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兵奶爸 > 第一千九百四十八章:逼上绝路

第一千九百四十八章:逼上绝路

    周汉亚有心要抵抗,可哪里抵抗的了,宇文晨平时就是一副冷酷的模样,那手上可是有功夫的,周汉亚面目清秀手无缚鸡之力,再加上此时一身的伤痛,挣扎了两下之后,便被宇文晨死死的摁在了病床上

    扒衣服……

    “周先生,这……”陆跃急忙叫了一声,想要阻止。

    周典面无表情的摆摆手,陆跃只好站在一旁,脸上的表情一阵红一阵白,紧张异常。

    嗤啦……

    周汉亚身上的衣服直接被撕开了,先是露出了他那瘦了吧唧的前身,紧跟着宇文晨又是一撕,又把周汉亚下半身的衣服给撕开了。

    “不,不要!”

    周汉亚就像是一个被强的女人一样,用尽了浑身里的力气嘶喊,目光可怜巴巴的看向周典,周典却是铁青着一张脸不为所动。

    这个儿子,已经让周典丢尽了脸,心里对他的失望,也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虽说做父亲的虎毒不食死,可对这个让他丢尽了脸又失望透顶的儿子,他更多的是漠视。    周典向宇文晨看了一眼,宇文晨抓着周汉亚,把他整个人翻了过来,后背上除了挨的周汉堂的打留下的伤,更多的是一些老伤,那老伤看起来像是被烫的,也有被鞭子抽过的,这应都是某种虐待找刺激

    的行为留下来的。

    周典的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宇文晨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周典的目光落在了周汉亚夹紧的双腿和那同样伤痕累累的屁股上。

    宇文晨明白周典的意思,转过身来,两只手抓着周汉亚的两条腿用力的一掰,周汉亚的两条腿被粗暴的掰开了,顿时一股难闻的腥臭味弥漫,宇文晨马上皱紧了鼻子。

    周典本来平静的脸色,此时也不由的抽搐了一下,转过头望向了已经紧张的脸色煞白的陆跃,从进房间到现在,眼神里第一次出现了杀机。

    “陆跃,最近这几年,我周典待你怎么样?”周典脸上荡起一抹冷漠的笑容问道。

    “周先生对我很照顾……”陆跃赶紧小声的回道,紧接着连忙解释,“周先生,这些年,我对周家也是忠心耿耿,天地可鉴。”      “陆跃,我本来以为,你好好对我的儿子,我就忍了,生了这么个不要脸的儿子,或许是我周典上辈子干的坏事太多,这辈子遭的报应,也或者是这辈子杀戮太多,老天爷让我生了这么一个儿子来惩罚

    我。”    周典语气阴冷,“你打着和我儿子在一起的名号,依靠着我儿子对你的感情,在我周家爬的也算顺利,我将手底下的优质产业交给你打理,你从中捞到了多少的好处,我从来不过问,可你这么玩弄我的

    儿子……”

    周典语气一顿,不等陆跃开口,周汉亚趴在床上喊叫着解释,“爸,这件事和卢月没关系,都是我自愿的,是我想要找刺激的。”

    周典看了宇文晨一眼,“让他先闭嘴。”

    宇文晨倒也干脆,手起掌落,直接拍在了周汉亚的后脑勺上,周汉亚闷哼了一声直接晕了过去。    周典再次看向陆跃,陆跃的脑门上,此时已经起了一层冷汗,周典又向房间里的医生看了一眼,这医生也感觉到氛围不大对劲儿,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周先生,我还有工作要忙,要是有什么需要,随

    时叫我。”

    周典点了一下头,对这医生还是很客气的笑了一下,“行,那就麻烦张医生了。”

    医生退出了病房,廖群关上门挡在了门口。

    陆跃犹豫了一下,扑腾的一声跪在了地上,面朝着周典,“周先生,我知道错了,我没好好的照顾汉亚,求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改正,以后我保证不会让这种事……”    不等他说完,周典抬起手打断,“陆跃,我听说你本来不喜欢男人,只不过是为了迎合汉亚,这件事你也不用解释,大家心照不宣,可你既然做出这么过格的事,把我儿子当成了玩具,我这当爹的心里

    很不舒服。”

    砰砰砰……

    陆跃的脑袋已经开始往地上砸了,“周先生,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求求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这一马。”    周典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从兜里摸出了一根烟,宇文晨马上将打火机递过来替周典点着,周典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了一团烟雾,隔着渐渐散开的烟雾,看着眼前紧张的浑身哆嗦、脸色煞白的陆跃,

    就像是一只丧家犬一样,战战兢兢的乞求原谅……

    真够滑稽的!

    周典冷笑了一声,说:“陆跃,你不用这么紧张,你这几年对我周家也是有功劳的,我周典不是一个只看钱不认人的人,但你伤害了我儿子,这件事得有个说道儿。”

    “周先生……”    “我已经替你想好了,你怎么对的我儿子,我就怎么对你。”周典的嘴角阴冷的一笑,看向了廖群,“廖群,我知道你认识一些论七八糟的人,有喜欢陆跃这种类型的么?叫上几个过来,让陆跃也享受一

    下。”

    廖群眯着眼睛一笑,一副同情的模样看了陆跃一眼,“周先生,十个龙阳之好的爷们够不够?”

    周典摇头,“至少要二十个,小时候我的孩子被人欺负了,我的原则就是对方一定要比我的孩子惨,要二十个能干的。”

    干字咬的格外的清晰。

    “不,不要啊……”陆跃紧张的浑身哆嗦,但马上脸上的表情狰狞起来,他愤恨的看着周典,“周先生,你不要逼我,兔子急了还会咬人,你这是要把我往绝路上逼!”

    周典道:“怎么,看你的样子想反骨不成?”

    陆跃咬牙切齿的说:“周先生,你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儿,我可是知道不少,你就不怕……”

    周典冷笑着打断,“我可以让你永远也说不出话来。”

    陆跃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好,那我就拼了!”说着,目光向宇文晨和廖群看了一眼,“素闻周先生的左膀右臂不是常人,今天我陆跃已经被逼上绝路,那也是没的选择了,鱼死网破,我也要拼上一回!”

    话音未落,陆跃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把短刀,他玩的是声东击西的套路,话虽然是对廖群和宇文晨说的,可手里的刀子却是向两米之内的周典剐了过来……    此时,病房外的走廊里,一个看起来路人甲一样的男人,正密切注视着病房里的一切,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老板,他们动手了……”www.gebiqu.com