挑衅,“漠北的小狼,今天我先不和你斗,咱们后会有期,想要抓住我杜鳌,你简直是……”

    话说的非常快,就像是某声音里的主持人读广告的时候一样,那话语就像是机关枪一样蹦出来。

    只是这话音还未落罢,空气中忽然响起了嘭的一声闷响,这声音听起来那叫一个沉闷,似乎还带着余音的颤抖,具体怎么形容呢,就好像是一块肉骨头撞在了墙上。

    “啊!”

    惨叫声响起,这惨叫声不是旁人的,正是前一秒钟得意的紧,后一秒钟脑门子重重的撞在了窗户上,窗户纹丝不动,他自己却脑门子流血,头骨差一点撞裂的杜鳌发出的。    具体的情况是这样的,酒店高等包间的窗户玻璃,采用的是防弹的,酒店之所以投入这么大,就是为了给顾客带来不一样的安全感,防弹玻璃是啥概念,子弹都穿不透,更别说杜鳌这一把老骨头了,就

    他那脑门子,还能比削尖了的子弹牛掰么?    杜鳌全力的飞起了身子,最终被弹了回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那模样就像是吃了瘪的三岁小孩坐在地上撒泼耍赖,脑门子上鲜血横流,此时的他眼前一片的黑暗,还有那小星星在不停的缠绕闪烁,耳

    朵里嗡嗡的响,他本能的想要站起来,可挣扎了两下之后,两条腿软的厉害根本站不起来。

    林昆和章寒一下子愣了,甚至站在门口的刘幸福也是一脸的茫然,眨着一双眼睛,实在是费解这老哥到底在搞什么名堂,难不成从小习武铁头功,对自己的脑瓜子异常自信?

    不过说白了,还是老小子坏事干的太多,遭报应了,酒店的窗户用防弹玻璃的可不多啊,偏偏让这老小子给撞上了,还是很撞上了……

    “哈哈!”    林昆忍不住的大笑起来,章寒和刘幸福紧跟着也一起大笑,这简直就是他们今年遇见的最大的笑话,都快把牙给笑掉了……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