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兵奶爸 >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马成之死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马成之死

    凌晨三点钟……

    刺耳的警笛声响起,吉森市市中心的一家高档会所内,出现了很多的警察。

    警戒线,会所里彻夜不归的一群人全都被清理了出来,站在会所的门口一脸疑惑。

    发生命案了,辖区的派出所所长赵康亲自赶到,赵康刚从车上下来,手下的一名干警便急匆匆的走了过来,站在他的身前小声的说:“所长,是马家的人。”    赵康今年五十出头,是一名老干警了,只见他脸色沉稳,问:“重要人物么?最近红缨帮和洪林门一直是对峙状态,可千万别让他们因此发生什么严重的斗殴事件,就算是发生了,也绝对不能在我们的

    辖区发生,一定要盯住。”

    手下继续汇报,“是马家的大公子马成。”

    “什么!?”

    赵康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怎么会是马成,凶手查到了,是谁干的?是洪林门的人么,还是另有仇家干的。”

    手下道:“这个暂时还在查证,不过嫌疑人……”    不等手下把话说完,赵康已经走进了会所,会所的老板一副胆颤的模样过来迎接,这老板是一个女的,四十多岁风韵犹存,端的一副可怜楚楚的模样,“赵所长,你可算是来了,我这……我这会所里出

    了命案,这可怎么办呀,以后这生意没法儿做了,你必须还我一个清白,这事跟我没关系啊。”

    赵康冷冷的瞪了老板娘一眼,道:“命案发生在你的会所里,希望你全力配合我们警方调查。”

    “配合,我什么配合。”老板娘连声说。

    赵康带着人向会所的监控室走去,几个保安都站在一旁,场面已经被警察控制了,身边负责向赵康汇报的警察继续说:“嫌疑人基本已经锁定,是马功。”

    “马功?”

    赵康眉头挑了一下,“你是说马成的弟弟马功?”

    手下道:“是的,据目击者称,马成本来是来这儿买乐子的,结果马功突然过来,把现场的陪酒女和玩友全都清走,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马功从包间里走了出来,之后便有人发现马成死了。”

    赵康嗯了一声,道:“先看监控,对了,马家那边通知人过来认领尸体了么?”

    手下道:“已经通知了。”

    赵康道:“通知的是谁?马万元么?”

    手下道:“是的。”

    赵康道:“但愿他能承受住这个噩耗。”

    手下道:“就是担心他承受不住,所以我们通知的时候,只说马成出了事儿。”

    赵康点了点头:“马万元虽说身份复杂,不过做事情还是很讲道义的,我们替他考虑也是应该的,这件事你们做的对。”

    监控的画面开始回访,一点三十五分,马功出现在了会所的大门口,离开的时候是两点二十三分,马功来的时候是带着保镖的,走的时候是一个人,而且走的时候明显神色慌张,不正常。

    赵康问:“现在锁定马功在哪儿了么?”

    手下道:“暂时还没有,不过我们已经通知其他的相关部门,封锁了各大路口,他想逃出吉森市几乎是不可能的。”

    赵康满意的点了点头,即便凶手已经锁定,但他还是坚持把监控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马功来的时候带着两个保镖,此时这两个保镖已经被警方控制了,两人都表示当时不在现场,只是守在包间的门外,问两人有没有听到什么,两人一起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摇了摇头。

    马成和马功兄弟俩都是有些身手的,要说一点声音没听到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反正嫌犯已经确定,这两人说与不说都无关紧要。

    马万元是凌晨快三点的时候,接到市中心辖区警察的电话,他傍晚的时候刚和马欣兰见过面,希望马欣兰能从中间调和两位哥哥,结果天还没亮,就接到电话说马成出事了。

    “咳咳……”

    马万元咳嗽了两声,从床上坐了起来,没有好气的说了一句,“这臭小子,别的本事没有,闯祸的本事不小。”

    马万元拿出手机,就准备给马功打过去,毕竟是亲兄弟,出事出面帮忙的话,能缓解一下两人的关系,可电话拨出去却传来了无法接通的盲音。

    “一个也不省心。”

    马万元咕哝了一句,只要好把电话打给马欣兰,马欣兰倒是很快接听了电话。

    “爸,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呢?”

    “欣兰,你大哥出了点事,你和我一起去一趟,你认识市局的人吧,提前打声招呼,也不知道这小子又犯什么事儿了。”

    “好,我给林昆打个电话,他和咱们省厅的谭光耀认识,说话比较方便。”

    “嗯。”

    马万元应了一声,接着又说:“具体的事情先别说,家丑不可外扬。”

    马欣兰回道:“好的爸,我一会儿去接你?”

    马万元道:“好,我在庄园等你。”

    马欣兰通知了扈强,扈强开车载着她来庄园接了马万元,三个人一起向市中心驶去。

    车子到了市中心的会所门口,三个人脸上的表情马上变的不一样了,本来以为马成只是闯了什么祸,打了人或者怎么样的,过去这种事他经常干。

    可一看会所的门口都拉上警戒线了,很多警察站在那儿把守,这就有点不一样了。

    马万元剧烈的咳嗽了两声,“咳咳……”

    马欣兰连忙安慰,“爸,应该没事的,只要我大哥不是杀了人,怎么都好说。”

    马万元有些心虚的说:“就怕他……”

    说着话,三个人从车上下来,赵康走了过来,他和马万元也算是老相识了。

    马万元见了赵康,问道:“赵所长,这……”

    赵康看了看马万元,又看了马欣兰呵扈强一眼,道:“马先生,咱们里边说吧。”

    马万元担心的问:“我那不争气的儿子,他到底犯了什么事,是出人命了么?”

    赵康没有回答,马万元又说:“这混小子在哪儿?”    赵康带着马万元来到了包间门口,门口的民警冲他打了声招呼,赵康示意他们把门打开,赵康看着马万元说:“马先生,希望你能提前有一个心理准备……”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