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兵奶爸 >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逆流的悲伤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逆流的悲伤

    “赵所长,我儿子他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马万元的情绪有些激动起来,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声,他抓着赵康的肩膀,“他在哪儿?”

    赵康的眼神里流露出一抹同情,“马先生,你还是自己看吧……”

    吱!

    包间的大门打开,里面的灯光有些昏暗,屋里迎面扑来一阵酒精的气息,而在这酒精的气息中间,混杂着一抹淡淡的血腥味。

    马万元脸上的表情已经近乎崩溃瓦解,他脖子僵硬的转过头,望着那灯光幽暗的包间深处,忽然间脸上的肌肉开始抽搐起来。

    马欣兰和扈强也一起向包间深处望去,扈强沉默不言,他与马成、马功兄弟俩虽说也是表兄弟,但这两人从未把他当做表哥,三兄妹里也只有马欣兰给了他尊重。

    马欣兰脸上的表情也凝重了起来,额头中央涌现出一抹悲伤,虽说她和两个哥哥素来不和,但毕竟是亲生的兄妹,真到了生死离别时,内心里还是会忍不住的抽痛起来。

    一张白色的大布蒙在包间中间的地上,隐隐有红色的血迹,透过那白色的大布洇出来。

    “赵所长,这……”    泪水已经淌过脸颊,马万元的声音已经颤抖了,他浑身哆嗦不已,脚底下想要迈开步子,可却怎么也走不进去,他已经预料到什么了,他不担心那个白布下面的人是因为马成而死的,而是怕那个人就是

    他的儿子。

    赵康道:“马先生,你先进去看看吧。”

    马万元身子一个趔趄,差一点原地摔倒,马欣兰和扈强赶紧把他扶住,“爸……”

    “舅舅!”

    马欣兰和扈强一人喊了一声,马万元脖子僵硬的回过头,看着马欣兰说:“欣兰,你大哥他……”

    马欣兰声音也有些哽咽,“爸,你先别急,可能那个人不是大哥,可能是赵所长他们……”

    马欣兰说不下去了,泪水已经涌出了眼眶。

    马万元沉重的叹息了一声,道:“欣兰,你替爸去看看吧……”泪水落下的更汹涌了,划过那苍老的脸颊,地落在了地上。

    这世间最令人难过悲伤的,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嗯。”

    马欣兰沉重的应了一声,走进了包间,脚上的高根系,每一次落在地面上,都发出沉重的声响,咚、咚、咚……每一声又像是踩在了心底,回荡着那令人难以下咽的疼痛。    白布前,马欣兰半蹲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要让自己强行的镇定下来,扯着一角白布轻轻的揭开,马成那张因失血过多而变的苍白的脸颊出现在眼前,再也没有往日的生气,那微微泛灰的皮肤

    尽是死气沉沉。

    “哥……”

    马欣兰轻轻的喊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剧烈抽搐了起来,她捂着嘴,身体频频的颤抖,泪水溢出眼眶,淌过了满是悲伤的脸颊。

    吧嗒、吧嗒……

    泪水滚落下来,一滴一滴的砸在了地面上,那晶莹的泪花儿,一下子摔碎成了无数瓣。

    “欣兰,是,是你哥么?”

    门口,马万元始终没有走进来,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说出话的时候整个人都虚脱了。

    “嗯……”

    马欣兰只是应了一声,没有说话,也没有回过头。

    门口的马万元马上整个人一摊,坐在了地上,一双眼睛空洞无神,扈强赶紧蹲下身来照看。

    过了好半天,马万元抬起头,神色悲伤而僵硬的看着赵康,“赵所长,是谁干的?”    一句话没有任何的波澜,就像是在问赵康晚饭吃的什么一样,可这平静的背后,藏着的却是滔天的杀气,他马万元年轻的时候就是一个血气方刚大杀八方的男人,如今到了迟暮的年纪,亲儿子被人给搞

    掉了,这仇恨在他的心里面,早就炸翻了天。

    杀!

    报仇!

    这是马万元内心里唯一的念头,哪怕是拼了他这条老命,搭上了身家,也绝对在所不惜。

    赵康能体会马万元此时的心情,道:“马先生,凶手我们已经查到了,我希望你能有一个心理准备,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

    赵康语气微微一动,马万元脸上的悲伤化作了浓浓的疑惑,扈强也是疑惑的抬起头。

    “是你的二儿子马功。”赵康把话说完。

    “马功……”

    马万元不相信的重复了一声,“怎么可能是他,他是和他哥有过节,可也不至于……”

    马万元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副愤怒的样子瞪着赵康,“赵所长,你可要为你说的话负责!我儿子已经死了,你不要再诬陷我的另一个儿子,到底是谁下的黑手,告诉我!”    马万元瞪着一双眼睛,一瞬间杀气凛然,他那一张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那眼眸里煞人的戾气,仿佛他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那个手中持着一柄短刀,便敢于几十人对砍的男人,凭着一双手打下了偌大

    的家业。

    赵康只是一个辖区派出所的所长,官衔不高,但他却有着绝对沉稳的心境,他当警察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都接触过,马万元此时的暴怒与狰狞,早在他的预料之中。

    赵康等了几秒钟,等马万元情绪稍稍冷静,冲身后的手下说:“带马先生去监控室。”

    扈强搀扶着马万元,来到了监控室,马欣兰依旧留在包间里,陪着已经亡故的哥哥。

    马成的致命伤害是在胸口,被酒瓶子扎断了动脉,除了胸口之外,身上还有七八处的伤。    现场的指纹采集已经得出最终的结果,伤人凶器的酒瓶子上,就有马功完好的指纹,再加上监控室里的监控画面以及认证,即便马万元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但马成的死,确实是马功所谓,他的一个儿

    子,杀了另一个儿子,让他这白发人送了黑发人。    监控室里,马万元当场瘫倒,他剧烈的咳嗽,他泪水涌流,那苍老的脸颊已经难以用悲伤二字来形容,他嘶吼的哭声惊动了在场的所有人,仰起头大声的问道:“天呐,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

    对我!”

    包间里,马欣兰坐在地上,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她一点反应也没有,有人走了进来,一只大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这……”

    林昆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对于这个马成他没什么好印象,可怎么也没料到他会突然就这么死了。    马欣兰听到林昆的声音,这才缓缓的回过头……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